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将车子熄火,池曜曦绕到另一头替她开门,她没有反抗的下了车。

  搭电梯上了楼,他刷卡进门,俪梦姮一踏入屋中便嗅了口熟悉的空气,然后忙着跑到阳台去看她的香草植物,原以为会看到的惨状居然没发生,那些植物显然被照顾得不错。

  “你以为会看到尸横遍野的状况?”池曜曦倒了杯果汁给她。

  俪梦姮轻道了声谢,把杯子接了过来。

  “你把它们照顺的很好。”

  “没你想象中的好,你说搬就搬,连浇水要怎么浇都没说就走,我摸索得有点辛苦,中间的那丛柠檬草就枯了几株,不知道是水太多淹死的还是怎样。”

  “你买了新的来补?”

  “毕竟是你从种子养起的,死了很可惜。”事实上是……看着那植物枯死,他感觉像是她曾在这里留下的点滴也逐一消失似的,那种感觉让他不自觉的焦虑了起来,他才到花市买了柠檬草一一补上。

  俪梦姮深深看了池曜曦一眼。未来的女主人开不开心比较重要吧?她更加弄不懂他了。她啜了一口果汁,有些讶异的看了下杯里的内容。

  “酪梨牛奶?你买的?”

  “除了买,我不能自己做吗?”

  “你?”

  “怎样?不就是把一堆你不爱的东西加在一块交给果汁机去处理就好了?说实话,好喝吗?”

  俪梦姮笑了。

  “不当总裁后你可以改行去卖酪梨牛奶。”

  光是想象那画面,他们两人对看一眼,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彼此脸上有着久违的轻松笑容,进屋子前的紧绷情绪暖和下来。

  池曜曦说:“希望下一次的旅行,最后有什么话要告诉对方,你除了我的一堆缺点外,也多少注意一下我的优点。”

  俪梦姮怔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她笑了,有些甜的感觉中泛着心酸。

  “我们找个时间再一起去旅行吧!”

  她但笑不语,她不做承诺不了的事。巧妙的岔开话题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上一趟旅行想告诉我什么?”

  “有些话开口是需要时机的,错过了还得等下一次机会。”他牵着她的手来到客厅,沙发旁有个未拆封的包裹。

  “本来以为你回北部很快就会搬回来,我还特地要对方隔天晚上寄到,让你亲手收呢。”

  “什么东西?”

  “拆开来看。”

  俪梦姮小心翼翼的拆着包装,直拆了三层包装才看到内容,她一愣之后开心的脱口而出,“是那个我们一直套不中的幸福娃娃!”

  “小姐,一直套不中可以省略吧。”

  “你在哪里买的?”她很开心。

  “我们在哪里发现它,就是在哪里买的。”

  这些事他是什么时候做的?只是为了她说喜欢娃娃幸福的笑吗?突然,她想起罗咏恩说过的话——

  那个男人对于真心喜欢的女人从来不会甜言蜜语那套,可他在利用人的时候,他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你活在他为你精心打造的美梦里。

  俪梦姮看着池曜曦,轻轻的开口,“谢谢你,这礼物我很喜欢!”她拥抱住他。

  他敏锐的察觉这个拥抱带着某种情绪,却非是喜不自胜。

  “梦姮?”

  “没什么,只是很感动!”没来由的心酸令她红了眼眶。

  “嘿,你知道吗?当一个人清楚知道另一个人的缺点,有时候并不是因为讨厌他。”

  “不然呢?难不成还喜欢吗?”

  俪梦姮还是笑了笑,没给答案。

  “明天你有空吗?”

  “干嘛?”

  “我们去约会吧。”这就是约会吗,怎么和他预期的不同?!

  一个三十三岁的男人和二十几岁女人的约会不是该很浪漫、有点都会、充滴时尚吗?结果,他盼了半天的约会是在不按牌理出牌中度过。

  让他想想,这越奇怪的约会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的……

  俪梦姮上了车就问他什么时候赴美念书?他回答国中毕业后才出去。

  她说了句“太好了”,然后两人就开着车从他念过的幼儿园、国小和国中一一探访。

  幼儿园里多了许多游乐设施,两人不约而同的选了荡秋千来玩。

  俪梦姮客欢迎风抛飞的感觉,她玩得又笑又叫,好不开心。长大后有大人的自觉,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玩了。一回神发现池曜曦中规中矩的坐在秋千上,似乎不敢荡太高,后来才知道他怕高,当然,最近常被她取笑的他又被取笑了一番。

  第二站到国小,池曜曦带她去后头的运动场,没有活动时运动场是不对外开放的,池曜曦却带着她熟门熟路的爬小墙进到里头——他们成为“偷渡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