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标题更是耸动——

  现代仙杜瑞拉想换玻璃鞋?鸿力少奶奶和佳威企业少东好事近?

  池曜曦参加完一场重要的企业聚会,在离开前被一群媒体记者包围了。

  事情爆发至今第三天,他照常上下班,只是不出公司,集团大楼顶楼的会房是他这几天的安身知之处。

  事情爆发的第一天,老爸老妈就到公司问他要不要暂且出国,他反问:我做错了什么事吗?他脸上比平日冷了几度的表情,高规格的杜绝别人探知他的内心世界。

  他自己都说这样,为人父母的便不再多说什么,池志仁夫妇很无奈。也是,这个儿子一向很有主见,什么时候听过他们的意见了呢?

  在公司的那三天,池曜曦几乎全在会议室中度过,将工作狂的本质发挥到极限。

  才三天,原本体态适中的他整整瘦了一圈,他身边的高级主管也被迫瘦了一圈,外加人手一包胃乳。

  后来的企业聚会有人提议改由其他人代表就好,因为只要池曜曦一出现,媒体绝不会轻言放过。

  池曜曦还是坚持参加。一个八卦新闻搞得他连出门参加个聚会都不敢,以后日子怎么过?

  也许早有心理准备媒体会十分“热情”,池曜曦只是冷着脸不发一语,以不变应万变的任由媒体拥族着他步出会场,往等在不远处的自家专用车方向走。

  “池先生,周刊上说你和俪梦姮小姐早在之前就协议离婚了,这是真的吗?”

  池曜曦抿着唇不发一语,倒是一旁的小马陪着笑脸,“不好意思,借过一下。”他回头偷窥自家老板一眼,仍是冷冰冰刀枪不入的样子,说真的,他这个样子让人又担心又害怕。

  以前的池曜曦真的不爽时会爆发,所以才叫“活动地雷”,可这一次,公司员工都感觉得出气温陡降直达冰点,可奇迹似的,“活动地留”这回连爆一次都没有。

  这才恐怖啊!能且不适时释放,一次爆发会毁天灭地的!也因此,最近与会的主管并没有因为“活动地雷”没引爆而沾沾自喜,反而更加活在恐惧中。

  另一家的记者发问更麻辣。

  “报导中说,俪梦姮小姐和曾德勋先生早在你之前就交往过,即使嫁给你之后,两人还有来往?对于这件事你知道吗?要不要做回应?”

  池曜曦继续眼观鼻,鼻观心。

  “周刊上有曾德勋先生买花送俪小姐,随后又前往知名珠宝店挑婚戒的相片,他们这样公然的出双入对,如果你们还没离婚,你是否打算提告?”

  池曜曦深吸了口气,步伐一顿,停了下来。

  小马感觉到自己周遭的空气被这一吸吸光了,呼、呼吸快要困难了,冷汗更是直冒,他的人生要随着老板步伐的停下终结了吗?

  “活动地雷”终于要毁天灭地的大引爆了?

  “池先生?”

  “没事。我只是停下来向诸位致意,为了问这些私家小事,你们连日来辛苦了。但既然是私事,请留给我们空间吧。”

  小马很讶异他的反应。原以为他可能会和媒体起冲突呢。

  在场的媒体记者也以为他要发表什么,或脾气终于要爆发了,无论哪个都很有新闻性,可是没有,他依然维持着云淡风轻的态度。

  只是大伙儿一怔,池曜曦的步伐已经接近车子了,一回神,记者们忙又追上。

  “……池先生这么说,是否也间接承认报导内容?”

  “池曜曦先生,明天鸿力就要召开董事会了,一般预恼这回的事件会造成经营集权的障碍,要不要对此发表你的看法?”

  池曜曦沉着脸坐上座车,关上了车门,很快将外头的风风雨雨阻绝在外,只不过,车内仍是一片可怕的低气压。

  小马偷觑了上司一眼,苦思着他若问起,要怎么回答方才得到的答案?

  池曜曦皱着眉闭目养神,就在小马以为他将一路无语的回公司时,他突然淡淡开口,没有生气,似乎只剩浓浓的疲惫。

  “电话打通了吗?”

  “没有,而且……”他深呼吸,准备诚实以告。

  “俪秘书的手机似乎已经停用了。”一直以来都只是关机状态,今天却停用了。

  “打过电话给罗泽香吗?”

  “她关机。”

  “有再联络她外婆家吗?”

  “那个……我今天特地跑了一趟,邻居说,老太太在半个月前就到美国去了,她小女儿来带她的。我还问了他们知不知道俪秘书去哪里,但一问三不知。”

  池曜曦睁开了眼,心里的烦躁到达了极点。这是有计划的想离开吧?他想起约会那天她一些反常的态度。

  为什么他和她总是这样?感觉上像是亲近了些,又马上有事情拉开彼此的距离。

  那个雨夜,罗咏恩对他坦承了很多事,包含梦姮和她在员工休息空间的争执,以及她利用他们离婚为筹码,威胁梦姮离开的事。

  她还告诉他,梦姮非常的爱他,她为之前用手段造成他们的婚姻危机道歉。

  事情到这里,一切都朝好的方向走,他只要把梦姮找回来,一切就圆满了。所以当他收到罗香泽代寄的辞呈时也不生气,因为知道她为什么辞职的理由。

  他以为只要拥有一些线索,想把她找回来并不困难,他甚至傻气的计划等她回来,再找个时间出去旅行。

  只是,紧接着周刊就报导了这篇新闻,掀起他们感情的另一波危机。

  怪不得狗仔打电话向他方求证时,会提到曾德勋的名字。一开始他还想,八卦狗仔是怎样,没什么话题可以报导,借他们离婚的事,把彼此传过排闻的对象都列在其中吗?

  直到看到周刊内容和相片,他才知道事情并不单纯。有什么情况会让一个男人送女人玫瑰和戒指?

  这么明白的事还要再多问吗?

  因为这则报导的出现,罗咏恩和他说,梦姮是因为成全他事业而选择离开他身边这样“爱的表现”,变得格外讽刺。

  她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没变过,可惜对象不是他。

  想当初,她要拍婚纱照,第一个想到的男人是曾德勋,他还曾亲眼目暗他们在医院相拥……如今连甜蜜的一同购买戒指的画面都被拍到了,他还要怎么去相信自己的感觉,认为俪梦姮是喜欢他的?

  他真的好笨!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过喜欢他,在她眼里,他只是个有着满满缺点的男人。她说得够清楚,是他一直抱着自以为是的态度不肯认清事实。

  回到公司,小马亦步亦趋的跟着,进办公室时,池曜曦顺手将灯熄掉。

  “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晚上近十点了,这个新秘书最近也很累吧?

  “总裁……”

  立在落地窗前,他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我没事,你先下班吧!”

  小马这才轻轻的带上门。

  四下无人,又处于黑暗中,池曜曦终于允许自己释放情绪,他的眼抹上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前妻,她的感情动态木来就无须对他交代。都离婚了,不管彼此是否还有交集,都没有资格干预彼此的选择,不是吗?

  选择爱她,不愿轻易放手,那也是他的决定。

  他想起上个星期的约会时玩的游戏。

  原来“我爱你”是他的真的话,对他而言又何尝不是大冒险?

  明天的董事会议会如何?说真的,他好像不在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