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这样临时起意,不该具有成功机率、草率到破表的奇怪求婚情况下,俪梦姮真的结婚了。

  一日好友换来了一张货真价实的结婚证书。

  令她惊讶的不只池曜曦的认真,本以为难摆平的池家长辈也意外的没有任何意见,而应该反对得最为激烈的池志仁,这位她的“前上司”也只问了她一句:你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吗?结婚除了要让对方幸福外,也不要忘了给自己幸福。

  幸福吗?她要的幸福在池曜曦身上,她没把握能得到,可是,极想要又不肯放手的东西,说什么她也要努力一次。有时候她也挺讶异自己的勇敢,原以为可能终其一生都说不出的话她却说出口了。

  这婚结得算顺利,一些无聊媒体甚至以“现代灰姑娘”、“飞上枝头当凤凰”来形容她和池曜曦的婚事。

  不过这桩婚事并没有因为“速成的求婚”而变草率,相反的,从筹备到宴客、登记还是花足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

  俪梦姮的家人原本是打算回来见她外婆最后一面,没想到不但老人家奇迹似的康复,更喝到了俪梦姮的喜酒。

  俪梦姮的外婆开心得笑哈哈,精神抖擞的全程参与外孙女的婚礼,直到晚上近十点,才在外佣和家人的陪伴下回家休息。

  也许是一开始太顺利了,后来反而有了不少波折。

  婚后俪梦姮除了是池曜曦的妻子外,她依然是他的秘书,这是婚前就说好的,在公事上他真的很习惯依赖她,这样被需要,俪梦姮很开心。只不过在“人妻”身份上,她适应的很好,某人就似乎适应不良。

  回到家后,池曜曦还是习惯一个人,一个人待在书房里继续忙公事,一个人待在影音室里看自己喜欢的电影,而她则是坐在客厅看她的偶像剧或是日韩剧。

  当然,毕竟只是一个家,再宽敞还是有相遇的时候,吃饭、或是俪梦姮偶尔送茶或饮品给池曜曦,但到底两人的交集真的比一般夫妻少,而且淡漠。

  俪梦姮觉得既然结婚了,就应该努力去经营婚姻,她拼命的去了解池曜曦喜欢的事物,希望除了公事之外,他们有更多的话题可聊。

  例如她曾在池曜曦在放映室时送咖啡给他后,留下来陪他一起看探讨宁宙奥秘的DVD,可不一会儿,俪梦姮却有几度想打呵欠,毕竟是平时不太接触的东西,又有一堆特殊专有名词,她真的不太能吸收,而池曜曦告诉她,不用勉强自己看没兴趣的东西,她还是去看她的日韩剧或偶像剧就好。

  其实她很想告诉他,有没有兴趣或懂不懂不是重点,重点是夫妾俩下班后可以窝在一起,即使看的东西无聊到让她睡着了,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好,可这样的话她终究没说出口。

  婚前她只顺着开心能如愿嫁给池曜曦,没往夫妻相处的细节和两人并不是因为相爱而结婚多想,结了婚后很多问题就——浮现了。

  例如,她了解身为上司的池曜曦,他的喜好、他的习惯,可身为男人的池曜曦呢?他心里在想什么?怎么做才能是个你职的好妻子……

  她喜欢池曜曦,理所当然的会把心里话说出口,可池曜曦呢?他并不是因为喜欢她才结婚的,这些话会不会太亲密,会不会造成他的困扰,甚至让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远?

  她曾推敲,池曜曦为什么要答应她的求婚,喜欢她吗?怎么可能!她一向实际,不作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梦;那么以实际的角度推想呢?池曜曦工作上依赖她,似乎也不讨厌她。

  他在感情上一向淡薄,相较于女人,他可能比较想和工作结婚吧。

  在没有合适的对象的情况下,而他希望婚前婚后的生活能不要变化太多,且又希望女方知道他工作的辛苦,不会要求东、要求西,整天想要人陪,被当公主的捧在手中,想来想去,她似乎是最佳人选。

  以缘分来说,她恐怕只是那个在对的时机里刚好唾手可得的人,而且是自投罗网的人。

  工作上她仍是池曜曦不可或缺的左右手。可妻子这角色,对他来说似乎可有可无,因为结婚至今都快满周年,两人还是有名无实。

  他们当然不至于分房睡,可睡觉的时间却刻意分开,通常是等她入睡后池曜曦才进房间。

  能嫁给喜欢的男人,又是个成熟的女人,对于情欲之事当然会期待。只是,他们在婚前甚至连朋友都不是,更遑论情侣、未婚夫妻,结婚当天的誓约之吻,她都紧张到脑袋空白了。

  所以即使结了婚也不代表就可以完全忽略对方的感受而强行进行夫妻义务,那种事不该在半推半就中进行。

  她了解自己的想望,却不知道池曜曦怎么想,所以只能被动等待,可这一等,日子一天天过,就不知不觉的过了三百多个日子。

  这当中池曜曦曾到日本出差长达三个月,偏偏那段时间外婆身体状况又有些问题,必须住院,她也只能留下。

  而他从日本回来后,发生了一件让她觉得忧心,却也无奈的事。

  她在婚前就听闻过名字的主人——罗咏恩,出现在她面前了,不但出现在她面前,往后见面的机率还很高,因为她进到鸿力集团的公关部门工作。

  听说池曜曦只要需要携带女伴,罗咏思便会毛遂自荐。

  不少人要她小心,可她要怎么小心,当着公司众人的面上演“大老婆的反击”?老实说,这样的事她做不出来,更何况,罗咏恩又岂是省油的灯?她总算明白,为什么池馥雯会说罗咏恩心机重了。

  她是不单纯,可最可怕的是她很勇于争取。

  她可以当着自己的面跟池曜曦争取和他去参加同学会,然后以带着歉意又撤娇的口吻对自己嗲声嗲气的说:“俪秘书你不会吃醋吧?曜曦的那些同学你都不认识,可对我而言可都是好久不见的朋友,这次回国都还没机会见到他们,我好想念他们呢。”

  罗咏思是个厉害角色,她总以这种“不刻意”的方式试探她的反应和池曜曦的反应,也以这种方式告诉她,她和池曜曦曾经有多好。

  不过当了池曜曦的秘书几年,她可是替他挡去了不少挑花,女人间的勾心斗角那套她又怎么不会?

  “我怎么会生气呢?事实上,有你作陪我还安了不少心,曜曦的同学我没认识几个,结婚时有些人在国外不克前往,正好利用这些机会告诉大家我们结婚的喜讯,有你这样出色的公关陪同,相信我可以很快的融入他们。”这种“借力使力”的打击法只要有舞台,她没什么挥洒不开的。

  当然在当下,这些话是想来自爽,她并没有真的说出口。

  罗咏恩卖弄的只是池曜曦曾爱过她,如果池曜曦也给她“爱”的依靠,她回以那些话才有杀伤力,如果他对她连喜欢都称不上,那些话说出口只是自取其辱,令人觉得可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