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事?都扭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痛死我了!天哪,我的脚要废了。

  她为什么老是要在人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坚强的模样,软弱并没有什么不对,为了让她能够表现出真正的自己,他故意激道:“看来我们无法达成共识,还是交给调解委员会定夺吧,就这样了。”说完,他作势要离去。

  季元瓅难掩错愕的道:“喂,你……就这样走了?”

  “你不是没事?”

  她咬了咬牙,从头到尾,她都有一种好像追着人家打,却又拳拳挥空,最后拳拳砸在自己身上的懊恼,如今还要对他示弱,老实说,她办不到。“没、没事啊,我等一下还能自己开车回去。”话落的同时,她的脑海中快速跑过一轮名单,找家人来帮忙?不行,他们会担心;朋友?楚哲在国外,远水救不了近火,至于那些在夜店认识的人,更没一个可靠;啊,对了!可以找阿土,她满心期待地摸摸口袋,却跌入更深的绝望,她的手机不知道是没带出门还是放在车上,也太衰了。

  “那就好。”尹璿墨干脆的转身。

  眼见他越走越远,季元瓅有些急,可又拉不下脸,等到再也看不到他之后,她才卸掉假装坚强的面具,低喃道:“这样就走掉了。”

  一开始她会想要假装坚强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她只是不想家人时时刻刻为她担心,不过很多事装久了就成了习惯,在亲人面前忍得住不适,在朋友面前也忍得住不适,后来即使在外人面前她也习惯不表现出来。

  季元瓅试着站起来,可是脚踝真的扭得太严重了,她才稍微用了点力,便痛得又摔坐回地上。

  “嘶——”她脱下鱼口鞋,露出白晰的纤足,右脚脚踩又红又肿,她用手轻抚着。“不痛不痛……可是……好痛喔……真的好痛好痛……”眼眶:红,眼泪无声的落下,虽然周围没有人,但她仍怕被别人看到,把脸埋在膝上。

  不知道哭了多久,在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枯枝叶的骚动声,她猛地抬起头,就见尹璿墨站在距离自己五步左右的地方。

  季元瓅有些讶异,胡乱抹着脸上的泪,接着像是反射动作一般,她的眼神立即又呈现备战状态。

  他来到她面前蹲了下来,看了看她的右脚后道:“这叫没事?”

  她紧抿着嘴,依然不肯松口。

  “虽然不知道你的坚强是装给谁看,但我想我不过是个外人,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尹璿墨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她的腿上。

  “你干么?”

  他没征求她的同意就直接抱起她。“没事不要穿那么短的裙子,身材好的人不会因为少露些就没看头,身材不好也不会因为多露些就变性感。”

  “你到底是说我的身材好,还是不好呢?”

  尹璿墨无奈的摇摇头,她在意的点还真是异于常人。“这个啊……也是自由心证吧。”

  季元瓅红着鼻子横了他一眼。他真的很会激怒她,他就不能直接说她身材好吗?但直接称赞好像也不是他的风格。

  想着想着,她不自觉将头轻靠在他的胸膛,一股薄荷草香气隐隐约约窜进她的鼻息。

  这是她第二次这样依偎在他怀中,她看不透他,他却莫名让她觉得安心……好像一切都对了。

  一切都对了?季元瓅心头一跳,她没有喜欢他喔,只是觉得他好像也没有这么讨厌啦。

  她抬眸望向他,她仍觉得他长得真的很不错,而且这次她还发现了他其他的特点,他的睫毛又密又长,那双眼……是所谓的桃花眼吧?他的唇大小适中,上薄下略厚,很讨喜的唇形。

  她想起在夜店曾经听过有女人在讨论男人的唇形,他的这种应该可以荣登女人最想亲吻的唇形吧?

  季元瓅忍不住微眯起眼,盯着他的嘴唇看,同时在心里暗骂自己,她在想什么啦,邪恶!可是她真的好想知道他的唇吻起来是什么感觉。

  “咳……”尹璿墨突然喉咙不适的干咳了一声。

  她吓了一跳,作贼心虚的连别开眼,不知怎地,那种他好像听得见她的心声的奇异感觉又出现了,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吧?她又偷偷瞥了他一眼,困惑地道:“你怎么了,耳朵这么红?”

  他望向远方,尴尬地道:“没事。”

  “目前看来你应该只是单纯的韧带扭伤,没有骨折、脱臼或肌肉拉伤等其他问题,只要好好修养,一、两星期就可以正常走动,不过要完全痊愈可能要一个月左右,当然,这样的时间只是保守估计,毕竟每个人的复原能力不一样。”尹璿墨淡淡的说明。

  “嗯。”季元瓅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轻轻应道。

  前几天她低血钾症发作,他居然单凭药袋上的名称就知道她的病,当时她就猜测过他的职业,只是没去证实。

  方才她强烈抗拒去医院,他开车载她到附近的药局买冰敷袋和必须的药品,又去便利商店买了一大袋冰块和三明治,直接在车上替她处理伤处。之后有通电话进来,好像是他的外公住院,他和外公的主治医师正在讨论病情和治疗方向,感觉上好像连对方都听他的,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怎么她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医生那么多?

  顺道提一下,其实当年她的学测成绩也可以去读医科,可是她老妈二话不说就替她选了自家企业投资的私立科大,老妈的理由是,医生是门耐操耐劳的行业,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牲用,她可不想宝贝女儿去受苦,再者,选自家大学好处多,医科生放弃医料选读科大可替自家大学打广告,而乱无论她混得再凶,也没哪个老师敢当她。

  一听到最后一个理由,季元瓅瞬间眼睛一亮,马上点头表示赞同。

  “过两天如果你的脚踝还没有消肿,你可能还是得跑一趟医院。”尹璿墨叮咛。

  季元瓅懒懒地应道:“嗯。”他没什么温度的嗓音和白色巨塔还挺能相应的。

  “还是很不舒服吗?你吃完三明治就可以吃止痛消炎的药,如果你吃不下,我再去买胃药让你和止痛药一起吃。”

  “没事,我不用吃药。”她再也忍不住了,语气表情都明显表现出不耐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