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有事吗?俪秘书?”

  俪梦姮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为什么她打电话给自己的丈夫,接电话的是罗咏恩?而且是在这种几乎一般人都该就寝的时间?

  她很努力的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也许有什么误会,也许有特别的突发状况。

  “我知道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不过曜曦说,他今天不回去了。”

  该一起过的特别日子他选择和别的女人一起过,这意味着什么?深吸了口气,她努力的平稳自己的情绪,努力的告诉自己,她不是为了让心情更糟才打这通电话。

  “他呢?我要和他说话!”

  “他在洗澡,你确定现在要和他说话?好吧,你等一下!”

  听完,俪梦姮直接把手机按掉!这种时候了她还在撑什么?电话真的接到池曜曦手中,她要说什么?指责他怎么忘了结婚纪念日,还是抱怨他没陪她到医院?他在乎的话,这些话就不会成为质问,他不在乎的话,她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一旁的菲佣担心的看着她仿徨无措的样子。

  “梦娜……”

  “太太?”

  她努力的想挤出一些笑容,可后来她放弃了,她的眼泪直掉,眼底的脆弱和无助叫人心疼。

  “可不可以一把你的手借我,一下下就好了!”

  梦娜伸出手,俪梦姮立刻紧紧握住!上一次,当她痛、当她害怕的时候,是池曜曦的手陪她走过恐惧和无助,而现在,当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呢?

  当他们只是朋友的时候她还能握到他的手,可当他们成为夫妻了,陪她煎熬着的、她能握到的手为什么只是梦娜的?

  她以为她和池曜曦是在对的时间相遇的人,不管她是不是他的那个“对的人”,起码对自己而言他是。后来才知道,这世上的事不是自己说了算,也要是那个人觉得她也是对的人,这一切才成立。

  谢谢池曜曦让她发现,彼此都是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她不想再制造更多遗憾,所以,她决定放手了。

  而这个无助的夜,她只能放纵的痛哭。

  这几天俪梦姮的精神很不济,吞了一堆的维他命、提神饮料,效果还是有限。有时同一个姿势维持太久,一移动还会有几秒的头昏眼花。

  也怪不得她体力快透支,这一两个星期公司出了一些事,中部工厂机械爆炸导致大跳电,一连串的问题使得池曜曦得驱车南下待上数日,身为他贴身秘书的她留在总公司处理这边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至于池曜曦只带特助,并要罗咏恩几天后南下支持,之后又得飞国外。

  为什么支援和出国都是叫罗咏恩而不是叫她?这已不叫暖昧,而是公开的秘密了吧。

  公司里同事的耳语八卦不断传入耳中,也许是麻木、也许心中已有定论,俪梦姮什么也没说,除了懒得再想,也是在等候处理这一切纷乱的时机。

  接下来的日子,她白天到公司上班,晚上则到医院陪外婆,回家也不过只是洗个澡,换套干净的衣服。

  池曜曦回国后,他们的情况仍没改善,白天在公司会见面,他的行事历仍是她在处理安排,可夫妻俩这段时间却没在家里遇见过。

  日子匆匆的过,两个星期过去了。池曜曦的日子还是忙碌,可已经不像前些日子那样分身乏术,但一早他又进会议室开会。

  俪梦姮在总裁办公室里想事情想得出神,拉开抽屉,看着放在透明活页夹中的纸张,她已签了名,另一边还有个空白栏,只要那里也签下名字,一切就结束了。

  她的单恋、她的婚姻一真的好脆弱,脆弱到只需几十划就能终结。

  昨天她回家收拾轻便的行李时,看着那住了一年的房子微微出神。

  这个家布置得好温馨又有品味,在泪眼中她笑了,心里有些得意,因为这些功劳都是她的。从筹备婚事开始,她就动手整理这个很像样品屋的家,反正婚事从挑婚纱、喜饼、宴客场地,甚至菜色……都由长辈决定,她只要配合就好。可既然她的婚礼她没插手的余地,那要住的地方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布置吧?

  她知道婆婆似乎对摆设很有想法,这部分池曜曦倒是完全没有转圈余地的不让母亲插手。为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也因为这样,她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布置自己家。

  从沙发、床单、厨房的小改变……她玩得很开心,也挺有成就感的,只可借……她改造它们并没有获得丈夫的注目,也许他根本没发觉阳台外的“假花园”变真的了,她种了很多香苹类植物,薄荷、熏衣草、迷迭香、柠檬草等等。

  餐桌上多了盆花和烛台摆饰,卧室里的窗帘也由厚重遮旋光性好的拉帘换成古典雅致的罗马帘……

  这样一个舒适的地方,原以为能让他们夫妻再忙都会挪出时间耗在这里享受专属两人的温馨时刻。岂知,她能规划出最有效率、老板最满意的行事历,却无法规划别人的人生、情感。

  池曜曦心里觉得温馨的地方不在这里,即使这里暖如冬阳又如何?

  她那时对着这个亲手布置的家说:“对不起,我没能好好的感受你们提供的温暖,到了最后,好像连我都想逃离这里!”

  她想起自己对罗泽香说过的话——面对感情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爱、去付出、去感受,即使他无法响应也没关系,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是用这些在累积离开的勇气。

  是啊,爱情不能永远留在憧憬中,要真的去参与才知道究竟。她参与过、付出过,离开时觉得可惜,可她并不遗憾。

  走廊外有所动静,俪梦姮看着时间,会议是该结束了。

  下一刻有人推门而入,果然是池曜曦,她起身略微欠身。

  “俪秘书,史丹佛先生来传真了没有?”他片刻不逗留的回座位。

  “是,来了其中一份,缺的部分我去电请他们再发一次。”

  “我先看来的那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