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和聪明又了解自己的人说话真是轻松多了,她说什么,他都能抓住关键字加以举一反三。“你真是多智近乎妖,不过这回你只猜对了一半,半人半妖,你只能算是人妖。”说着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一位是冰山没错,不过不是美人,是帅哥。”

  “男的?”

  “是啊,没想到吧?”

  说到那位先生长相,好吧,她承认,他绝对是一等一的,通常所谓的花美男多少有些脂粉味,可他不但斯文儒雅,却又具有与之相当的英气。

  用美这样的字眼来形容男人是有点怪,不过用在他身上倒是满贴切的。

  下一秒,季元瓅倏地拉回心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花超过一分钟以上的时间在对他的相貌歌功颂德,真恨不得赏自己一掌,怎么,她现在除了低血钾怔,还多了对仇人仁慈的怪毛病?

  望着她丰富的表情变化,楚哲忍不住失笑。

  “不过那人……”她欲言乂止。

  “怎么?”

  “没什么。”季元瓅话锋一转道:“如果我身体不舒服,你光看我的外表,而是在照明不佳的夜晚,你会发现吗?”问他应该最准。

  “没办法,难道有人看出来了?”

  先不说她总是化着能够遮掩真正气色的大浓妆,她本身是个忍功一流的人,在身体状况极糟的情况下,她还能神态自若,他记得有一次她骨折,还发了四十度的高烧,他也没察觉。

  季元瓅想了想道:“也许只是巧合。”

  第一次是巧合,那么第二次呢?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尹璿墨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难不成他有特异功能?

  话又说回来,那天她和那道风景最后是不欢而散,她把人赶下车后并不是剧终,后面还有更结仇的。

  她要把车开走时,因为角度不对,当着他的面撞坏了他一边的车头灯,还附赠了一些刮伤,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呃,好吧,不完全故意,没想到他居然大发雷霆。

  不过她也没在怕,反正她的车保全险,届时自有保险员出面和他谈,她也不用担心他的怒火会扫到她。

  季元瓅想得出神,完全忘了此时正在和楚哲聊天。

  楚哲看着萤幕中的她似乎正在发呆,轻唤道:“元瓅?季元瓅!”

  她这才回过神来。“不聊了,我等一下还有事。”

  “如果我没记错,天是你们学校校庆。”

  “是啊。”

  “你们班的摊位卖什么?”大专院校的校庆园游会都差不多,就是一堆吃吃喝喝的摊子。

  “秘、密!不过我们的海报是这么写的——你压力大吗?你极度不爽吗?只要你来国贸二B走一遭,再大的坎都能轻松过。”

  闻言,楚哲笑了。“听起来很有广告不实的嫌疑,不过应该会生意亨通吧。”

  说完,他看了下时间,他真的该休息了,明天还得早起,突地他想起一件事,又问:“想好红玫瑰要送给谁了吗?”

  季元瓅怔了下才会过意来,受不了地回道:“厚,拜托!”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先去睡了,祝你玩得开心。”他宠溺的笑道。

  “嗯,拜喽。”说完,她结束视讯通话,盖上笔电出门去。

  学校似乎都喜欢想些奇怪的“传统”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例如有些学校有泼水节、风筝节,某国立名校还有西瓜节。

  这些传统是搏上新闻版面的机会,可以免费替学校做宣传,因此私立学校或是新创立的学校会持别重视这样的机会,也因为这样,没传统的学校也得输人不输阵的想出个名目来。

  季元瓅的学校创校近三十载,算是半新不旧、不上不下,而且他们学校也有个奇怪的传统,就是每年的校庆园游会上,几乎人手一朵红玫瑰,可以送给喜欢的朋友,无论男女,重点是,自己原本的那一朵必须送出去。

  一朵红玫瑰代表一份祝福,如果集满七朵红玫瑰,又对心仪的对象说出告白关键语,而对方收下了玫瑰花束,两人就能在一起一辈子不分开。

  她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有没有根据,但真的有很多人会选在这天依照传统进行告白,而且被告白的对象不只是校内学生,还有不少校外人士。

  今天季元瓅的车没办法像以往一样停入校圔,她只好把车停在距离校门约一百多公尺的停车格。

  当她下了车,往校门口的方向走时,忍不住惊叹连连。

  哇,学校围墙外什么时候变成花卉集散区了,而且几乎只卖玫瑰,摊贩规模有大有小,分置道路两旁,向校门口延伸,还有一些人干脆手拿大把玫瑰到处缠人兜售,她左右看了看,还真的是人手一花!

  “同学同学,你还没买花吧,要不要买一朵?”

  “不用。”

  “这是明德的传统,若是你没有花祝福别人,也得不到别人的祝福,更没办法告白的。”黝黑的年轻男子对该校的传统挺熟的。

  奇怪了,谁说一定得在这一天告白的?又是谁规定是要集满七朵玫瑰花才能告白?季元瓅觉得这些不成文的规定很可笑,可她身为明德创办人的孙女,也不好灭自家人的威风,只能这么说道:“我没有要告白的对象。”

  “那你可以买来送别人,当做别人告白的筹码,那也是好事一桩。”

  “我为什么要买花送给别人?”

  “同学,你在学校的人缘不太好吧?用一朵玫瑰花就能串起和他人的缘分,真的很划算……”

  她不可思议的望着他,觉得他说来的每个字都像杂音般在她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他怎么有办法讲个不停?

  “同学,我劝你还是买一朵吧。”

  “为什么?”季元瓅的脾气被他挑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