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都离婚了,还要待在他身边当秘书那不是很尴尬?”聊着聊着,罗泽香突然冒出这句。厚,光是想她都觉得奇怪,梦姮的心脏可能异于常人,才有办法面对这么诡异的局面吧。

  “还好吧,反正时间应该不会太久。”

  “哗,俪梦姮小姐,感觉上像是你在预谋什么耶。”

  “不是预谋,而是可顶期。摆一个前妻在身边当秘书,你要是池曜曦的现任女友不会抗议吗?为了安抚女友,即使他工作上再依赖我也势必有所取舍。”会取谁舍谁?她很清楚。

  “对厚,我怎么没想到这点。那你不要离开鸿力,死缠着池曜曦,让罗咏思尝尝你当时的感觉,气死她最好。”

  俪梦姮笑了笑。

  “又累又伤,我干嘛不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她是心有不甘,可有些事想开了对自己反而好,她很努力的催眠自己。

  罗泽香可以理解她的意思,她又问:“离开鸿力之后呢?”她不担心梦姮工作上的事,这一位超人级秘书,相信一堆大企业抢着要。她只是好奇她的下一步呢?梦姮是个凡事有所规划的人,婚姻应该是她截至目前为止,唯一没有规划的吧,唉……

  “我妈味正努力说服我外婆到美国去住,最近她相识近一甲子的老邻居往生了,排斥到国外去的情绪没那么强烈。”搬出了池曜曦的住所,离婚的事暂且瞒着外婆,因此也没办法搬回老家,木想搬回原来和罗泽香共租的公寓,可房东却把她以前住的房间租出去了,目前她只能暂住旅馆。

  “别告诉我,你要回美国。”

  俪梦姮没接口,将杯中的Spirytus一饮而尽,举高空了的酒杯。

  “来吧,你不是说要大醉一场?”随即招来侍者又要了一杯。

  看她喝得这么豪迈,罗泽香只得保留实力。

  欸~真是的,原本想说她心情不好想大醉,起码有个信得过的人可以送她回家,可现在,这女人用Spirytus和她干,先倒的会是谁她连想都不必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体内的酒精在发酵,俪梦姮开始管不住嘴巴。

  “……译、泽香,我啊,其实超不甘心的,感觉上像是……心血付诸流水,池曜曦那个无情的男人!”

  “不甘心就抢回来啊。”罗泽香喝了一口冰开水。啧!她现在需要的是重口味的,到这种地方还喝白开水,郁闷!

  “我想啊、”她笑容娇憨的看着好友。

  “我、我看了那么多的日剧、韩剧、偶像剧,有那么多妻、参考剧情,什么“大老婆的反击”、“妻子的诱惑”、“老婆回来了”……我也想把池曜曦抢、抢回来再一脚把他瑞开,痛快、一定很痛快、哈哈……”她的大脑开始进入不太能思考、过滤的状态,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

  “那为什么不采取行动?”

  “池曜曦帅!比较像男主角。”

  “欸?”什么意思啊?罗译香有点傻眼。

  “戏剧里背、背叛女主角的通常是男配角,而且清一色是丑男演的,女主角在报仇途中一定会邂逅一个又帅又多金,而且专情的男主角!”

  罗咏恩差点倒地不起。就说嘛,老是看那些成人版童话早晚会出问题。可从另一个角度想,梦姮真的很渴望一份甜蜜的爱情吧?她一直很渴望有个默默守护她的男人。

  当初“我可能不会爱你”播出时她可是被迫跟看看,“大仁哥”是梦姮梦想中王子的典型,深情、专情又默默付出。

  直没想到外型美艳的大美人,渴望爱情的方式是那么纯真又童话的。

  半个小时过了、一个小时过了……罗泽香喝了一杯螺丝起子后就只敢喝黑咖啡提神,因为比起她的心情不好,某个刚“失婚”的女人显然问题更大,平时精明俐落的冷艳女强人一路喝到“憨态可掬”,说话由一开始的口齿清晰到含糊其辞,啧啧……

  时间也不早了,都十一点快半了还是赶快回家为上策,要不然……平时越压抑的女人,一旦真的醉了,那可真的会超级失控,可说不可说、合不合宜、八不八卦,这些全不考虑,极有可能会想到什么说什么,高兴说什么就说什么,荤素不忌!

  梦姮有过这种情况吗?目前没有。起码两人成为室友之后,她还没看她真的喝醉过。即使有不少可以放纵的理由,梦姮还是很有节制,所以她一直以为她是很自律的。可针对这一点梦姮却说,那是因为曾发生过太丢脸的事,她才不再无节制的喝酒。

  她曾说过,她微醺时只是脸有点红,当她一直在笑时就表示该回家了,当她又笑又爱说话时表示得强制把她带回家……

  要不然,会发生什么事吗?

  “泽、泽香……”很久不说话的俪梦姮突然又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