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深吸口气,她问:“那天晚上,我到底做了哪些失礼的事?”

  “你终于问了。”

  只是被池曜曦“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俪梦姮发现自己冷汗涔涔。

  “你……”

  “你要听哪种版木?一刀不剪的完整版,还是简单扼要的精华浓缩版?”那一晚吗?池曜曦还满感谢罗泽香把俪梦姮送到他手上。

  撇开一开始她吐得乱七八糟不说,后来的情况还挺像……咳……倒吃甘蔗。

  那天把各自清理干净后,他累了,而且时候真的不早了,虽然躺在一旁的俪梦姮醉言醉语的,他也由着她闹,想说闹累了,她就会安静,谁知道她忽然凑身过来,对他说:“……勾、勾引他!我要把池曜曦从罗咏思身边抢过来!”

  “勾引?”也就是……面对罗咏恩这情敌她还是在意的,是这样吗?他可以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吗?

  “你要如何勾引他?”

  勾……勾引?对!她要勾引池曜曦!俪梦姮脑海浮现曾在脑海中演练过无数次的遐思画面,太激情的勾引她学不来,但女性本能的温柔更胜无数演出来的激情。她贴近池曜曦,不断的吻着他、生涩而天真的挑逗着他……

  试问,哪个男人禁得起自己喜欢的女人诱惑?

  也许是他忍得太久,也许是俪梦姮醉得彻底,这场欢爱由柔情似水的温存开始,很快改由他主导,温吞的情火转烈,终至激情而野蛮。

  激情烈焰灼得俪梦姮娇喘连连,她不需要他温柔,他也不需要她矜持,纠缠的两人都抛开文明外衣,爱得淋漓尽致!

  他不想再去配合着俪梦姮的步伐,他喜欢一个人、爱不爱一个人有自己的方式和节奏,从今以后,他只听自己的,必要时,他也会让她只听他的。

  她喜欢的那种温柔温吞男不会是他,他曾经努力的想成为她会爱上的那种男人,但瞧瞧他们目前这是什么结局?

  只要俪梦姮心里有他,哪怕只有一点点,他都会不择手段的让她成为他的,让她真的爱上他,而想通了这些,他心情豁然开朗,一扫婚后以来的沉闷!

  池曜曦什么时候不耍冷,挑这种时候?!俪梦姮强迫自己冷静开口,“你只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就好。”

  一刀不剪的完整版?简单扼要的精华浓缩版?还有没有马赛克版、关灯版?

  “那天晚上……”

  俪梦姮屏气凝神,双眼聚精会神的看着池曜曦,心脏跳动的声音大到像长在耳朵旁。

  “身为男人被这样对待,说实话,不是件太愉快的事。”

  “这样?是哪样!”俪梦姮快哭了,感觉像点了牛肉面,里头却没有牛肉……不是啦,就是什么都说了,却没说到重点。

  “你的意思不是要点到为止?”

  这是连点都没点到吧?俪梦姮气恼,“没有再更清楚明白的吗?”

  “有,当然有!”

  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两人的话题只得先打住,而进来的人让俪梦姮讶异的怔了一秒,这才开口,“……爸、妈。”

  池志仁夫妇向她一颔首,然后池志仁看向儿子。

  “爸、妈,怎么有空来?”

  “想说好一段时间没到公司了,和你爸用过早餐后就过来了。”池夫人温婉的笑了笑。

  比起妻子的拐弯抹角,池志仁直接多了,清了清喉咙,他开门见山的说:“最近有个奇怪的风声,说你们夫妻俩闹得不太愉快,你妈咪不放心,非要过来看看不可。”

  “我……”

  俪梦姮想说什么,池曜曦早一步开口,“我们很好。”

  池夫人微笑。

  “看来是。”小两口婚前的那段时日还比较像蜜月期,怎么一结了婚就风风雨雨的?她几番想插手,尤其是知道罗咏思居然进了公关部门时,她更是忍不住的把儿子抓回家念了一顿。

  那女人真敢呐!多年前发生了想把小孩赖给儿子的风波,居然在若干年后敢这样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来鸿力上班,她安的是什么心?

  但儿子对于她的怒火只是淡淡的响应,表示罗咏恩进鸿力是应征进来的,他没有插手安置事宜。更何况,她和破产的丈夫离婚了,处境艰难,而更令她讶异的是,他还告诉了她一件令她感概的事。

  既然他都承诺朋友了,她也不便再多说什么。

  更何况罗咏思身边还有个孩子要养,她的确需要一份工作。

  她家老爷也说,夫妻间的问题要当事者解决,别人只是越帮越忙。

  也是,哪对夫妻没有自己的问题?

  只是,最近这“奇怪”风声不小,而且越来越严重,她这才缠着老公过来看看。

  池志仁看了眼池曜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