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什么?”

  “泽、泽香,你洗完澡后,不要只穿、穿T恤,要把胸罩穿上啦,你无时无刻不、不在激凸,我看得很害羞欸……”

  罗泽香马上捂往她的嘴巴,一张俏脸红个通透。该死,就是这样!

  梦姮说当她太醉后,会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不会看场合的大刺刺的把话说出口,哪家先生偷腥不擦嘴、哪家太太爱现又虚荣、谁谁谁专放无声超毒的屁……这些据说全在她的“酒后吐真言”的行列。

  可怕的是梦姮平时不是个会说东道西的人,她用眼睛观察记录的时间比用嘴的时间多,她究竟看到了什么、听过什么、知道什么,这才真正让人恐惧啊,毕竟这年头不存放些秘密的人就不是人了。

  得强制带走她!还不知道这女人知不知道她有某种难以启齿的“特殊癖好”,要是给她抖出来了,她怕她会不小心把她给灭口。

  “走!起来!你给我起来!”

  “泽香,不是兴、兴奋才会激凸吗?所以你一年四季都很兴奋吗?”

  啊~她好想尖叫啊!真的很想把她的嘴巴给缝起来!这位小姐是因为现在面对她,所以脑袋只跑到关于“罗泽香”吗?那就转移到别的地方去,看着她会不会抖别人的料!

  “去哪里?你要带我去哪、哪里?”

  “回家!”罗泽香一手拉着她,还得防着她开口,十分辛苦。

  匆匆付了帐,走出酒吧,上了出租车时罗泽香才想到,她家今天来了个不速之客,她要带这位回家任她揭她疮疤吗?当然不行,要真是这样,那以后她都不用做人了。

  梦姮和池曜曦刚离婚,而且她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他的秘书,照理说她的东西应该在他那里吧?这阵子又因为她外婆的事心烦,应该没那么快搬。唔……还是把她送回池曜曦那门禁森严的高级公寓吧。

  出租车才刚在池曜曦所住的大楼前停了下来,罗泽香扶着她下车,刚好有部高级房车也停了下来,有人推开车门下了车。

  罗泽香下意识着去,不禁露出微笑。厚厚厚,没想到连老天都帮她!

  那位正好、不巧的是这女人的前夫先生——池曜曦!

  “……我才没有醉呢!还、还可以再喝!”俪梦姮挂在池曜曦背上吐着醉言醉语。她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在说话,酒气之重足以把人熏昏。

  果然真正醉了的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醉了,还能说得出自己醉了,不能再喝的人,其实保有相当实力。池曜曦感叹。

  刚听罗泽香说俪梦姮喝了不少杯的Spirytus?!

  那酒精浓度超高欸,这女人是不要命了吗?而且今天也不是周末,她明天还得上班,到底在搞什么。

  而且很显然的,罗泽香听说了他们离婚的事,却还不知道俪梦姮已经搬离这里,否则不会把她送过来。

  他不是对俪梦姮反复的态度生气,他不也在协议书上签字了吗?照理来说,他可以拒绝照顾俪梦姮,把她交给她的好友,他也可以放心。

  可在他开口拒绝前,他却伸出手去扶她了,当那熟悉的体温和隐约的馨香由她身上传来时,他已经将她背上身。

  他们结婚都一年了,这样完全不设防的贴着彼此好像是第一次,他到底是该为此气恼、无奈还是生气?

  俪梦姮心里在想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当他签下结婚书约那一刻他就对这段婚姻有责任。爱情是婚姻里的一部分,他所欠缺的,他会努力,即使他不知道从何下手,又加上这一年真的是极忙碌,公私方面的事一件紧接着一件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婚前他对俪梦姮的定位很简单,就是他得力的助手;婚后他当然知道这定位需要改变,她不仅仅是他的秘书,还是他的妻子,只不过他们两人可以在公事上合作无间,互动上没有问题,但在私下相处时就无法如此自然。

  是因为不曾相恋就走入婚姻吗?他真的不知道俪梦姮在想什么,正因为不知道,他只能由她喜欢的东西着手,多少去了解。

  有阵子回放某出电视剧,男配角被女主角抓到和别的女人上床时说了段台词,“我只爱你,心里只有你,这是真的!没有爱的性根本没什么!”

