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家里的多种几年,它也能长得那么大,先决条件是不能把它养死。”说到这个,她想起了一些香草的养护方式,以后那些植物要靠他照顾了。

  “……香茅不怕水,其实它在半日照以上的环境可以比全日照长得好一点;熏衣草的花季在冬天,所以秋季的时候要记得供给养分;迷迭香……”

  “奇怪了,这些植物你照顾得好好的,干嘛一副要“托孤”的样子?”他皱眉。

  俪梦姮笑了出来,“我不在,这些当然要你照顾,别又养死了,买新的回来蒙我!”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怪?像是要远行,在叮咛着什么……”

  “你想太多了。”她笑了。

  “不过,要跟你请一段时间的假倒是真的。”

  “请假?”池曜曦如临大敌的坐直了身于。

  “外婆她被说要到美国去了,去之前她有些东西要买,而且想到她一些朋友的住处走走,这一趟下来,只怕没十天半个月完成不了。”她说着顶先想好的说词。到奖国后她再请泽香替她寄出辞呈,那时大势已定,任他再反对也没用。

  池曜曦看了她一眼,沉着脸没说话。

  “小马对于秘书的工作已经驾轻就熟,能够独当一面了,我不在影响不大。”

  “谁说的!”

  “他有哪个部分你不满意?我走之前再好好训练他嘛。”小马的学习能力强,她对他很有信心的。

  “你能再训练一个俪梦姮给我吗?”他赌气的问。

  俪梦姮一怔。这句话是否在告诉她,在他心中她是独一无二的?很讶异他会对她说这样的话,不管是不是只是为了给她一场美梦说的甜言蜜语,她都很开心。

  池曜曦以为她生气,缓下语气说:“秘书的工作当然有人可以取代,可是这世上俪梦姮就只有一个,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谢谢你看重我。”

  他退了一步,“就一个星期,再多不行。”

  “好。”

  ﹡﹡﹡

  雨势很大,傍晚时分只是天气转坏,没想到后来会下这么大的雨,台风过门而不入,可外围环流带来的雨最还是不容小舰。

  池曜曦和罗咏恩淋得一身湿的回到后者家中。

  池曜曦奇怪的看着公离里明显没人在家的样子。

  “你不是说保母说小威发商烧,要你回来带他就医?”方才他要下班,在走廊上巧遇罗咏恩,她焦急的说小孩生病,他能不能送他们就医?

  这种涝沱大雨的天气很难拦得到出租车,这种小事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可来到罗咏恩家却没看到小孩。

  罗咏恩洋装着打手机,不一会便说:“保母说她带小威看过医生了,吃了退烧药,目前逐渐恢复正常体温。外头雨势大,那家医院在她家附近,她明天再把小威送回来。”

  “这样啊,那我先回去了。”

  “你衣服全湿透了,这样很容易感冒,你先去冲个热水澡吧,我先把你的湿衣服拿去供干,大概等外面雨势变小,你的衣服也干了。”

  池曜曦看着外头像倒水般的大雨,点点头。

  “也好。”有些事他也一直在找时间告诉罗咏恩,这个时机不错。

  罗咏恩给了池曜曦一会棉质的休闲服,好换下一身的湿衣服。

  二十分钟后池曜曦打开了浴室门,没在卧室逗留直接走到外头的客厅,入眼的景象令他皱眉,他有些讶异的看着罗咏思仅穿浴袍坐在沙发上,浴袍本身并不暴露,但衣襟交迭处过松,让她雪白的酥胸隐约可见。

  桌上放了瓶开好的红酒和两个杯子,她笑看着池曜曦。

  “这种天气适合喝一点酒暖身。”

  池曜曦走过去坐了下来,却拿起冷水壶在靠近自己的空杯中倒了一杯开水。

  “如果你没有忘记,我只在特定的日子喝酒,而且,让我可以喝得放心的人今天正好不在,我喝开水就好。”

  每年的几回放纵自己的日子,俪梦姮总是在身边,他知道自己可以喝醉,因为有她会照顾他。

  不知道她现在的行程到哪里了,还打算陪外婆玩几天?这几天她不在,他好寂寞。每天都要小马把行程排得越紧越好,一向不太参加婚丧喜庆的他,短短四天参加了一个丧礼、一个婚礼和一个小孩的满月酒。老爸老妈在满月酒的场合里看到他,表情惊讶得像是看见猪在天上飞。

  以往还不觉得没有梦姮的日子难过,他在工作上倚赖她,可私人情感上几乎没什么特别交集,因此她请假回美国看家人时,他会想她,却不是思之欲狂。

  一直到最近,两人越接近越亲密后就越觉得自己不能没有她。

  一个星期他却度日如年,每天晚上在日历上打叉叉时都很开心,又过了一天,表示距离见到她的日子又接近一天了。

  而且他还下定决心,下一次绝不让她离开自己这么多天。

  罗咏恩娇笑,“你的人生太过严谨,太无趣了。”

  池曜曦对于她的批评不以为意。他的人生如何跟不相干的人有何关系?只要他在意的人不要觉得他无趣就好。又啜了口冷开水,他突然说:“你的开水不好喝。”

  罗咏恩怔了一下。

  “开水不都是这样?”

  “你可以种植一些香草植物,像左手香、薄荷、香茅……把这些摘几叶放进水中煮滚放凉,味道就变不同了。”他一面说,还一脸得意。

  池曜曦是遭到外星人控制吗?以前他根本不会去往意这些的!这个倒是令她想起,上一次公关主管在办公室里还半开玩笑的说,怎么问我好喝的酪梨牛奶怎么打?这是不是在暗示我们鸿力集团将涉猎食品饮料市场?她警觉反问:谁问的?主管回答是总裁问的。

  据她所知俪梦姮爱喝酪梨牛奶,池曜曦问“好喝的酩梨牛奶怎么打”,这之间有何关联不言而喻!

  秀丽的眉宁整起,心里的妒意像是要溢满出来。池曜曦和俪梦姮的感情有这么好吗?还记得不久前他们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还离了婚,何时发生这样的逆转?

  她冷冷的说:“……是吗?以往的你不太喝开水的。”

  “人都会改变。”

  “以前的你不会为任何人改变,只有别人为你改变的分。”

  “我还是不会为谁而改变自己,而是为自己而改变,前者是为了讨别人欢心,后者却是为自己开心。”

  这样的话听了真的很刺耳!

  “我看到的是你为了俪梦姮改变太多了,这样好吗?”

  罗咏恩的表情令人玩味,她不是开玩笑、不是摇着头嘲弄,而是深深的不以为然,妒意更是毫不加掩饰。池曜曦平淡道,“我觉得自己是开心的就是好,别人的感觉好不好,我一点也不在乎。”

  “那个别人也包含我吗?”她以为在他心目中她是不一样的,起码他们曾经相爱多年,起码对她而言,池曜曦也是不一样的。

  “除了我和梦姮外,其他人都包含在别人内。”

  “可是我……”

  “感情是我和梦姮在谈的,即使你是我的朋友,也没有干涉的空间。”

  罗咏恩察觉到他的讥诮,她收敛一下态度,“这个当然,只是……”

  发觉她的情绪转变,他猛地一凛,有些事情他是不是看得太单纯了?

  其实打从罗咏恩出现在鸿力,不少流言斐语就常在他耳边绕。

  一开始他不以为意,因为演戏给梦姮看的那段时期,这样的耳语不出现,怎么能达到他要的效果?可后来,这样的八卦传言仿佛越传越凶,没有随着他和罗咏恩的“对手戏”结束而消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