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经营权一半还在我手上,而你也清楚名义上是在我手上,监督的人可不少。你在经营上的确出色,可也树敌不少,不管是赞同你,或是反对你的人都盯紧我这一半的经营权。你处理中部厂房的事明快正确,我是有意交出来,可却又有一些风声干扰着。

  “咱们池家不是由商发迹,近三代前的祖先都是学者,更早甚至是清代进士,这样的门第最重品格名声,一有丑闻那是不得了的事。”他语重心长的说。

  “欸,说得这么严肃吓到孩子了!”池失人急忙打回场。

  “这是朋友开的饭店招待券,你们俩前些日子在公私事上都发生一些事,结婚周年都没能好好过,这是我和你爸爸送的礼物,跟朋友知会过了,这几天正好又有国定假日,好好去放个假吧。”

  池曜曦收下了招待券。

  池志仁夫妇在办公室又逗留了一下才离开,而俪梦姮一直等到他们离开后才说:“我们离婚的事他们不知道?”这样的大事即使不对外公布,自家人,尤其是自家父母怎会不知情?

  “一如我们离婚的事你外婆知道吗?”他说:“你担心她的反应所以不敢说,我也有自己的考虑。”

  他的考虑?俪梦姮忽然懂了。当初池曜曦心急着在短期内找到结婚对象,就是不想让那些长辈拿三十而立的事来挡他取得经营权。结婚满一年,这一年是池曜曦获得完全经营权的重要关键,他怎么会容许在这事情上出错?那么,之前他又为什么要答应离婚?这绝对不是精明的他会做的事。

  他们到底算离婚了没?

  算了,早离晚离池曜曦不会不离,有了心爱的女人,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不会一直委屈着女方。

  只不过……他在公司的形象是否会受影响?外遇对他的形象还是很伤!

  池志仁夫妇今天会亲自走一趟,想必也是担心儿子真出了事,影响近期经营权的完全转移。

  父子毕竟是父子,再怎么不和,紧要关头仍是关心着对方的。

  俪梦姮不禁也有点忧心,她和池曜曦离婚的事,会不会哪天真的被有心人挖出来?那池曜曦怎么办?事业对他的人生而言无疑是摆在第一位,他这么全心全意在事业上,如果因为这件事让经营权的转移出现变故,他会恨死自己吧?怎么办才好?

  她怔了征,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没救了,都什么时侯了还在担心池曜曦的事。

  见俪梦姮不说话,池曜曦说:“我爸妈不是那种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会草木皆兵的人,想必有什么来像得知我们的状况。”他看了下桌上的招待券。

  “送券只是一种手段,目的还是在看着传言是否属实。”

  “接下来呢?”

  “见招拆招啰。”

  “你的意思是他们还会来?”

  “事必躬亲的紧迫盯人法不是什么好招数,这年头只要有钱,多的是热情帮忙的人。”

  俪梦姮秀眉皱了起来,眼露狐疑的看着池曜曦。

  “总之,回去整理一下行李,下班后我们就直接出发吧!”

  “去哪儿?”

  “人家都把招待券亲自送过来了,收都收了,当然得要使用喽。”

  俪梦姮怔了一下,“我们已经离婚了,一起去渡假不是很奇怪?”

  “你喝得醉酸醉跑来我家,对我霸王硬上弓就不奇怪?”

  “你……”这人怎么像逮到了她的小辩子,就什么都得拿这事出来说一说、扎一扎她?

  “当然,去不去随你。东窗事发,你觉得会没有声音往你外婆那边去吗?”

  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罩门在哪里,时不时的拿出来提醒她一下。不过,这事真的答应下来会后患无穷,难道他们以后要长期的扮演假面夫妻?

  她怕!怕继续和池曜曦纠缠下去,她离开的动力公越来越薄弱。俪梦姮为难的皱起了眉。

  办公室内的池氏小夫妻对峙着沉默无语,外头的池氏老夫妇则往电梯方向走,池夫人突然问:“你瞧那事是真的吗?”

  池志仁脸色阴沉沉的。

  “无风不起浪!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这浪打到那些媒体去,那问题可就大了!”

  “可,我瞧那对小夫妻互动还算正常。”

  “媳妇的脸色挺僵的,又像是在压抑什么,至于那小子,他脸上一向像覆了一层石膏似的没什么表情,什么时候可以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事实了?”

  “可离婚这事可是大事,曜曦再怎样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知会我们吧?”

  “哼,失斩后奏他可是个中好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