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全被拒绝?是你拒绝了人家吧?不然你说啊,那些小姐们对你有什么不满愈的?”其中有一位还是被媒体喻为“最美丽的名媛”呢。

  “也没什么,第一次约会嘛,总要知道我工作的辛苦,免得结了婚后把我当人肉提款机的乱挥霍!那些名门淑女有时真的过度浪费,所以我就提议她们到公司当我的秘书先“试婚”,亲眼目睹我为什么被称做“活动地雷”。”

  这人果然是故意的!正常人应是该展现自己的长处吧?哪有人会在那种场会自暴其短?

  “池家三十而立的规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是啊,所以我也自有打算,”池曜曦反问她,“光说我,你呢?和曾德勋进行的如何?”他自认语气平淡,没发觉其实加入了不少醋意。

  “他?”为什么要提到他?俪梦姮笑了笑。

  “我和他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对了,那位曾太太可是圈内赫赫有名眼商于顶的狠角色哩!

  俪梦姮没多加解释。她和曾德勋只是很好的朋友,除了这个,要解释什么?

  池曜曦试探的问:“你也到了该交男友的时间了吧?别告诉我,你爱的其实不是男人?”

  “不是!”

  “那……”

  俪梦姮在心里挣扎再挣扎,最后说服自己,这样好的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有,反正就只有一天,就这样一天诚实的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感情吧,她想把握住!

  “我、我有在意的人!”她实在说不出“有很喜欢的人”这样的话,她果然不适合谈情说爱,也顾忌太多。她在想大方示爱的同时又忍不住想,她的一时“快意”会不会给池曜曦带来困扰?她甚至想,他明明迫切要寻找结婚人选,为什么要拒绝那些一时之选?难道……

  她想到池馥雯的话。是因为那位“咏恩小姐”的关系吗?他知道她回来了吗?

  如果真是如此,她的告白就真的很不恰当了。越想她豁出去的勇气就越来越弱,最后就像植物缺水似的枯萎了。

  像她这种过度谨慎的人,在做一些决定时真的需要一股作气,她现在真的很想翻供,因为她没办法继续真情告白了,要不干脆含泪承认是蕾丝边算了!

  池曜曦却胸口一跳,“有在意的人?”

  “……”死了,他果然耳聪目明的没漏听,不知道他接不接受翻供啊?

  “那个……”

  “欸,我们的友谊果然连二十四小时都乀不住,你对好朋友说话都这样思虑再三吗?还亏我挺认真的呢!”她知不知道她现在的行为叫吊人胃口!但奇怪了,他到底在着急什么?

  俪梦姮只得说:“其实只是我在意,对方并不知道。”

  也就是她喜欢对方的事,那男人并不知道?如果他现在把他们拆了,也不算棒打鸳鸯,只是强迫俪梦姮“改向”喽?嗯……很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要坚持逼供,“不可以跟对方说的话,可以对好朋友说吧?”

  他话一出口,佰梦姮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就一日为限,过了这二十四小时,要忘了说话内容喔。”

  池曜曦没有反对。只不过,谈话内容他为什么要忘了?只要他不说出去就好了,他这人嘴巴很紧,而且他跟谁八卦这种事?

  “我和那个人认识了两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必须了解他的一切需求,一直以来我以为这是工作职责,后来我发现,我是很开心的做着这些事。”

  池曜曦怔了一下,心跳开始加速。

  “他很难伺候,不喝带酸味的咖啡,咖啡不加奶精只加牛奶,牛奶还有指定的品牌;吃的方面也很挑剔,吃面不吃汤面,只吃干面,再叫碗汤配,而且汤头偏好清淡;颇有环保概念,不用外头的免洗餐具,因此常常要为他带上一会餐具。”

  “他脾气很差,在公事上要求完美,对自己严苛,对部属也要求得多。当他发起脾气无须刻意去劝慰,那时的他也听不进任何话,只需要给他一杯温牛奶、拉上窗帘,然后放上一首卡本特兄妹的歌曲,他很快的就能平静下来;而他最近相亲老是碰壁,你想……”

  理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可胸口的暖意让池曜曦不自觉的嘴角轻扬,他看着她,鼓励性的要她说下去,“想什么?”

  “想我该不该去跟他毛遂自荐?”

  “我十二万分的支持你去告诉他!”

  俪梦姮讶异的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

  “怎么,担心自己真正见到他的时候没办法把心里话说清楚吗?那好吧!好朋友是做什么用的?你可以把我当成练习的对象,想象他就站在你面前,你想告诉他什么?”

  个性太谨慎的关系,有些事她总是思虑再三,结果通常就是消极的放弃,事后忆起她又会忍不住责怪当时消极的自己,为什么不争取,不勇敢一次?

  目前的情况,她可以选择当自己的英雄,为自己想要的幸福向前迈开步伐,当然她也可以继续她的单恋,当只鸵鸟!

  俪梦姮挣扎再挣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

  这双手曾经在自己最无助时攀住了一双厚实的大掌,那种安心和温暖她一直记得!

  抬起了头,她的眼对上池曜曦的,她——俪梦姮,选择听从自己心里的声音,她要伸手去争取想要的幸福,就算池曜曦只是开玩笑,就算这幸福的时效只有二十四小时她也要把握。

  俪梦姮深呼吸后开口,“池曜曦,我们结婚吧!”

  池曜曦笑了。

  “好啊,你可别反悔!”

  俪梦姮愣了一下。他的回应也有时效性吗?以今天为限,过了今天全不算数?不然他怎会答应的如此干脆?

  她是在作梦吗?结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