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池曜曦将环在他胸口的手拉开,转身看着她。

  “你为什么知道这件事?”

  “看来事情是真的!”她笑了。

  罗咏恩很有心计,他离婚的事她如何得知已经不是重点,而是她知道了这件事,会拿来达成什么目的?

  “这些年来你一直努力的目标就是将经营权集中在手上,去年的几件大事件和危机处理,使当初反对你的董事们开始转而支持你,所以,今年董事会上你获得另一半经营权的机率非常高。”

  池曜曦听到这里已经有些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如果我此刻将你离婚的消息散播出去,你想结果会如何?”谁都知道池曜曦的事业心强,这些年他致力在工作上,为的不就是另一半经营权?因为那不但是一个目标,也同时是一种肯定。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和我在一起,我嘴巴可以很紧。”只要他选择她,得到他的心是迟早的问题。

  池曜曦笑了,不理会她。

  “你疯了!”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

  “你一向聪明,可现在走的却是一步吃力不讨好的险棋。我不爱你,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影响我的决定。我的确很想得到另一半经营权,也会为了得到它而做一切的努力,但是,不包括牺牲我的爱情去换取。”

  “我非常的喜欢梦姮,早在我没发觉之前就喜欢,无论婚姻是否存在我还是一本初衷。我不妨告诉你,当初会签字离婚,不是因为不爱她,而是……输给了自己爱她的心。你可能不会懂这种心情吧?在遇到她之前,把事业排在任何女人之前对我而言,只能说是天方夜谭,可遇上了,我只能认栽。”

  罗咏恩震惊的听着这些话,心里的妒火烧得漫天高!和池曜曦交往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她甚至曾经嘲弄的对他说,她可以想象他身边没有女人,但是无法想象他没工作会怎样。

  当年如果工作和她约会的时间冲突,他选择的永远是工作,甚至连彼此的生日,这种一般情侣会排除万难也要一起过的日子也不例外。

  当然,最后她是被他以“要专心致力于工作,目前无暇顾及其他”的理由,而拒绝结婚的提议。

  对这样的男人而言事业是全部,女人只是陪衬,人生中的不完全必要。

  可是,几年后这个男人却告诉她,他爱上一个女人了,那个女人排在他的工作之前。

  她,罗咏思,一个被池曜曦排在工作之后的女人;她,俪梦姮,一个被他排在工作之前的女人。这清楚的表示,对池曜曦而官,俪梦姮比她重要得太多!

  “我的确不懂你的转变,如果你真的有你自己认为的这么爱她,为什么还能对我这个前女友这么关心?别的男人也许会,但我所认识的池曜曦不会是这样友善的人,你这个人一向是断就断得干干净净,哪来的什么过往情分?”池曜曦的性子冷,对女友都淡淡的了,何况是前女友?

  “一开始,我的确想把你抢回来,你们婚姻的问题给了我介入的机会,你对我的关心也是我信心的来源。毕竟当年我们分手算不上愉快,小威的事还带给你很大的困扰,你得知我进鸿力不将我扫地出门就不错了。还对我好?这怎么可能,而这背后的原由,除了你还对我有心,我想不出任何理由。”

  有件事他曾经答应某人不提,可是,谁才是对她好的人,他觉得有必要让她知道。

  “老实说,如果后来我没有喜欢上梦姮,或承诺了一些事,你进鸿力,我恐怕会如你猜测的一样想办法让你灰头土脸的滚出鸿力。”

  “承诺谁什么事?”

  “凤钧在你进了鸿力后,曾经打电话给我,请我好好照顾你。”

  罗咏恩瞪大了眼,好一会儿才像急着掩饰什么似的说:“他不必这样做。”

  “就是早猜到你必定不会领情,他才偷偷的拜托我。我承诺过他,这件事不让你知道,只是我实在看不惯你老是分不清楚谁才是真正在乎你的人。”

  “……外头的人都以为离婚是我提出的,其实,是他。”她闷闷的道。

  “都破产了,和你切割,也许只是不希望你和他一起吃苦。”别人他不知道,但这个和他有过十多年情谊的好友,他自信对他有一定的认识。

  罗咏恩突然想起近日来,一直在她心里发酵的话——

  自私也要有人在乎才自私得起来。咏恩,无法让你开心,我也不做那个让你困扰的人。

  她的前夫在离婚前夕说的话一直深烙在她脑海中。

  他以为他的自私没人在乎,于是他只能放手成全。他以为不让她吃苦,成全她的自私就是他对她的在乎吗?可那时的她其实是希望他能自私的留下她的。

  真好笑!她常在心里窃笑池曜曦和俪梦姮的愚蠢,弄不懂对方真正想要的,原来她和刘凤钧也犯了同样的错。

  池曜曦看了眼罗咏思眼眶带红的复杂神情。她看起来也不是全然不在乎嘛,这一对的复合似乎有谱!

  他的手机忽然响起,他看了一下号码后接起。

  “喂?小马,什么事?”这么晚了除非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否则小马不会打电话给他。

  他静静的听着小马陈述着。

  “……离婚?他们怎么知道?嗯……好,我知道了。”结束通话后,他看了罗咏恩一眼。

  “发、发生了什么事?”

  “八卦杂志似乎知道我和俪梦姮离婚的事了。”

  “……我没说。”

  “我知道。”时间点不合,那些八卦狗仔可能早就盯上他们了。唉,他们无孔不入的能力用在其他地方多好。

  离婚这事被挖出来其实是迟早的事,早在老爸和老妈出现在公司时他就有预感,和梦姮去旅行以“粉碎”流言,他也只是顺水推舟。

  他看重的绝对不是借由这旅行装恩爱给别人看,而是他和梦姮多出了时间可以好好相处。

  只是八卦狗仔为什么还问:知不知道俪梦姮另结新欢,近期内好事近了?

  她有什么新欢?有吗?

  但刚刚小马丢出一个令他极度忌讳的名字——曾德勋!八卦杂志恐怖的地方就是不经意投下令人防不胜防的震撼弹。

  这颗炸弹这回投在鸿力,在保守的池家轰出了大洞,也为鸿力经营权的转移投下未知数。

  离婚就一般的夫妻而言不就是两个人的事,再了不起不过是两边的家人知道,更或者是两边的亲朋好友知晓。

  可池曜曦和俪梦姮的离婚却上了八卦周刊,两人的结婚相片还被做出撕裂效果,大刺刺的放上封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