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当然不对!我们已经离婚了,可我一早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他的床上!”她莫名的生气,感觉上像自己借酒装疯的死赖着人家似的!

  而躺在床上数落已不足以表达她的怒气,她下了床站了起来。

  “池曜曦不知道还以为我……啊——为什么我光溜溜的!”她惊慌之余忙切断通讯。

  在电话另一端的罗泽香一怔,下一刻却笑到东倒西歪。

  光溜溜?啊,关键的字眼呐!

  池曜曦,好样的!看来很能把握机会修补感情嘛。

  这一对真要离婚?看来命运还是把他们扯在一起,想分开只怕没那么容易!

  俪梦姮如遭雷击的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隐约看到锁骨处好像有抹红痕,她赶忙跑到镜子前一看——

  天啊!好大的灾难!

  她白皙的脖子和胸口布满大小不一的红痕!

  身子的酸疼和大腿内侧的不适、身上的疲迹,她再猜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白活了。

  想起来了!她隐约记得……以为是作了春梦,一幕接一幕……

  居然不是作梦,一切都是真实版?她、她和池曜曦真的、真的做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夫妻的时候相敬如宾、守身如玉,离了婚才上床?这是哪门子的风俗习惯啊?

  到浴室盥洗一番,宿醉仍让她的巴掌脸有些水肿,但好歹心情平复了些,脑袋也更加消醒了。

  她再度打电话给罗泽香,有些事她记不得,也许泽香知道,多知道些才能知道如何应对。

  “我喝醉了,为什么你不是把我带回家而是送到池曜曦家?”

  梦姮好像很懊恼?这时候说实话会死无全尸!罗泽香立刻说:“那个……你一直吵着说你不甘心,你一定要上演一出“大老婆的反击”,要把池曜曦从狐狸精手中抢过来再一脚瑞开他!”

  “我真这么说?”

  她是有这么说,可这和自己把她送回前夫那里一点关系也没有。罗泽香暗想。

  果然喝酒误事!现在可好了,本来放在心中想来自爽的,现在全说出口了,她丢脸丢到想撞墙!接着她自暴自弃的说:“……我是不是也把要怎样勾引他的方法说了?”如果说了,覆水难收,她不能杀人灭口,就只能请求好友守口如瓶了。

  太丢脸了啦!她要怎么做人啊!

  “咦?有这个啊?”罗泽香对她低落的情绪没怎么注意,语气却透着好奇和兴奋。

  勾引的方法?好令人心痒难耐!

  “我没告诉你吗?”这打击更大了,令她更加自暴自弃,“你要不要仔细再想想?我真的没告诉你吗?”

  “小姐,喝醉的是你,我清醒的很。”

  小小的希望火苗“啪”的一声熄了,俪梦姮再度衷号出声,“完了,那我一定告诉池曜曦了!”

  她这人喝醉就很讨厌,想说的事不说完整像会死掉一样,有时岔开,没多久又会绕回来。

  天~她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怪不得她会在池曜曦的床上光溜溜的醒来,她不会真的强迫他做了那种事吧?

  怎么办?虽然是前夫妻,照理来说早劳燕分飞了,可她还是池曜曦的秘书,起码在短时间内,她一个星期少说得见他五天。

  啊!谁来告诉她,本以为一醉解千愁,大醉一场醒来会是全新的开始,为什么会猪羊变色?

  冷静!冷静!事情越往诡谲的方向前进,她就越要能不自乱阵脚!稳住,得稳住!

  池曜曦现在在公司,他的心情是什么?开心?但被强迫没哪个男人会开心吧?那是身心受创?啧!他好歹是个成熟男子,自己干嘛说的他像未成年的少年遭受强迫似的……

  有了,这种事问一个人一定知道!那小子虽然看似粗枝大叶,却总能注意到一些别人不会往意到的小地方。

  她立即打电话给助理小马,电话晌了几声后被接起。

  “小马?我是俪秘书,不好意思,我要请假。”她故意把声音压低,制造出喉咙不舒服的样子。

  “总裁替你请了,他说你不舒服。”

  尴尬!幸好他们离婚的事还没对外公开,要不前夫替前妻请假?谁不觉得怪?

  “这样啊……”

  “师父,你这回生什么病?都请两天假了,有没有去看医生啊?”

  “……两天?”她才醒来欸!

  “是啊,没错啊,昨天你就没进公司,前天有啊,我八点十一分进公司,你十六分来的,总裁倒是八点四十三分进公司……”

  “停——”看吧!别人不会注意的,他全注意到了。

  观察力、记忆力出奇的好。

  原来她在池曜曦家睡了两天?就这样光溜溜的躺着?光是想她的脸又热到快熟了,很好,她见识到了那Spirytus的威力。

  “师父,我觉得你还是赶快来公司吧!”趁着池曜曦开会,总裁办公室没人,他打小报告。

  罗咏恩又做了什么吗?

  “为什么?”

  “总裁这两天行为很诡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