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最后一日在海边,他想对她说,后来却因为恼怒而没出口的话究竟是什么?她忍不住想。

  “看起来俪秘书上星期过得很愉快啊,连发呆都还微笑着。”有人也买了杯咖啡她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俪梦姮回神看着一旁噙着冷笑的罗咏思。老实说,她一点也不高兴看到她,起身打算离开。

  罗咏恩说:“别急着走,有些事我觉得和你说清楚一点比较好。”

  “我和你好像没什么好说的。”

  “我只是好心的想劝你……”罗咏恩故意打住不说。

  好心?她对她从来就不安什么好心!俪梦姮等着她开口,说真的,她也很想知道事情都弄成这样了,她还能劝她什么?劝的内容又是什么,让她好意思自称“好心”。

  “别对曜曦抱持着太多幻想,我很怕你会再度受伤!”

  俪梦姮冷笑,“罗小姐,这些话由你来说真的很奇怪。”这样的话不通常是正妻拿来劝退小三的吗?

  “为什么会奇怪?得到男人情感的女人用来规劝那些得不到的女人,这话由我来对你说再合适不过。”

  俪梦姮的脸色变了变。

  罗咏恩接着说:“那个男人对于真心喜欢的女人从来不会甜言蜜语那套,可他在利用人的时候,他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你活在他为你精心打造的美梦里。”

  “他能利用我什么?”俪梦姮冷谈的开口。

  罗咏恩笑了,神情间有着同情和嘲讽。

  “对于前妻,一个男人为什么得花时间在哄他舍弃的女人身上?你不会天真到以为像他这样果断精明的男人,离了婚才忽然发现自己深爱着前妻,想努力追回她吧?那种事只会出现在小说或电视剧。”

  她知道她和池曜曦离婚?!俪梦姮讶异,随即又想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夫妻离婚,那个介入者通常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发生这种事她不意外,可是一想到池曜曦也许像“献宝”一样的告诉罗咏恩他们离婚的事,只为了让她早一点安心、早一点开心,她还是感到难过。

  这样会影响到经营权完全转移的大事,池曜曦对自家父母都保密,罗咏恩却知道,由此可知,池曜曦有多重视、多么……爱她。

  深呼吸,俪梦姮努力的不情绪化,开口问:“你想说什么?”

  “你知道池家家风保守,要得到完全的经营权,个人形象很重要吧?在获得支持前,他不能失去你这个贤内助啊。”

  “既然这样,他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签字?”

  这也是俪梦姮不明白的地方,离婚是她提出的,当初太多事加在一起,她痛苦到只能忽到自己而无法替他想到其他层面。

  但是池曜曦不是呆子,不会忘了当初娶她的原因,相信极为想取得完全经营权的他,再怎样也不会轻言离婚。

  离婚不是单方可成的事,只要一方不签字,即使分居也离不了婚。

  而当时得知池曜曦离婚的消息罗咏恩也很讶异,一如她当初得知他闪婚,娶了自己的秘书一样。

  就她这前女友对他的了解,这个男人一向事业至上,可是,若真要是为了不成文的家规而娶妻,他早该在三十岁前就娶了,不必到了三十二岁才被逼婚。也就是说,如果他没有对俪梦姮有几分意思,即使家规横在眼前,他也不会将就着结婚。

  当初以上都只是她的猜测,可后来他为了试探“冷淡”的妻子,竟利用了她,这更加证实他对妻子缺乏安全感。像他这样自信而骄傲的男人需要去试探妻子对白己的在乎,可想而知他想牢牢抓住她的渴望。

  一个事业至上,从不花心思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一反常态的想抓住某个女人的心,她真的不愿意去想,池曜曦究宽有多爱俪梦姮。

  而俪梦姮呢,女人看女人最准,她对池曜曦也绝不是像池曜曦所感觉的那样不在乎。

  两人都喜欢着对方,也成为夫妻了,照理来说感情应该是水到渠成、一日千里,为何反而越来越生疏?那就表示两人之间一定有问题,这也是当初她一点也不介意被利用的原因。

  如果被利用可以为自己带来机会,她很乐意!

  几次事件她不过是顺水推舟,他们夫妻俩就误会加剧到难以收拾,可见他们的感情不过如此,她也本以为事情的发展都在她的掌控中,接下来只要将全副心力放在池曜曦身上,相信她很快可以拿回当初原属于她的位置。

  没想到后来情况却一再失控。

  罗咏恩十分痛恨这种事情无法掌控的状态,深吸了口气,她对俪梦姮说:“因为……那段时间我常和他吵,如果他不和你离婚,我就会离开他。”

  也就是说,她的离婚协议书只是递得比较快,要不然,也许再隔不了多久,她也会被逼着离婚,是这样吗?俪梦姮大受打击,一直以为池曜曦是个工作第一的男人,原来当他真正动心时,事业也可以排在爱情之后……

  “既然他都签字离婚了,也算是给我一个交代了,所以,要和你这位前妻上演一出“贤伉俪”的戏码给别人看,好获得另一半的经营权,我当然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

  她原先也这么推测过,可经由罗咏恩说出,心像被重击一拳似的连呼吸都不顺杨,她力持镇定道:“你倒是挺慷概的。”

  “我清楚我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旁人无法取代的,他能为我做到这样,有些事我就不那么计较了,倒是你……”

  “你不必试图劝我什么,我有我的主张,不会因为旁人说什么就左右我的想法。”这女人仗恃若池曜曦对她的宠爱,态度还真是嚣张,也不想想即使她和池曜曦离婚了,她也还没扶正呢,而且再怎么说,她也是介入别人婚姻的女人,竟半点愧疚也没有,这小三真的好强势!

  但她强势,自己就得任她欺负吗?俪梦姮原本还想,婚姻中出了问题,不见得全是第三者的错,夫妻之间必是有了让人介入的空间。

  现在面对着罗咏恩,她发现自己是不是犯了过于自以为是的错?她的不迫究、不捍卫是不是给了人错误的印象,以为她软弱可欺?

  罗咏恩冷哼道:“我怕那几天的假期你过得太愉快而忘了现实的残忍。”

  俪梦姮冷着脸说道:“那也是我的选择。”

  罗咏恩眯了眯眼,“很多人对于自己的选择常在事过后感到后侮。”

  “你这么好心的想规劝我,但我听来怎么反而像怕池曜曦被我这前妻抢回去?”

  “你哪来的自信?”

  “我一向很有自信,只不过在爱情面前因为不懂得拿捏而把头压得太低,不小心让某些人以为我极度懦弱。”有些事现在才计较也许有些晚,可是,为自己争口气永远不嫌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