  俪梦姮则皱着眉的说了句,“真恶心!”

  依他判断她的言下之意是相爱的两个人才能走上那一步,当然,在完全没有感情的情况下为性而性他也无法接受。可是,多少的情意才能称作喜欢?多少的喜欢才叫爱?

  他对俪梦姮不讨厌,可不讨厌就是喜欢了吗?好像也不是,那么她呢?她所说的“在意”大概也只多出他一些吧?

  他们的婚姻里其实没有“典型”的嫁娶因素,反而是外在因素居多。所以即使结了婚,就以俪梦姮的想法,距离彼此可以欢爱似乎还有好大的空间要努力。知道在没有达到相爱程度的亲密她不喜欢,而他不想被讨厌,自然不可能主动做什么。

  后来果然如他猜的,他们同躺在一张床上,同盖一条棉被,可什么也没发生她也不在意。他也有注意到,一开始的几天,比较晚回房的他上了床后,她是不自在的。

  她怕吧?怕他会强行行使当丈夫的权益,然后他又想到交换誓约之吻时她吓得连嘴巴都在颤抖。

  即使是夫妻,这种事若勉强多无趣?

  这桩婚事虽是她开口求的婚,他却觉得对她亏欠,因为她只是早一步开口求婚,要不,他布的局要到了收网时机,不管她愿不愿意,他也会逼着她嫁他。

  嫁一个只能算“在意”而你不上喜欢的男人已经委屈了她,他不想婚后连这种亲密事她都得半推半就。

  如果喜欢是靠累积而来的,他不在乎等待,只是他没想到,同居的两人感觉上并没有缩短婚前的距离,他们夫妻间的相处模式还是在公司的那一套,只是见面的时间变多了,演戏给别人看的时间也变多了。

  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他经营感情的时间变得更少,遇见罗咏恩后,有一段时日他曾想过以此试探俪梦姮,哪知竟不见成效,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再继续将罗咏恩卷入他对妻子的试探,连他都觉得自己卑鄙,虽然罗咏思说她不在乎。

  到底是她根本不把罗咏恩当回事,还是她太有自信,抑或……他这个丈夫她随时可拱手让人?

  俪梦姮对“情敌”一事的淡漠真的会让他不禁这么想,而且老实说,婚前俪梦姮对曾德勋的信任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而他和俪梦姮的冰点是出现在他慢慢了解自己的情感之后,那次中部厂房出事,老妈打他手机,结果是罗咏恩接的,她说他的手机忘了带。

  之后老妈打司机手机要他接听,开口就不悦的质问,为什么他的手机会在罗咏恩手中?人家有心不知道要闹多大的风波!总之,她是打来告知俪梦姮外婆住院的事。

  他曾打过俪梦姮的手机,可她没接,处理完厂房的问题后他马上回北部,匆忙的赶去医院,结果他看到什么?看到她和曾德勋抱在一块。

  这种情况他能如何,走上前去给曾德勋一拳?然后呢,让事情变得更麻烦?更何况这一挥拳,俪梦姮会护着谁?他怕!他怕知道结果,所以他只能负气转身离开。

  上了车后他不断的在想俪梦姮和曾德勋的事。

  外婆出了事,为什么她联络的是曾德勋而不是他?他问过罗咏恩,她说只接到他老妈的电话,没接过俪梦姮来电。

  他还问她,是不是有漏接的未接来电,要她把号码念给他,结果她斩钉截铁的说没有。

  也就是说,俪梦姮那天并没有打电话找他!

  人在最需要帮助时先想到的,通常是那个她最想倚靠、也最能抚慰她的人……然后他联想到了俪梦姮在考虑拍婚纱照的对象,第一个也是想到曾德勋。

  那男人对她而言就这么重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