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会照顾自己,你不要把我当成病人,我……”说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是个病患,她有些拽气的叹了口气。“我……不喜欢被当成病人,我只是、只是想……”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到最后话都还来不及说出口,就消失在嘴里。

  她从小就是个药罐子,严格说起来也不是什么严重或会立即致命的病,但就是小病不断,而每次只要她稍有个不适,家人就急得人仰马翻,她没那么脆弱,真的不必这样,所以她学会了隐忍,才能造就这一身的忍功,可是偶尔听到别人把她当病人看,她还是会忍不住发脾气。

  “是你觉得自己是病人,才会以为大家都是这么看你,其实你大可以把我对你的关心当做是朋友的关怀。”

  对于他的回答和冷静的态度,季元瓅不禁有些诧异,一般人哪能忍受她这样突然乱发脾气,没想到他年纪轻轻,修养还不差,而且他的话也很值得玩味,她都不晓得他们何时成了朋友了。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笑了。“尹璿墨,你这个人很有意思。”谈不上喜欢,可是她是真的不讨厌他。

  尹璿墨但笑不语,开着车继续前行,在她的指挥下,他将车子开进某条巷子里,东转西转,最后在一栋清水模外观的房子前停了下来。

  “我家到了。”

  季元瓅的住处是占地三、四十坪的挑高洋房,装潢设计简洁俐落。

  尹璿墨认识的豪门大多偏好占地宽广的别墅,或门禁森严、有二十四小时守卫的高级公寓,季家的选择倒是出人意表。

  “那个……送到这里就好了。”

  “好,我等你家人出来接你。”

  “我和家人不住在一起。”犹豫了一下后,季元瓅软言道:“尹璿墨,我今天受伤的事,你可不可以不要跟任何人说,尤其是邱医生?”

  她是不久前听尹璿墨说,才知道他外公目前在邱宁凤任职的医院就诊,至于他们两人会认识,是因为她多年前在哈佛攻读博士班时,就是他的学生。

  想到在慈善宴会上听到的八卦,他年纪轻轻就能授课,似乎也不那么突兀了,不过幸好她家老爸老妈不是他的学生,要不然真的好奇怪啊!

  话又说回来,他可真是名符其实的人生胜利组,长得好、家世好,还有颗钻石级的脑袋。

  “我答应你。”尹璿墨淡淡的承诺。

  他和季元瓅在众目睽睽下手牵手离开学校,可以想象邱宁凤会有多好奇,方才她就打了两通电话给他,他都没接,看来明天到医院她势必又是一番追问。

  季元瓅明显松了口气。

  他又问:“你没和家人住在一起,但总有佣人吧?”

  “是有请钟点佣人,不过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就离开了。”因为门锁只有她才打得开,所以佣人都是她起床后才会来报到,把家里清扫完后就会离开了。

  也就是说她家目前就是没人嘛,尹璿墨懒得再跟她废话,率先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座开门。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立即联络邱医生,她今天刚好放假,搭车过来这里日行一善应该没问题;第二,我抱你进门,我请我家的帮佣这几天过来帮忙照顾你。”

  她不满地回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既然你不选,那就由我来帮你选。”他似乎慢慢掌握到和她沟通的技巧,好好跟她说或是给她选择,她大多不会领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强势一点逼得她不得不决定。

  季元瓅的脸色很臭。“你、你抱我进门。”说完,她像是忽然想到什么,又道:“你、你你……”

  尹璿墨抱起她。“有什么话快说。”

  她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忽略他不礼貌的态度,意有所指地说:“你应该知道所谓的秘密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如果你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又生气,那可是很失礼的事,我想,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他的个性天生淡漠,别人怎么看他、说他,他都懒得理会,除非真的造成家人的困扰,对于他自己的事尚且如此,更何况事不关己?他一直秉持着知道越多,麻烦也越多的信念,所以他绝不会自找麻烦。

  但是认识她之后,他发觉有些人好像没那么容易保持距离,倒不是她死缠烂打,或是他对她有私心,而是冥冥中注定好的缘分,像一条看不见的线,缠着彼此。

  更何况关于她的秘密,不管他想不想听,都会自动传进他耳里,如果放在心里的话叫隐私、叫秘密,她的秘密他不知道听到多少了。

  季元瓅见他迟迟没有回应,忍不住催促道:“快点回答我。”

  尹璿墨有些无奈,但仍顺从地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听到他的保证,她这才放下心来,指挥着他往前走。

  每接近大门一步,尹璿墨就感觉到她的身子僵硬了一分,她这么小心翼翼想要守护的秘密究竟是什么?门内到底有什么?

  她家的外观是走简约朴实风,可门禁森严并不输给高级大楼,只见她用磁卡和电子密码打开两道锁,大门弹开后,里面还有第二道门。

  季元瓅看了尹璿墨一眼,偷偷的深呼吸,同时在心里咒骂自己千万次,她这个大白痴,没事设这个通关密语干么,现在好啦,爱玩的结果就是玩死自己。

  经过这次的经验,她一定会牢牢记住一个道理,人情真的要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她瞪着在电子版上跳舞的声波符号,心里很是纠结,又再次深呼吸后,才张开嘴道:“尹璿墨……开门……”

  莫名其妙被点到名,再加上她越说越小声,尹璿墨不禁困惑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目光闪烁,好似作贼心虚。

  电子声控锁运作了几秒后,发出机械人平板的音调说道:“通关密语错误,请稍候再试。”

  他观察着她的表情,又“会诊”出她心里的话,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你的通关密语是什么,不会是丑化我吧?”

  “哪、哪有!只是形容得比较直接而已,你也知道,真话总是容易激怒人。”

  “你就大方说出来,没有关系,要激怒我没那么容易。”

  季元瓅怀疑的看着他,就怕他只是在唬弄她。

  “可以快一点吗?你有点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