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祸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十六年前

  约莫二十坪的空间里,弥漫着芬芳的茶香和乌沉木低调的奢华。

  两名白发老者隔桌对奕,个把时辰下来,黑白棋数相当,一个步步为营,一个防得滴水不漏,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两人又轮流再走了几步棋后,美髯老翁尹道一抚着长胡子笑了,他一时不察,竟丢了枚黑棋。“多年不见,你的棋艺大有长进。”他一身长袍马褂,清瘦儒雅,仙风道骨。

  “道一兄承让了。你是想咱们十年不见,给份见面礼吧,呵呵……”季松堂笑道。

  尹道一淡淡一笑,坐直身子,将手中的黑棋放回棋盒,炯炯有神的看着季松堂,直接切入正题,“说到十年不见,这一回你要问什么事?”

  这十年之约是当年他欠季松堂一份人情后的约定,见面时自然不只是老朋友吃饭喝茶,最重要的是要为季松堂卜上一卦。

  尹家精通天文卦象,从古至今出过好几个国师神算,卜算天文着作数百册,然而后来的子孙向其他领域发展,再加上尹家刻意低调,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跨国大集团尹家是神秘的国师之后。

  季松堂有缘在四十余年前施惠予尹道一,这才有了这十年一卜的缘分,季松堂深知这机会有多珍贵,自然也不客气的大加利用。

  别看两老此刻如同好友般品茗对奕,平常时候即使知道尹老电话、住址,他也不随意见人,甚至连多余的问候也不必。说他孤高也好、乖僻也罢,知道尹家渊源的人,尹老一向不会多加亲近。

  卜噬乃上窥天意,窥知天意宜慎言噤口。因此凡人中所谓的神算都只宜修身养性利于天人相应,知事藏心,不出于口。凡窥天意而便宜行事者,终将折福损寿,小者害身,大者害命。

  尹道一这十年一卜已让他付出代价,幸好尹氏乃积善之家,造桥铺路,救灾恤患从没少做过,且季家也是大善之家,救贫济弱从不落人后,这才勉强功过相抵。

  这十年一卜实是报恩不得不为,这等事岂容有二!

  季家百年殷富,却也因为十年一卜而更加富贵逼人,躲过让许多大企业应声而倒的金融风暴。企业界里人人莫不称道季松堂高瞻远瞩,却不知高人其实另有其人。

  尹道一啜了口茶,等待季松堂的问题。

  季松堂娓娓说道:“季家殷实富贵,可人丁单薄凄凉。本来想即使代代单传,只要上天庇佑,佑我香火不断原也没什么,可前年我儿弄瓦之喜,那女娃长相甚佳,家里宠爱得很,只不过……”

  “弄瓦让你失望吗?”重男轻女的观念即使在讲求男女平等的现代依然存在,家大业大的豪门尤甚。

  “都什么时代了,我岂会拘泥这个?只要孩子健康活泼就好,而且不是我自夸,我那个孙女可出色了。”更何况以孙女万中选一的出色长相,将来如果没经营本事,找个能力一流的丈夫也不是难事。

  尹道一扬眉。“那你要问什么?”

  季松堂提到孙女时的慈爱神色,瞬间转为黯然,幽幽一叹道:“娃娃刚出生时,我家老伴请人批过命,都说这孩子是财神福星,注定大富大贵。”

  尹道一拿出卜算的龟甲铜钱,慢条斯理的擦拭,他知道事情必不简单,看了眼季松堂,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某日我家媳妇陪她表妹试婚纱,在那家婚纱店遇到一名混饭吃的年轻算命师,批出来的流年二十之后就空白,还说小娃满三岁前会有个劫,即使过了也元气大伤。我家媳妇本来只觉得好奇,朱批流年虽不是逐年,而是挑一些大事,为什么二十之后就空白?怎料那算命的说,二十之后如果没有遇到贵人,只怕在劫难逃,我媳妇一听气极了,直骂他是江湖术士,胡说八道。这事本来我也不信,毕竟我孙女是那么健康活泼。”

  本来也不信?也就是后来不得不信了吗?“你孙女三岁前发生了什么事?”

  季松堂续道:“那个混饭吃的一席话弄得我们家所有人都好担心,我的儿子、媳妇都是学医的,却也因为他的话,头两年老是疑神疑鬼的。不过后来看孙女健康活泼,也有去做定期健检,大家就没这么担心,也渐渐忘了那个算命的人的话。

  “有一天老伴带着孩子要去朋友家,才要出门,晴空一记雷,孙女不知道是不是吓坏了,忽然嚎啕大哭,那天夜里就发起高烧,连烧了几天,后来虽然痊癒了,身体也不像之前健康,大病小病不断,不时进出医院。说来也玄,那一天正好是孙女两岁的最后一日。”

  “你有把你孙女的流年朱批带来吗?我看一下。”

  季松棠小心翼翼的奉上。

  尹道一仔细看了一遍,这种把一生的流年重点式的标注提示,他听亲家公提过,可他所知道的人,除了骗子之外,没人有这样的自信敢这样批,即使是他,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错。

  那位年轻的算命先生如果不是运气好的骗子,可能就是真神算了。

  他想了下道:“那位年轻的算命师听起来似乎很不简单,你之后为什么不去请教他?”

  说到这个,季松堂又来气了。“那个年轻人大牌得很,除非他想见你,否则二十四小时守在那里也没用,说来……那人邪门得很,欸,甭提了。”叹了口气后,他又道:“尹老,你就帮我家孙女排排流年,是否真像那个年轻人说的,有没有什么破解之道?”

  尹道一向他要了女娃的生辰八字和姓名,当他知道女孩的生辰八字后,不禁有点讶异,敛眉苦思了一下,将两枚铜钱放入龟甲甩荡数下后倒出铜钱,得了卦爻,重复数次,两道白眉不由得拢近。

  他不信邪的启卦再卜,最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数十年不曾出过错的卦爻。

  季松堂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个表情,不禁有些担心。“尹老?”

  “没事。”尹道一松开眉头,面若沉水的说,“这娃儿是个小财神,财库丰厚,她能让你们季家更加昌隆富贵。”

  季家的钱已经够多了,季松堂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那么她二、二十……”

  尹道一看着卦爻,久久才抬起头来说道:“夏花遇早霜……你的孙女注定早殇。”

  闻言,季松堂手中的古董陶杯落地,厚重的地毯吸去了所有声音,只留下浅浅的茶渍,他这个经过大风大浪的商场大老没了往日的沉稳,声音透着无助恐慌,“没有、没有什么破解之道吗?”

  尹道一看着他慌乱的表情,想起自家传了数代的先人传记中,某位可憎的女子……他敛下眼睑,掩去能重新燃起季松堂希望的闪烁神情,双手收拢像捏实了决心。“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