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刘夫人回过神来一笑。“听是听过,但我本以为是在说哪家的漂亮女孩呢!”更何况现今社会浮夸,三分颜色硬是捧成十分,她也没放在心上,不过今日亲眼一见,她不得不承认流言有时也是有几分真实性的。“那孩子长得真好。”

  “何止,他不只长相好,脑袋也好,家世更好,而且他十多岁就拿到博士学位,智商破一百六。”

  “谁家的少爷?”刘夫人又问。

  刘家家世好、家声好,女儿内在外在一流,刘家对女儿交往的对象挑选一向傲气得很,从不主动打探哪家儿子如何如何,这回倒是破天荒。

  “谦象集团。”

  刘夫人恍然道:“尹总裁家的少爷?怪不得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原来是像尹夫人。”

  尹夫人黎海蓝出身平凡,虽只是个建筑师的女儿,称不上什么名门淑媛,可生得花容月貌,当年是许多贵公子爱慕的对象,她和尹总裁的姻缘,用现今说法叫麻雀变凤凰,可在当年可是轰动一时的“癞虾蟆想吃天鹅肉”,癞虾蟆指的是尹家痞子中的痞子,尹家大少,天鹅肉自然是第一美女黎海蓝,而且这个比喻还是黎大美人自己说的。

  “尹家少爷自小在外国长大,前些日子才回国,之前陪尹夫人参加过宴会。”

  “听说是他外公身子不适,特地回来探望的。”

  “不只吧,谦象的接班也该有个说法了。有传言说早就内定要由他继承,说不定会先替他在集团里安排个什么职位,磨练一下。”

  “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是未来的谦象总裁喽?”

  “更重要的是他未来的妻子是未来的总裁夫人。”

  “只不过……”王夫人欲言又止。

  刘夫人急忙问:“什么?”

  “尹家少爷的所有条件都是一流的,也相当有礼貌,可是……该怎么说呢,他给人一种疏离感,无法亲近。”王夫人将上次听来的消息告诉众人—

  曾有个和黎家还算熟的企业夫人很中意尹璿墨,就套交情的问:“黎老的身体状况有好一点了吗?”

  尹璿墨客气的回道:“托您的福,一切安好。”

  那位夫人想再多了解他,又道:“我和你母亲也算旧识,你在这里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要客气。啊,对了,你回来住哪里呢?哪天我可以去拜访一下,我们两家要多走动。”

  他态度平和的说:“母亲知道有人这样惦记着一定很开心,下次她回来会请她登门拜访。”

  听他这么一说,那位企业夫人一脸尴尬,只能讪讪的闭上嘴。

  “要我说,尹家少爷的态度从头到尾都平和有礼,完全没有不耐烦和不悦,可是却从头到尾都摆明了你和谁谁谁的交情和我无关,若是想要来攀关系只是浪费力气。而且他本身话就不多,还有一项厉害的能力叫‘话题终结者’,再有趣的话题他都能快速终结它。你们看,聊都聊不起来,又要怎么了解亲近他呢?”

  所以目前为止,无论贵妇们有多希望他能成为自家女婿,都苦无下手机会。

  刘夫人疑惑的看了眼几位夫人奇怪的神情,心中忍不住暗忖,不会在场的这几位都曾碰过一鼻子灰吧?

  刘夫人又将视线落向尹璿墨,他从一进门就忙着打手机,一双眼在会场上梭巡,像是在找人,她也不自觉跟着左看看右看看,想知道他究竟在找谁。

  石柱后的手机铃响依旧,不过这一次终于有人接了,是个女人,听声音年纪似乎不大,而且语气十分不耐烦—

  “这位先生,你已经打了五、六通电话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等待了两秒,对方仍没有反应,她从石柱后方走出来。“听清楚了,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你要是再打来我就报警!”说完,不等对方开口,她直接结束通话。

  裘夫人在乍听到女子的声音后,她突然一脸噎到的样子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大白鹅,除了刘夫人,其他贵妇在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后,神色也变得有些尴尬。

  刘夫人状况外的看着化着浓妆,穿着一袭火红低胸短礼服的年轻女子,不禁在心里暗叹,现在的年轻人还真大胆,不过她的身材真好,长得也好漂亮。

  女子走到几个贵妇面前,对着裘夫人似笑非笑的说:“毒瘤的妈妈要毒瘤转告你,你送的那尊瓷塑观音,毒瘤妈妈非常喜欢。”说完,她给了在场所有人一个妩媚的笑容,这才转身离开。

  刘夫人一脸狐疑的看着裘夫人,问道:“你认识她吗?而且什么毒瘤又毒瘤妈妈的?”

  裘夫人的脸色乍青乍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夫人马上道:“就、就是她!”

  “谁啊?”

  “社交圈不可不防的毒瘤,泰鼎集团季老的宝贝孙女,季元瓅!”

  刘夫人难掩震惊的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嘴巴微启,却发不出声音。

  懒得理会那些婆婆妈妈的议论纷纷,季元瓅继续朝着门口前进,当然,她手中的手机还是锲而不舍的响着,身体越来越不适令她更加烦躁。

  拜托,她那好些时候没发作的怪毛病,千万千万别在这时候发作啊!

  药!车上的置物柜里应该还有药,一想到这儿,她加快了脚步,然而一个没留意,和正要走进来的人撞个正着,就在她要往后跌去之际,有股力道攫住了她的手,稳住了她的重心。

  “你没事吧?”

  从头顶上方传来的男性嗓音低沉又有磁性,季元瓅却没心情欣赏,只觉得全身骨头都快散了,痛啊!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她横了对方一眼,不看则已,这一看倒是多停留了一秒。

  “小姐?”

  “有事又怎样,你能负什么责?”

  啧啧啧,仗恃着长相像王子,就要有王子风范?那倒免了!只是,怎么有人可以长得这么祸害?心尖上一阵麻刺感令她越来越不舒服,不行,不能再多逗留了,她今天的身体状况真的怪怪的。然而她才往前走了几步,手机又响了!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她的怒火瞬间飙高。

  “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样”她突地飙高的嗓音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