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就这三天两夜,扮演好我的妻子。”

  俪梦姮讶异得说不出话。这算什么?都离婚了才要她扮演好这样的角色?!压抑住心里的激动,她轻轻的开口说:“有人说人生像个舞台,在不同的场幕你演的角色也不同,有时是别人的女儿、有时是朋友、人妻……随着角色不同,和你对戏的人也不同,清楚自己演的角色才能把角色演好。”

  “我一在以为自己是个诠释角色的高手。当我是我爸妈的女儿时,我是个乖巧的孩子,当我是个秘书时,我是个能跟上上司脚步的伶俐助手,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却始终进不去池曜曦妻子这角色,所以,别再浪费这三天两夜了。”

  “不只是你,我也没把俪梦姮丈夫的这角色诠释好,所以,有机会演好它,我得把握。”

  池曜曦着她的眼神里像隐含着情愫,她却不敢多注视。他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提议?这样一来,她算什么?他现任的女友罗咏恩又算什么?

  “你酒后乱性的事,我这受害者可还没向你这肇事者寻求补偿呢!”

  又来了,这男人好像很习惯威胁她!

  “你到底……”

  “到底怎样?”

  池曜曦的表情真是又可恶又……可爱,她的心跳得好快!这个前夫明明对她很冷漠,她也做好心理准备放手了,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刻她还是会觉得他可爱?

  喜欢上一个人果然不是说讨厌就能讨厌的,感情之于她就像放风筝,线放出去是慢慢放,收线也是如此。收得太快不见得是好事,心理状态没有完全整理好就像风筝线收得过快容易纠线打结。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池曜曦的生日了,之前的生日他在国外出差,她手中的礼物没能送出,今年他向她要礼物,要的礼物也不难。

  这也许是她最后一次能送他礼物了,就纵容他的任性,也纵容尚未收回感情的自己吧……

  “干嘛不说话?生气了?”

  “我又不是你,动不动就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她宽然会想到被池曜曦轰出办公室的那些人,在那些人被撵出去的当下,她可是都一脸严肃的,如今一想起来才发觉自己忍功了得。

  因为此刻不必忍,俪梦姮笑了出来,一笑不可收抬,笑得前俯后仰,几絮不乖的发丝落在颊上,池曜曦伸手替她拨到耳后,顺着她的发轻抚着,彼此的视线胶着,他的脸凑近、再凑近……最后唇压贴上她的。

  俪梦姮的心一下子跳得好快,池曜曦在吻她?她再也笑不出来了。

  “你……”

  “你又不是我,不会动不动就生气。”他退开后,笑得很故意。

  俪梦姮对于他那活似猫儿偷到腥的笑容无法生气,被“偷香”的她心跳还在失速中,脸也还红个通透。

  “现在吻你,会不会被你讨厌?”

  “都吻了才问这个会不会太迟?”她喜欢他的吻,才一个吻就令她好眷恋,这越旅行实在太危险了!可奇怪的是,她不害怕,反而有点期待。

  因为这也许是她仅仅能把握住和池曜曦独处的机会,她不想想太多,一切顺其自然、顺着自己的心意。

  “喂,你进不去池曜曦妻子的这角色和我无法扮演好俪梦姮丈夫的角色的原因,会不会都是因为我们顾忌太多?”他一面说,一面温柔的亲吻着她,然后他忽然说:“你迷上的那部大仁哥的电视剧我把它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俪梦姮脸红心跳得快无法思考,可仍对不看电视剧的池曜曦会去看偶像剧感到认异。

  “为什么?”

  “我问过你,大仁哥为什么爆红?你说过,大仁哥是多数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对象。”会这样说也就意味着俪梦姮也钟爱那一型的吧,但他曾经朝着那方向努力,后来却发现,他和剧中人物的个性完全不一样,他不可能成为他,硬要削足适覆的结果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然后呢?”

  “那个男人是圣人,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剩男”,我比较适合当坏男人,机会自己找,想喜欢的就去喜欢、想得到的就去得到。”池曜曦再度吻上她的唇,不再浅尝即止,而是火辣辣的热吻。

  这个深吻乱了彼此的呼吸、心跳,俪梦姮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样的情景她幻想过多少次,可真正发生时她却手足无措的笨拙。

  池曜曦在她身上点燃一簇簇爱火,在俪梦姮眼神迷蒙之际略抬起身看她。

  “梦姮,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喝醉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就告诉你,这回别再忘了我们欢爱的经过,身为男人被这样对待,说实话,不是件太愉快的事!”

  原来……他之前说的“不愉快”是指这个吗?她的思绪到比为止,池曜曦进入了她,以着原始的节奏带领她领略香艳风情。

  ﹡ ﹡ ﹡

  急促的喘息声一声比一声重。

  “池、池曜曦……”俪梦姮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香汗淋漓。

  “快点,慢吞吞的,没力啦?”池曜曦优哉游哉的开口。

  俪梦姮恼火了,“喂,你是不是男人啊?这是上坡欸,哪个男人会叫女生骑上坡!”她不当笨蛋的停止了踩脚踏车的动作。

  协力车立即往后顿了一下,池曜曦马上接力的加把劲往前踩,风扬动他的发,他爽朗的大笑,“我说要载你,你就说自己骑脚踏车骑得多好,自己猜拳输了又逞强的说愿赌服输,现在累得骑不动了,又骂我不是男人。小姐,你很不好伺候耶!”

  “我怎么知道这路线会一直往上爬坡。”坡度虽缓,可一直在上坡,谁受得了?累~真的好累!她有多少年没这样运动了?

  “一开始撒娇认输不就得了?”

  “一开始就认输的话,什么时候才会赢?”

  “啧啧啧,你真的是枉为女人了,在男女关系上,女人呢只要学会低头就是赢的开始,枉费你生得这么妩媚,这招学起来,保证用处多多!”

  “不要,太假了,一点也不像我。”啥,说得好像他有多了解女人似的。

  “就因为这样效果才好。”

  协力车骑经过一个摊贩,小货车上载了滴满一车的椰子,他们买了一顺,请老板挖了个洞、插了根吸管就喝了起来。

  这条路是沿着海岸线建的,一边是山陵级坡,一边是漪蓝大海,此时正值太阳西下的下午五、六点之际,太阳不烈,海风清凉,很适合骑脚踏车或散步健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