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年后

  一场慈善募款酒会在五星级饭店举办,衣香鬓影,名流云集,与其说是慈善酒会,不如说是另一种形式的交际应酬。

  很多人都是冲着国际木雕大师V.K的作品而来,可来了才知道那项作品的买主早就内定好了,待十几项艺品拍卖结束,原本热闹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冷却。

  捐完善款,男人们聊的依然是金钱女人八卦,女人们聊的不外乎家庭时尚八卦。

  将条条大路通罗马的定律套用在八卦上似乎也可行,因为无论众人一开始聊的是什么话题,最终还是会聊到当时最流行的八卦。

  八卦人人爱,有人爱说、有人捧场,所以只要是群众聚集的地方,无论聚集的理由是什么,都不影响人们对八卦的渴望。

  例如参加某某人的告别式,听了些八卦回来,不奇怪;去医院探望某人,带回了八卦,那也不奇怪,更何况是这种既不哀戚也不沉重,更谈不上肃穆的慈善募款酒会。

  而名流间的八卦又分老、中、轻三代,虽说三代之间是互相交流分享传言消息的,可关注的程度却不同。

  最近老、中两代缺乏新刺激,倒是年轻一代话题不少。

  “要我说那一位啊,名声真的有够糟。”裘姓官夫人一向是八卦集散区。

  嗅到八卦的味道,刘姓贵妇也凑了过来。“哪一位?不会是某大老的宝贝孙女吧?”

  “可不是吗?那女孩真是恶名远播。”王夫人也发表了意见。

  刘夫人掩嘴而笑。“我之前参加徐董的生日宴,也有人提到那孩子。她是不是真的恶名远播我不清楚,不过她的行为倒是有点脱序。”

  “哎哟,刘夫人说得可真是含蓄。”王夫人的语气透着轻蔑和不屑。

  不知打哪儿传来疑似手机铃响,裘夫人怔了一下。“谁的手机响了?”

  大伙纷纷表示不是她们的,响声来源在大柱子后方,贵妇们互看了一眼,又不好跑去探看,于是便又故作镇定地聊着方才的话题,不过这一次她们记得要放低音量。

  裘夫人说:“听我家英琇说,她在夜店常遇到她,每一次都喝得醉醺醺的,身边的男伴一个换过一个,哎哟,才十八、九岁的小女生,怎么这个样子?”说完,她似乎发觉自己无意间泄露自家女儿也是夜店咖,连忙解释道:“咳,其实我女儿不常去那种地方啦,都是陪朋友去的。”

  其他几名贵妇交换了眼色,很有默契的假装忽略,让话题持续。

  “不是我在说,她年纪轻轻妆就化得那么浓,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得把自个儿的脸当调色盘。”

  “有人说她不化妆时,皮肤坑坑疤疤的,活似风干福橘皮,脸色蜡黄得像得了黄疸病,总之只要卸了妆,根本没人认得出她是谁。”

  女人对同性的外貌总是挑剔又严苛,批评起来毫不客气。

  “她那张脸不知有多少是真的,眼睛越来越大,鼻子越来越挺,还有啊,听说以前她可是圆脸,如今却是瓜子脸。”

  “除了脸蛋,身材只怕也是假的,上一回看到她,她穿得可火辣大胆了,北半球呼之欲出,啧啧啧,若不是知道她出身一流,我还以为她是什么不正经的女人。”

  这时,手机铃声又传来,众贵妇左右看了看,心里都有同样一个想法,到底是哪个家伙,手机可不可以接一下?

  “虽说年轻是本钱,但她也太豪放了。”某个贵妇又道。

  刘夫人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向裘夫人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家和季家好像有生意上的往来。”

  裘夫人撇了撇嘴。“就是来往密切,加上她又和咱们家英琇念同一所学校,我才知道这么多事,你们家里有儿子的可得看紧一点,将来不知道哪家要倒大霉,有女儿的也要小心,要是被她给带坏了,想哭就来不及了。”

  “总之那女孩……”

  几个“毁”人不倦的贵妇又聊了好一会儿的八卦。

  刘夫人所在的位置正好面向宴会厅门口,她向服务生要了杯果汁润喉,正巧看到一名年轻男子步入会场—

  他穿着一双擦得晶亮的皮鞋,手工制的西装将他略呈倒三角的身材衬得更加挺拔,双腿更显修长笔直,且他有双浓墨的剑眉,还有一对迷人的丹凤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沉稳中流露着一股惊人的神秘风华,比许多男明星、男模特儿更有气势。

  “那位是……”刘夫人惊艳的道。

  裘夫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有些不敢相信地说:“怎么,你没见过尹璿墨?”

  也难怪刘夫人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第一次看到尹璿墨时也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另一名贵妇笑说:“你太少出席聚会了,这阵子关于他的话题可不少,也让季老孙女的放荡有个对比。”

  裘夫人调笑补充,“可不是!如果说季家的孩子是上流社会中不可不防的毒瘤,那这一位就是上流社交场合中,不可不看的风景,刘夫人,你没见过他,但应该听过这种说法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