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看,从这里到校门口,像我这样究售玫瑰花的有五、六个人,他们看到你没有拿着花,一定也会缠着你买的。”

  “那又怎么样?被一个人缠也是缠,被五个人缠也是缠。”

  “差别可大了,就好像吃饭时有苍蝇打扰,你宁愿面对一只还是五只?”

  她看着他,点了点头。“能屈能伸,你会有‘钱’途的,但是,我还是不想买。”

  “你不会觉得我很吵,很想叫我闭嘴吗?”

  “你倒有自知之明。”

  “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就要赶快跟我买,要不会有更聒噪的缠上你,我算是最安静的了。”

  季元瓅好笑的挑高眉。“你又知道他们比你更聒噪?”

  “当然,我们是一家人咩,从校门口往外延伸,分为老中青三代,战斗力……咳,聒噪程度也是由强而弱。”

  一听,她头皮一阵麻,马上掏钱,收下花后,老板又去缠其他人,而她则是继续向校门前进,果然如那位年轻老板所说,她没有再被纠缠了。

  才进入学校没多久,她就听到有两个人告白了,有一个直接大喊XX同学,我爱你,另一个则是用玫瑰花瓣拼出520示爱,她受不了的摇摇头,也许这种传统真的有存在的必要。

  季元瓅还没走到班上的摊子,就有人把她手中的花要走了,然后她莫名其妙的收到几朵红玫瑰。

  学校里有不少玩咖男对她有兴趣,偶尔可以交谈个几句的同学有,但称得上要好的朋友却一个都没有,若勉强要说,顶多就是这学期有个外系的土妹因为她偶发性的善心和她走得比较近,总而言之,她的好人缘绝对是在平均值以下。

  但奇怪的是,从她进入明德以来,每年的校庆她都集到告白的门槛花数,这种突发性的人缘暴冲,没有鬼才奇怪。

  虽然知道她是创办人季松堂的孙女的人不多,但毕竟还是有人知晓,八成是他们想要拍她马屁吧。

  季元瓅看了眼手中的玫瑰,还来不及算到底收到了几朵,人挤人之际,她莫名又收到了一朵,这时她的手机刚好响起,她努力挤到人较少的地方,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车险公司的业务打来的。

  反正赔钱了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她又不是第一次A到人家的车。

  “喂,我是季元瓅。”接起电话,听着保险业务的报告,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出面道歉,对方就不愿意和解?”

  “咳,是这样没错。”业务也有些为难。

  季元瓅为之气结。“你去跟他说,我付两倍的赔偿金额,不,五倍!看他要不要考虑和解。”

  业务犹豫了一下说道:“对方似乎……很清楚季小姐你处理事情的逻辑,他说即使一百倍他也不和解。”

  “他疯了。”

  业务大气不敢喘一口,若真要他说,他觉得她还比较不正常,可是这种话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说,这种富X代他们可得罪不起。

  季元瓅气呼呼的径自结束通话。“什么鬼!这人实在是……很令人讨厌欸!”

  话音方落,她感觉背部被人轻拍了一下,回过头去,就对上一张很具草根性的憨实笑脸。“阿土?”

  涂菁英笑了笑。“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

  “我是不想来啊。”可是她被班上同学陷害当园游会摊子的负责人,再怎么样也得出现一下。

  这种推荐可不是因为人缘好,相反的是因为人缘太差,校庆日期和期中考只相差一个星期左右,临时抱佛脚的时间都不够,哪有空闲准备园游会?在这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前提下,集体陷害那个最顾人怨的人,好像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她也不是好欺负的,就算被别人推下地狱,她也会顺手拉一个陪她。

  园游会的摊子最多吃的、喝的,举凡炸鸟蛋、炸薯条、烤鱼丸、烤章鱼、臭豆腐等,喝的有珍珠奶茶、红茶、咖啡,连现榨果汁也有,应有尽有,有吃有喝当然也要有玩,举凡打弹珠裸奖品、算命、歌唱擂台……花样真不少。

  至于季元瓅他们班的摊位则是——砸水球。

  游戏是以人当标靶,而且可以让客人自选,看哪个不顺眼就选来砸,二十块钱可以获得五颗水球,四十块有十二颗,如果嫌不过瘾,还可以付一百五十元,水球无上限供应。

  季元瓅是负责人,拥有豁免权,其他人不分男女一律抽签,四十几人的班级抽中二十人专门当靶子。

  涂菁英笑着说:“我刚从你们班的摊位过来,砸水球好好玩!我和同学砸得超开心的,本来想再玩一次,可是队伍排得好长,只好放弃。”

  生意好到要排队?季元瓅完全可以想象那二十个人肉标靶现在的惨状,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终于,她觉得心情好一点了。

  “咦,季同学,你收到那么多玫瑰了啊?”

  季元瓅怔了一下。“呃,好像不少。”不知不觉手中已有五、六朵了。

  “正好,我的也要送你。”

  涂菁英把玫瑰交到她手上时,季元瓅越过她的肩膀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睛越瞪越大。

  那不是、不是那道不可错过的风景吗?慌乱中,她突然忘记那个男人到底叫什么名字。

  “怎么了?”涂菁英仍在状况外。

  季元瓅快速挤进人潮。“借过、借过……”她前进的速度不及尹璿墨往前的速度,彼此的距离逐渐拉开,她一急,扯着喉咙大喊道:“那个520!前面的……520!”那家伙是故意装傻没听到吗?

  她这么一吼,周围吵杂的声音忽然安静下来,一大票人同时回头,非常有默契的退到两旁,让出一条大道来。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季元瓅虽然察觉到四周的气氛变得怪怪的,但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追上那个家伙。“喂!那个……520的!”千钧一发之际,她终于想起来他叫什么了。“尹璿墨!”

  尹璿墨约莫在十公尺外,听到有人叫他,很直觉的回过头。

  季元瓅看他停下来,快步追上,但因为跑得太快,好喘,一时间话说不完整。

  “尹璿墨,你、你……”

  一旁有人起哄,一面拍手鼓噪,“答应她!答应她……”

  尹璿墨看了看周围,微微皱起眉头,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季元瓅也是一样一脸状况外,忍不住在心中暗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可当她无意间瞥见自己手中握着的红玫瑰,她的头皮瞬间一阵发麻,这群人不会误会了什么吧?!

  见两人没有进一步,看热闹的人再度鼓噪起来——

  “520,答应她!520,答应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