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咏恩,此时只有我们两人,有些话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候说,不,应该说,有些事我以为我们有足够的默契,可显然的,是我高估了。”

  罗咏恩一时之间也猜不透他要说什么,可心跳的频率却失了速。

  他看着她说:“我和你只会是朋友,一丁点发展的可能都投有。我这个人一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假戏真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当初想试探梦姮的心,请求你配合我演出暖昧情刺激她,对于这件事我一直没跟你道歉,说真的,即使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而不可思议。”

  “我说过,我不在意。”

  “你的不在意,如果是建立在为朋友两肋插刀,我真的很感激。可是,如果是别有用心——”他看着她,忽然笑了。

  “我相信咏恩一直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想不会做什么吃力不讨好的事。”

  “曜曦,你知道了什么?”

  “外头有不少耳语,我当是我们之前演出的余韵,有些事我也当做以讹传讹的失了真,不是事实。”罗咏恩是聪明人。

  这样说她不会不明白,正巧供衣机运转的声音停了下来,池曜曦起身。

  “我看外头的雨势没这么大了,我得回去了。”

  “曜曦。”

  池曜曦看着她,等待下文。

  “我……我很后悔,后悔多年前的选择!和小威的父亲结婚后我就后悔了,为什么不坚持一点,为什么这样懦弱,只因为有个男人对我好,我就放弃了你。即使一直到现在,我仍不断的自责,当年为什么这样轻易放弃你……”

  “所以?”

  “你知道我为什么进鸿力?因为我想要让我的遗憾不再是遗憾,可惜的是,你结婚了。”

  “原来我找你演出是自投罗网?”

  “因为那件事我发觉你和俪梦姮之间一定很有问题,你们也许喜欢彼此却不够深刻,重要的是,过度小心翼翼,只想讨好对方的结果就是变得阴阳怪气的不像自己。情人的心何其敏锐,这些就她看来反而是你心不在焉的反应。”她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情况,但她只要知道他们的感情很脆弱就行了。

  “所以,我忘了带手机南下的那一回,梦姮的外婆受伤住院通知我,你就利用机会搞破坏?”当时他没多想,后来冷静下来,他打电话问过老妈,当时梦姮的外婆跌倒住院,是谁联络她的?

  老妈说是照颐老人家的那个外佣,外佣用很蹩脚的中文说太太心情不好,一直在哭,后来她又问了一些事情,只是外佣中文不好,有点鸡同鸭讲。

  那个外佣没道理跳过他而直接找上他父母,一个觉得“不知道哪里出问题”的想法让他在两天前终于联络上梦姮的手帕交罗泽香,其实这电话他早在之前就打,可罗泽香出了国,前几天才回来。

  他终于知道,梦姮为什么在那件事发生没多久就提了离婚。

  那时的她是心力交瘁的吧?外婆的事够令她无助了,在那当下还发现丈夫“外遇”,更选在结婚周年纪念日摆明要摊牌!

  那时的她怎么想的?放了自己也放过对方?离婚是她当时唯一想到,能为自己换取呼吸空间的方式吧?

  每每一想起那时候她所承受的,他就心如刀割。

  他几度在公司遇到罗咏恩时都想找她好好聊聊,可某张清秀的脸浮现在脑海时,他的气又消了些。

  罗咏恩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毕竟见过世面,她很快又恢复镇定。

  “你怎么宁可相信一些人胡言乱语也不肯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不是那些人所说的那样!”

  “你方才不也承认对我旧情难忘?”池曜曦语气始终淡淡的。

  “交往多年,即使对你的性子不是全盘的认识,也算有相当的了解。你是那种只要自己觉得想要,即使东西是别人的,一有机会还是会抢过来的女人。”

  “我也记得,你说过我们这点很像。”

  “强势的特质很像,可本质却还是不同,爱情方面你只要是想要就会不择手段去争取,我却是需要才会动手。”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很聪明的人,可在爱情方面,却是爱上了梦姮后才知道,他其实很呆、很笨。

  真的爱上哪来的自信满满?在那种猜不透对方要什么,自己又应该给什么,好像怎么做都不对、怎么给都不足的情况下,哪来的信心?

  也是爱上梦姮后他才知道想要和需要是不一样的,想要只是一种贪欲,需要却是失去了会使生命的某部分空了,无法前进,甚至难以割舍。

  梦姮对他就是“需要”的存在,罗咏恩当年却是以着“想要”而走向他,也因为这样,当年他放弃一份感情才会舍得如此快。

  想要和需要更贴近情感的形容,其实就是喜欢和爱。

  喜欢感觉上就像……生命的旅途中他遇到了一个美好的事物,可能会多看几眼,甚至短暂伫足,就仅止于此。爱呢?却是无法释手,怎么样也非带走不可的美好,失去了,完整的生命将有一角如何也补不满。

  他发现了自己对梦姮的感情不只是喜欢。

  而罗咏恩,他也不是她“需要”的那个人。有时明白想要和需要是一段蜿蜒曲折的过程,抑或自己早发觉了,只是抵死不承认。

  小威像极了某人,他不只一次看她看着儿子时露出思念的表情,她儿子都在她身边了,她在思念谁?一切不言而喻。

  罗泳恩看着他冷笑,“如果不是对我有几分的情意,以你的个性,对于分手多年的前女友,即使对我进公司没意见,只怕也会装成陌生人一般。可是我感觉出你对我的关心,时不时的问我有没有需要、小威好不好?难道你除了需要俪梦姮,也需要我?”

  池曜曦不怒反笑,“咏思,我们早就结束了,早在多年前你想婚,而我不想那么早婚,你转而搭上我最要好的朋友时,我们就结束了。”他不再去计较罗咏恩对前后任男友的重迭时间有多长了,他打算原谅就不会去追究,更何况,他早就不在乎了。

  “我不相信!”池曜曦对她的关心她感觉得到,男人会对多年前疑似劈腿而分手的前女友表示关心,这不是爱是什么?

  池曜曦不理会她,起身想去拿回自己烘干的衣物,罗咏恩却忽然由身后抱住他。

  “咏恩!”

  “你就算现在不承认爱我也没关系,假以时日,你会找回我们当初的感觉!”

  “我有妻子。”

  “你们离婚了,不是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