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俪梦姮把活页夹递上。

  池曜曦翻开,把传真内容大致看了一下,翻到最后一张,他怔了一下,抬起头冷冷的直盯若俪梦姮,似乎想看透她这行为代表了什么?可是她面无表情,他什么都看不见,许久后才轻吐一句:“为什么?”

  这个婚,她受的伤够多了,她发誓不让自已再被任何人以爱为名的伤害。

  “我们两人的婚姻说穿了只是各取所需!”这个婚当初是她求来的,也该由她结束。

  池曜曦的眉皱了起来。

  “你因为家族的压力而需要一个妻子,而我因为外婆的关系需要一个结婚对象。”撇开她的自作多情,两人的情况确实如此。

  “如果没记错,我记得你说过在意我,那也是因为需要一个结婚对象而撒的谎?”

  “你一样在意身为秘书的我,可那不是喜欢,更称不上爱。”

  “你在和我玩文字游戏吗?”亏他还以为自己被她在乎着而沾沾自喜!

  “有些话,你真会挑时间说,俪梦姮,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狠角色!”他那时一定是昏头了,才真的相信她的话。

  俪梦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没说出口的话再放回心里会发酵成心魔,我……不想被困住,不想让这些在乎变成我遇到下一个对的人的阻碍和疑惑。”

  “所以呢?和我结婚也正好可以确定我在你心中什么都不是?!”看着此时的她,他想起了前些日子中部工厂出事,他在最疲惫的时候所撞见的事,“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你已经遇到了那个对的人了?”

  俪梦姮在心中苦笑。她心里一直有个自以为是的“对的人”,只可惜,对他而言,他的对的人是另有其人。

  “你心中对的那个人不是我,有什么资格问我是否遇到了对的人?”

  池曜曦眼中的情绪太复杂,也掩饰得太快,而现在她也不想去懂、去了解了,要放下对他的执念,她必须学会去忽略、去不在乎。

  池曜曦推开活页夹不屑的笑了笑。

  “那就是有了!”还正好被他撞见!

  俪梦姮也懒得辩解,也不提他和罗咏恩之间的暖昧排闻。这场婚姻一开始还是美好的,她不想结束的方式是变成对彼此的批判大会。毕竟即使结束了婚姻关系,她还有段时日得待在他身边工作。

  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池曜曦还想开口说什么,正好有人进来,他收起了活页夹,对这事不置可否。

  俪梦姮欠了欠身回自己的小办公室,她才出去没多久,池曜曦就听到外头传来小马的低呼,“师父、你怎么了?”

  他匆忙往外走,赫然看见俪梦姮倒在地上昏过去,他连忙抱起她快步的往医务室走去。

  医生为她做了初步检查,发现她应该只是过度操劳,才会体力透支昏倒,休息一会,吊个点摘就会没事了。

  果然,她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不一会儿就转醒。池曜曦一直陪在旁边,看着她苍白又明显变尖的下巴,以及那双澄澈明亮的眸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几乎可以顶期,假以时日,这株美丽的玫瑰会在他眼前枯萎。

  他要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吗?

  “你到底……要怎样?”他艰难地开口。

  俪梦姮一阵鼻酸,不在人前示弱的她眼泪无声息的直掉,好一会儿她才开口,“……我想要快乐,我们……离婚吧。”“俪梦姮,是好姊妹的话,今天一定要陪我痛快的大醉一场!”

  因为罗泽香的召映,即使俪梦姮心情也不好,还是前往赴约。

  那是一家装演的很美式乡村风的小酒吧,她们两人偶尔会到这里小酌,来场Women'stalk!这里一切复古怀旧,除了装潢摆设外,音乐也怀旧,连来的客人年龄层也偏高。

  店里座位不多,只有八张桌子加吧台。

  俪梦姮才坐下来,罗泽香就招来侍者要了常喝的调酒。没想到俪梦姮今天不喝,反而要了一杯Spirytus。

  Spirytus?酒情浓度被标入危险级的酒,这女人有这么想醉吗?罗泽香发现自己的不愉快可以暂时放一边了。本来想说醉的会是自己,俪梦姮只是来陪她,负责清醒的把自己送回家。

  为了补偿俪梦姮,她还特地先去买了一杯她最爱的酪梨牛奶要给她喝哩!看来今晚她的最爱不受青睐。

  她好意提醒,“这个很烈,会喷火喔!”

  “不是要痛快的大醉一场吗?你点那螺丝起子要喝到什么时候才挂?”俪梦姮睨了她跟前的调酒一眼。

  看来买醉意味明显!罗泽香看着她,“螺盆起子是挂得慢,可醒得也慢。怎么发现真正想醉一场的人是你不是我?你外婆还好吗?”梦姮的外婆前些日子跌倒住院,她去探望了几次,后来就出国了直到前天才回来。

  “还好,不过老人家复元可能没那么快。”

  “那……和池曜曦的事呢?解决了?”

  俪梦姮笑了。

  “这种事,他没那么难说话。”

  离婚的事最后以池曜曦收下协议书作结,他说会交给律师处理。

  俪梦姮想,这就算是结束了吧?他身边有了喜欢的女人,她这人妻又不和他谈什么离婚后的赡养费问题,他没理由不签字。

  “解决啦~”罗泽香托着香腮挑了颗盐制黑橄榄吃。她还以为池曜曦不会轻易离婚呢,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就是一种直觉呗。

  只不过,当俪梦姮把她外婆摔伤那天凌晨一点多打电话给池曜曦,接的人却是罗咏思的事告诉她,连她都无法往“好”的地方想。

  还记得那晚隔天她到医院看梦姮的外婆时,很讶异的看到曾德勋,后来才知道是可爱的梦娜很担心主人的状况,竟把她手机通讯薄里所有的人都联络了,连瓦斯行都送来一束花,让梦姮非常尴尬,却也忍不住又是感动,又是好笑。

  她偷偷的问梦娜,她没有打先生的电话吗?她说有,可是是一个女人接的。

  罗泽香听到这里只觉得奇怪。池曜曦的手机为什么一直都是“女人”在接?她猜测,那女人只怕是罗咏恩。手机的主人是被绑架了、成了禁脔了,还是其实……手机不在他身边?

  但对于她的问题,梦姮只是但笑不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