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俪梦姮提出离婚时,他错愕、生气还有更多的不满。原来就她而言,他们的婚姻只是建立在各取所需,半点不牵涉到情感,那他确认的这些部分怎力?他不但生气,还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离婚协议书拿在手上,他有股将它撕个粉碎的冲动。这女人拿“在意”当饵引他上钩,他乖乖吃下后才发现那只是幌子。

  他原本赌气的想:反正他不签她又能如何?可当她昏倒在他面前,清醒后哭着说她想要快乐时……看着她日益清瘦的小脸、她失去光彩的眼、越来越少的笑容,他输了,输给喜欢上她的心。

  原来他池曜曦也有什么都还没做就认输的时候,真不可思议!

  池曜曦背着俪梦姮进了家门,然后又背着她进卧室,把她安置在大床上。

  这房间已经没什么她的东西了,她的衣橱里只剩大毛巾和浴袍,梳妆台上也没了瓶瓶箱罐,浴室里的对杯少了一个,牙刷也只剩他的……原本在平时不会多加注意的东西,他忽然间注意到它们“本该”存在,可已经来不及了。

  难道他也落入了“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的模式?

  他揉了条热毛巾替俪梦姮擦拭,没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正努力的想看清楚他是谁。

  她看了半天除了影子还是影子,眼前的人扭曲得太严重了,躺下的她又突然径自坐起。

  “泽、泽香……再喝!我们再喝!”

  都喝到连眼前的人都认不得了还喝!

  “我是池曜曦,不是泽香。你快睡,时候不早了!”他想推倒她,她坚持不躺下,两相不让的结果就是她像只无尾熊一样死死抱着他!

  俪梦姮难得的展现热情的“熊抱”居然是在这种情况,池曜曦有些啼笑皆非。

  他叹了口气,说道:“你真的醉了,别再喝了。”

  这声音……好熟。

  俪梦姮慢半拍的开口,“池、曜、曦?池曜曦?池曜曦……”她脑袋无法正常运转,酒精攻占她的思考能力只能反复念着这很熟却又陌生的名字。

  连他的名字都忘了吗?忘得真快!池曜曦皱眉,趁某个女人茫到神智不清时咬牙切齿自嘲的说:“池曜曦,你最爱的男人啦!”

  该死的!她到底是心里根本没有他,还是真的醉到想不起他?

  “……最、最爱?”俪梦姮松开了手,头晕目眩的又倒回床上。

  池曜曦有些尴尬,难得哄抬身价,马上要被截破谎言了吗?

  谁知俪梦姮却忽然喃喃开口,“……他不喝带酸味的咖啡,牛奶只喝全脂而且还挑品牌;吃西瓜只吃黄肉品种,不吃红肉;荷包蛋只吃六分熟,蛋白边缘还不准焦……啧啧啧,光是记那个男人的习惯,我可费了很大的心思呢。对了,我最近还发现他原来和其他百分点九十九的男人一样都是“胸奴”!”

  “匈奴?”是指侵略性强,个性剽悍吗?拜托,在她面前他根本没机会展现这一面好吗?

  “就是有这些百分之九十九的胸奴,所以女人的胸部才会越整越大、越整越大,DEfGHijK……”醉醺醺的女人还不断在胸前比划着。

  池曜曦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俪梦姮,暗忖:咳……原来她口中的“胸奴”和他的匈奴是不一样的,男人爱胸部丰满的女人叫“胸奴”?他受教了!

  “胸奴坐大,我们这种小A、小B“女真”就快灭亡了~”

  女真不是被匈奴灭的好吗?一个出现在秦汉,一个约莫是宋代,两个朝代相距何止数百年,匈奴要灭了女真,除非穿越。

  这种店太京遇上元世祖打了起来的笑话如果不是现在心情太差,他大概会笑出来。

  不对,为什么女真还有小A、小B?但前后一遍贯,池曜曦弄懂了,他看了一眼俪梦姮,她不提他根本没注意,她一说他很直觉的猛往她胸前看。

  小A、小B吗?但她应该……啧,他在想什么!

  “池曜曦他啊,是标准的胸奴啦!”

  池曜曦看了她一眼,他真的不是这种重“量”不重“质”的人啊!

  “罗咏恩少说有E cup!男人啊都一样,公司里有多少男职员往意到那对豪乳?还在背后说什么叫女神,这才叫女神啦!没事还把我拉去消遣,说什么我的两颗小笼包还小于人家的一颗大肉包,要是他是池曜曦,当然选罗咏恩!池曜曦是难民吗?还是饥民!”俪梦姮很不平的说。

  她这些话到底只是发泄自己对罗咏恩的不满,抑或多少也有些吃醋的意味?

  她喝醉了,因此说了不少想说的话和一直放在心里的感觉,慷概激昂的啐念后她声音忽然放轻。

  “真是的,为什么要提那个人,都没关系了!龟毛又难搞,我刚被、被安排到他身边当秘书时还曾想,这种男人不知道哪个女人前、前世造孽太多,才会嫁他。结果,没想到我居然就是那个前世造孽太多的女人,更造孽的是结婚的时候我还很开心。”

  “开心?”她不就是因为嫁给他很不开心才想离婚的吗?

  “你到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