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季元瓅没打开视讯的镜头,她看得到对方,对方看不到她,未化妆的她不轻易见人,即使是称得上青梅竹马的楚哲也一样。

  她不自觉又想起宴会中那些三姑六婆的话,不上妆的她皮肤像风干福橘皮?这副皮相全整型过?呵!老实说,她对自己的长相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哪还需要动刀呢?

  季元瓅望着梳妆台上的镜子,映出一张绝美的年轻脸蛋,肌肤吹弹可破、如同白煮蛋般滑嫩,不过气色不算好,有些苍白,但这倒平衡了她过于明丽绝美的五官,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娇弱。

  可是她不喜欢这副模样展现在别人面前,所以总用大浓妆掩盖住真正的样貌和真正的自己。

  “早!不过话又说回来,美国现在的时间应该深夜十二点多吧,你刚回家?”

  季元瓅坐在梳妆台前边聊天边上妆。

  楚哲年长她十岁,是在她家工作三十几年的司机的独子,她出身平凡却优秀出色,无论是学生时代的他,还是成年后的他都是如此。

  她近二十年的岁月中,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比她家人还多,是她唯一可以聊天说心事的对象,对她而言,他是很重要的家人,这种因为依赖而怕失去的感觉,让她曾以为自己喜欢上他。

  果真是年少不懂事。

  “是啊,最近很忙。”

  季元瓅化好妆、穿戴整齐后,才坐到电脑前打开视讯。

  “好几天没上网和你聊聊了,这几天开心吗?”

  “开心!”这几天呐……唉,一言难尽。

  在那天之前,她虽然名声不好,但顶多偶尔才会被人当成八卦说嘴,可经过那天的事后,她恐怕已成了过街老鼠,那些欧巴桑贵妇定会更不遗余力的攻撃她是个心机重、不要脸的女人。

  厚,她真的很无辜,在像只从海里被捞出来的水母般软趴趴的被尹璿墨抱在怀里时,她根本不知道这个颜面神经瘫痪的家伙,就是那道不看会终身遗憾的风景,好吗?

  要设计人也要清楚自己要设计的是谁吧?那些贵妇看图说故事的本事实在太强了,怎么不去幼稚园说故事给小朋友听啊,啧!光想都能让她一肚子火。

  “开心?”楚哲太了解她了,她回答得这么快,反倒像是在掩饰她的不开心。

  “真的?”

  季元瓅笑着点了点头,她不想让他担心,况且他们虽然亲近,但她对他并不是完全没有保留,尤其是在知道那件事之后。

  他看得出来她并不想多说,勉强选择相信。“你开心的事,会不会和我想的是同一件?听说闻名国际的木雕大师V.K有件作品展出后捐出来义卖,他本人也在国内。”V.K虽是西班牙藉,可受东方文化影响很大,曾在中国旅居十五年,习佛、品茗、搜集字帖、古籍,他的雕刻作品深受禅宗影响,一系列的莲花雕刻“风华”更是名闻国际。“你看到大师本人了?”

  季元瓅叹了口气,不无遗憾的想,那位大师的作品,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加上他脾气古怪,管你是国家元首、天皇老子,什么人的帐他都不买,因此他愿意义卖作品和出席宴会简直就是刷新个人纪录,这对没有门路可以见到他本人的粉丝而言,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只可惜她即使获得这样的资讯,还是慢了一步。

  “我那天去的时候没见到他,听说他的作品秒杀,人也快闪。”还有一说,作品不是秒杀,而是早已内定买家,过分,这有违公平交易耶!怪不得他难搞的性子会和他的作品一样享誉国际。

  闻言,楚哲不免有些疑惑。“那还有什么事值得开心?”

  季元瓅撇了撇嘴,胡诌道:“最近上流圈的欧巴桑们多了一个能让她们热情注目的对象。”

  看着她一脸不屑,口气又充满嘲讽,他好笑地道:“有这样的人?”

  他也很清楚那些贵妇们个个眼高于顶,能让她们看中的人,想必也不简单。

  “上流交际圈不可不看的风景。”

  楚哲斯文的笑了。“那不就是你吗?”

  “你日行一善的好习惯一直没变。”她干笑道。

  “你开心是因为看到那道风景?”

  季元瓅不客气的翻翻白眼。“再好的风景也得适合自己才行,喜欢赤道风光的,千万别跑到南北极自找折磨。”还有,再好的风景也要有好的人文才般配。

  “那个人是个冰山美人?”相处十多年,楚哲很清楚她的想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