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董事会如期举行了,第一会议室里一早就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诡谲气氛。

  池曜曦一直到会议开始前的几分钟才进会议室。

  打从他想得到另一半的经营权,每年的这一天都是他最期待的,可今年……感觉上他只是尽义务的参与,董事做什么决定他都无所谓一样。

  会议开始了,一如他所预料,今年的焦点是放在他身上。八卦杂志的影响为何其大,只怕这些董事不管是挺他或反他的都是人手一本。

  “……这件事对池总裁的形象不无影响,针对连日来杂志媒体的报导,池总裁是否要做一下澄清?”

  池曜曦终于起身。

  “我和俪梦姮小姐的确是离婚了。”

  一时间会议室里窃窃私语声不断,池志仁看了儿子一眼,没说什么。

  挺他的某董事试图对他离婚这件事,影响他获得另一半经营权的伤害做止血。

  “报导也说,俪梦姮小姐和佳威少东一直有往来,可见离婚这件事不能怪池总裁。”

  “婚姻有问题,不会单只有一方的错。”池曜曦淡淡的说。

  他这么说,让与会的董事皆讶异。这是摆明“下诏罪己”,承认自己也有错喷?只是——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池曜曦有多想要获得另一半的经营权,难不成……这个丑闻,他是错得较多的一方?一时间董事们又是一阵交头接耳。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小马恭敬的欠身道:“打扰各位开会,有个人获前总裁夫人的允许,参与这一年一度的会议。”

  他高大的身形一怔,后头的纤细身影一显露出来,会议室里又是一阵讶异,池曜曦漠然的神情终于有了改变。

  梦姮?!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神色十分疲惫,像经过一番长途跋涉似的,然后她的眼也寻到他的,彼此视线胶着了好一会儿,他先别开了眼。

  俪梦姮在心里直叹气。她走了进来,身后的门无声息的阖上。

  深吸口气,她开口,“这段时间因为私人的事情而造成鸿力集团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并没有离婚!”

  董事们你看我、我看你,又是一片哗然。

  现在是怎样?丈夫说离婚,妻子说没有,同场上映夫妻不同调?

  有董事提出质疑,“没离婚你敢和佳威少东出双入对?一同挑婚戒?”

  “曾德勋先生是我就学时期的学长,一向十分照顾我,我不否认我们有往来,但仅仅只是朋友。周刊上的相片是真实的,我的确和学长去买玫瑰和挑戒指,那也的确是求婚要用的,只是不是用在我身上,而是他喜欢的女人身上。”

  “很好的借口!”

  “不是借口,基于私人因素,我只能说到这里。”她微微一欠身。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开会。”说完转身退出会议室。

  她出去没多久,池曜曦也起身追了出去。

  池志仁扬了扬眉,轻叩了几下桌子,威仪的声音晌起,“少了一席董事不影响会议继续,也不影响过半席次的决定,开始第一个议程!”

  俪梦姮的出现引起许多人的注目,此刻走在公司走廊上,引起众人侧目。

  池曜曦追了出来后,为了避掉那些人过分热情的目光,直接将她绑架上车,找一个不受打扰的空间好好谈谈。

  “你的会议……”俪梦姮呐呐的开口。以前无论有再大的私事,他都不会放下工作去牵就,何况这场董事会议是何其重要!

  “无所谓了。”

  回到了家,两人隔着桌于面对面,久久不发一语,池曜曦率先开口,“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

  “在美国待了两天,泽香mail给我,说八卦杂志的事,也说你在找我。”出国前她的手机一直呈关机状态,在之前也许有记者曾想联络她,可她不知道。

  “然后,我觉得可能需要说明一下就又回来了。”

  “你和曾德勋……”

  “他结婚了,和喜欢的女人。方才在会议室没说完全,是因为怕这消息会传出去,学长的妻子出身很平凡,他想先斩后奏,而且能拖就拖,最好拖到妻子有身孕。”

  池曜曦有些讶异,原以为她只是替他留颜面,但照她现在的意思是,他这几天的气白气、喝的醋白喝了?全都是误会一场?

  “学长对于杂志报导对我所造成的困扰很抱歉,还说,如果需要解释一定要说。”方才她进公司,第一个遇见的人是罗咏恩,她对她说了很多事,说真的,她除了讶异还是讶异,无法理解她当初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这样的谎,可还是感谢她告诉她实话。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好像对学长一直有误解?”

  “你似乎很信任他,当初你拍伪婚纱照第一个想到他!我还曾目睹你们俩抱在一块,你喝醉时甚至还说什么,如果一年后两人没对象,就结婚,还打过勾勾呢!”池曜曦越说越气。

  “最重要是,你喜欢的是大仁哥那一型的,曾德勋还真是活脱脱的翻版!”

  俪梦姮很讶异,他心里还真藏了不少不爽快,有些还是她这当事人完全不知道的,“我和他抱在一块?”

  “你外婆住院,中部厂房出事的那一次,我赶回北部直接去医院,正好就撞见这幕。”

  “你有来,为什么不叫我?”

  “你都依偎在别的男人的怀中,我要说什么?”

  俪梦姮其实早忘记当时的状况了。

  “我想可能是我很无助的在哭,他只是安慰我。你该过来打招呼的,如果你留下,将有机会看见他女友,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就算这真的是误会,那打勾勾约定结婚这件事呢?”

  俪梦姮定定的看着他。

  “我这辈子只跟一个人打过勾勾,约定结婚,只是那个人在尾牙喝醉了,恐怕自己也忘了一切。”

  “你、你的意思指的是我吗?!”池曜曦张大了嘴,自从有了她这个可靠的秘书之后,他还真的连着几年都喝挂了,现在……

  不会是搞了个半天,他猛吃醋的对象是自己吧?

  “算了,不承认也没人逼你。”

  池曜曦想了想,自己对于曾德勋这人的防备……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