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先、先生,那是鸡尾酒……”侍者少根筋的提醒。

  池曜曦冷眼一瞪,俊眸里满是火焰,如果说他下一刻要动手打人都没人怀疑,“然后呢?这位小姐的烫伤问题重要,还是这盅调酒重要?”

  池馥雯认出受伤的是俪梦姮,而伴在她身边的是自家侄子。连忙走了过来,“俪秘书要不要紧?去医院看看吧?”

  池曜曦这样失控的模样是俪梦姮生平仅见,池曜曦虽然号称“活动地雷”,但那只是他眼皮下容不得犯了错误的员工,他自我要求严谨,也容不得部属马虎,就事论事,总不假辞色的厉声指责失误的员工。

  可在外头,他除了冷漠不好亲近,不公主动对那些名媛千金献般勤,也对于主动亲近的名媛客气到有些应付了事,可以说在社交场合上他仍维持标准的贵公子样,要不,那些相亲名媛怎会不知道“活动地雷”是指他?

  可此时他的表情和行为举止充分的表达出他的怒火,那黯沉的眸子着了火,还真是第一次。

  但那眼眸里似乎除了怒火,还有些别的情绪,是心疼、不舍,还是……

  算了吧!还能有什么?别总是把自己的妄想寄情在小小的事上,会受伤,她再这样有所期待肯定会受伤的。

  在心中轻叹后,俪梦姮贴心的想,这是人家的婚宴,她这样引起慌乱已经够不好意思了,可别再旁生枝节。

  “还、还好,我没事,等一下去买个药青涂就好。”

  “什么叫没……”下一刻一只温暖的手覆住他,他看着手的主人——俪梦姮向他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先离席了。”她走出饭店,本想自行去开车,可手真的痛得她冷汗直冒,只好打消想法,准备招辆出租车。

  正要走到路口招车,后方传来池曜曦唤着她的声音,然后他疾步赶上来。

  “俪秘书!”

  “你怎么来了?”

  池曜曦没理会她的问题,吩咐饭店泊车人员去取车,没一会儿车子就开来了,池曜曦拉开车门,“上车吧,我送你去医院。”

  俪梦姮一怔,他追上来只是为了送她去医院?

  “不用了,没那么严重。”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追上来?早料到你是最不合作的伤员。”见她仍不为所动,他说道:“自己上车,或是被我扛上车你选一个。”

  俪梦姮皱眉,迟疑一秒就乖乖的上车,在大庭广众下,她可不想丢脸。

  “我不知道你是这么强人所难的人。”

  池曜曦替她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才绕到另一端坐入驾驶座,“以后你多的是机会见识到这一面。”

  俪梦姮微微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想去医院,是有些起泡,可没那么严重,去买些烫伤药涂一涂就好。”

  “你确定?”

  俪梦姮点了下头,没想到这一点头就让她在半个小时后进了池曜曦家。

  “把手伸出来。”池曜曦坐在真皮沙发上,一旁放着一个大大的急救箱。

  俪梦姮打量了一下这陌生的环境。

  “总裁,这里是……”格局是特殊挑高,装演色调以深色为主,感觉上优雅、有魄力,却又冰冷。这空间与其说像家,不如说像大企业集团的招待会馆,不过,这空间有个令人侧目的大吧台。

  “我家。”

  果然!连住的地方都很“池曜曦”。

  前些日子为了让拍婚妙有Fu,两人在工作之外增加了不少相处的时间,那时她其实有些期待他会带她参观他的住所,可她失望了。

  还记得很久以前曾听一个高级主管说过,池志仁父子性子的不同,能由对住所的态度看出。

  池志仁认为住宅也是社交场合的一部分,他会邀重要的朋友、客户到家里作客;可池曜曦不一样,他行事极为低调,注重隐私,他认为住宅是只属于自己和重要家人的地方,所以,能被他邀请到住所可是相当不容易的。

  当时想到这段话,俪梦姮心情很沮丧,却也因此提醒自己,池曜曦对她再好也只是为了外婆的病痛,别想太多。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愿意带她来他家?

  “这样好像……”不太好。

  买好了烫伤药后,他该送她回去吧?怎么反而不知会一声就带她来这里?她和池曜曦有相同的想法,对她而言,家是温暖、属于自家人和亲密关系的名词。

  “没什么不好,我孤家寡人,目前被家人跳楼拍卖中。当然你如果是什么八卦杂志派来卧底的,可能会很失望,因为没什么“阿娇”会突然出现。”

  俪梦姮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池曜曦。

  被直盯着瞧的男人渐渐感到有些狼狈,懊恼的说:“拜托你别僵着一张脸,放轻松点可不可以?我尽力搞笑了,虽然看起来成效不彰!”奇怪了,他们之前为了拍婚妙照好一段时间走得很近,他以为两人婚妙都拍了,应该不这么生疏,怎么知道,相片一拍完这位小姐又打回原形。

  她一生疏,害他本来的自然也不见了。

  俪梦姮又是一怔才笑了出来。

  “我还是习惯说起话来不怎么留情面的大总裁。”拍完了婚妙照,现阶段任务完成,她就努力的和池曜曦保持距离,太亲近,她会忘了危险,让自己越陷越深。

  池曜曦看了她一眼,“手!把手伸出来。”

  “总裁,我可以自己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