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池曜曦强势的拉过她的手,不容得她讨价还价,而一看到那一大片红肿的皮肤上还有直径一公分左右的水泡,池曜曦浓眉拢起,这怎么会不痛?瞧她方才和他应答时的平静语气,又差点被她瞒过去了!

  彼此距离拉近,他才发现她的眼眶附近有点红,鼻头也一样,看样子像是哭过。

  这女人究竟在逞什么强?他想起约莫一年前,她不知道什么原因摔伤了,膝盖肿得吓人,要不是午休时她一拐一拐的走回座位换药,正好被忘了带东西折回的他看到,大半天下来,他根木没看出她受伤了。

  她的痛、她的伤好像只习惯留给自己,在别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最完美,最符合别人对“俪秘书”期待的样子。他曾听过员工私底下评论她的话——那一位啊是万能的,简直是女版的超人!

  一思及此,池曜曦心中涌上难以言喻的情绪。这样的人难道不会想找个依靠吗?伤心时候不会希望有人陪着、累的时候有人依偎吗?

  在她外婆情况不好的时候,他曾见过不只一次她“不万能”的样子,可在他面前她还是努力的撑住。

  还记得最糟的一次是医生告诉她,如果情况一直没好转,病人离世可能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那时的她苍白着一张脸,深呼吸了好几次,强通自己恢复到刀枪不入的女超人模样,直到两人上了车,她才硬咽的说:“可不可以把手借给我?”

  他伸出了手,她的双手就像溺水者紧攀住浮木般,那力道之大,他永远不会忘记!因为从来没人像是用尽全身的力道般握住他的手,那感觉像是他是她唯一可以倚靠的人,她只能向他求救。

  而透过她的手,那微微的颤抖也经由两人的接触传入他平静的心湖,起了涟漪。

  这女人呐,性子不讨喜!他高度怀疑她练就了传说中的金钟罩铁布衫,她的脆弱就那样短短几分钟,大多的时间她根本是块千年寒铁!正好,他也是这种性子,可就那么巧,她就那样刚好的击中他没练全的覃门——这样的她意外的让他在意。

  “你不要老是觉得自己是万能的,偶尔依赖一下别人不会让你的“能力一流”蒙尘。还有,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你不必总裁、总裁的叫,你可以叫我的名字,要不,你一开口我也知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叫他的名字吗?池曜曦、曜曦,这样亲呢的呼唤她在心里不知道偷偷练习过多少次,可有朝一日被允许叫唤时,她反而开不了口。

  “如果还是觉得不习惯,就想象,今天我们不是上司下属的关系,我们是朋友,交情还不错的朋友,这样叫我名字就没这么困难了吧?”他从没告诉过她,拍婚纱那天,他是真的把她假想成他将共度一生的妻子,他可以深情的凝视她、拥她入怀,她娇羞的模样更看得他心潮澎湃了起来,那感觉真的还不赖,当天他甚至觉得如果假戏真做也可以。

  因为是俪梦姮、因为彼此够熟,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想象和她共组家庭的感觉,而这种想象,他无法将除了俪梦姮之外的任何女人代入!

  果然,他的人生没什么一见钟情,日久生情才是他的模式。

  喜欢俪梦姮吗?也说不上来,可他确定,把俪梦姮设定为结婚对象,理由变得不单纯,他不再仅是要找一个不讨厌的女人。

  “一日朋友?”

  “好朋友。”

  俪梦姮笑了。

  “好朋友可是什么都可以聊,无所不谈的喔?”

  此时池曜曦已替她上好了药,细心的用纱布包扎起来。

  俪梦姮不禁想起罗泽香说的话。

  什么都不给对方知道的心情是连点机会也不给自己,就好像你看中了一件东西,你一直直觉它高不可攀,它是你买不起的,连问个价格的勇气也没有,少了这些勇气,你永远没有得到的可能。

  不知她心绪混乱,池曜曦扬眉道:“我也很好奇,你和好朋友会聊什么?”

  俪梦姮清清喉咙说:“嘿,听说你最近被家人安排了一堆相亲,都是一时之选的美人呢,挑中了谁?”这算是私人事情,但就算池曜曦不说也会有八卦流出,这就是家族企业的坏处。她知道他谁也没挑,还是故意问,因为她好奇,为何他拒绝了那些千金?

  感觉像是一个人明明快饿死了,眼前出现了山珍海味他却推拒,这太不合常理!

  池曜曦一怔,露出不以为然之神色,“啧,八卦!”

  “平常不八卦的人只会跟好朋友八卦,要不然你以为和好朋友在一块都谈论四书五经、经世大计?”

  池曜曦扬了扬眉。

  “男人除了事业财经、政治外,就只能谈女人有关的话题,你确定?”

  “我谈的话题是你去相亲相的如何?这也是女人话题,难不成和你相亲的是男人?”

  “这话只有你敢讲!”

  “一日好友呢,不把握这优惠时间,也许这辈子仅此一次了。”她看着他,“我还在等你的回答。”

  “……全被拒绝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