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俪梦姮小姐,我记得我们曾经在酒后讨论过一个问题,当你爱上了一个可能不会爱你的男人时,你会怎么做?”罗泽香笑笑的看着她。

  “你说,虽然遗憾,但是你不会怎样,因为人生中多的是美丽风景,你会往前看,但是,你一定会拿走一样最重要的东西,以纪念你的暗恋。”

  “很奇怪欸你!你记住我的答案干么?”罗泽香皱了皱可爱到像洋娃娃的脸。

  俪梦姮有点逃避的说:“……正如你所说的,我们是在酒后讨论,我早忘了自己说过什么。”

  “没关系,正如你酒后选择性的只记得我的答案,我一样替你记住了!”想耍赖?呵,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她这人神经有点大条,可她也有不迷糊的时候哟!“你说,你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爱、去付出、去感受,即使他无法回应也没关系,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你用这些去累积离开的勇气。”

  离开一份憧憬的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参与,憧憬中永远有太多想像的美好、幸福的假想,可真的放手去爱,失望的事会越来越多,自己踩下的步伐也会越来越轻,到了离别的那天,她将不再留恋。

  当然,她也有可能因为这样而赢得了憧憬的爱情,所以面对一份感情,无论是单恋、互有暧昧……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参与,不过,恋慕的人已有女友、有妻子又另当别论。

  俪梦姮谈感情的态度向来清楚,高中时的纯纯之恋,她一样很投入,可借的是男方后来出国念书了;大学时她很欣赏一个有才华的学长,两人也交往了,她同样珍惜且投入,遗憾的是男友后来劈腿被她逮到。

  前者给的勇气是爱过了就不伤心,那段纯恋一回忆起她还是会微笑;后者给的勇气是,离开这样一个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花心男,没什么好难过的。

  罗泽香继续说:“你知不知道你那时说的那些话让我有多么崇拜你?这是标准的时代女性,处理感情明快又果决,即使哪天缘尽分手也一样潇洒自如,宛如战神!”她仰起崇拜的小脸,可惜持续不到两秒就皱眉撇嘴。

  “可是,就你暗恋池曜曦这事,真的是……战神落漆,斑驳到看不出你曾是威风凛凛的战神啦!”

  “那不一样!”俪梦姮有点狼狈。

  也许是因为太在乎,也许是因为她老是错过最好的告白机会,也许随着年龄增长,她考虑的太多,也或许是,池曜曦是她的上司,他一向不沾窝边草,看看之前那些示爱秘书的下场就知道了。

  她和池曜曦没什么可能。

  可是,池曜曦最近的一些行为又有些不像他,例如,只是拍个“伪”婚妙照,为什么得要有拍婚纱的Fu?还说什么要有Fu,事前的准备绝不可马虎。

  何谓事前准备?他的答案是默契。

  为了培养出好的默契,两人的互动得由日常生活做起,例如一起用餐、一起逛街购物,有空还一块下厨,池曜曦甚至暗她去看外婆。

  她本以为池曜曦和前总裁互动不良,恐怕不太会和老人家相处,谁知哄老人家他算职业级的,原本发出病危通知的老人家,在池曜曦几次探视后,情况居然奇迹似的转好,只不过她不敢抱太大期望,只当这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由生活中累积默契,两个星期的时间,他们果然很有情侣的感觉,拍婚纱时即使没多余的语言,光是眼神互相凝视,肢体上的亲密,没有人怀疑他们其实不是蜜里调油的一对。

  俪梦姮的外婆看到了相片,更开心得连睡着都微笑。

  这样下去到底好不好?俪梦姮很清楚这之间的“不好”指的是自己的心境。对某人心动的她还能压抑多久对他的情意?越来越喜欢,但到后来呢?这一切不过是演戏罢了。

  罗香泽看着她,“哪里不一样?他有女友?”

  “没有。”有的话就不会被逼迫去相亲。

  “他是Gay?”

  “不是。”

  “他曾经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俪秘书,你不是我的菜?”

  罗泽香问话的方式让她笑了,“他还没机会对我这么说。”她什么都没表示,池曜曦告诉她这些不是很怪?

  “那就是了。”罗泽香啜了口咖啡牛奶后说:“你知道吗?这种什么都不给对方知道的心情是连点机会也不给自己!就好像你看中了一件东西,你一直直觉它高不可攀,它是你买不起的,连问个价格的勇气也没有,少了这些勇气,你永远没有得到的可能。”

  “我直觉它高不可攀的东西通常就真的不便宜。”

  “你怎么知道它不是瑕疵晶,价格减半?或老板跳楼大甩卖!”

  俪梦姮笑了出来,泽香真的很宝耶。

  “我所认识的俪梦姮绝对不会被假设性的事困住,只是一句“池曜曦,我喜欢你”应该没有那么难启口吧,而他能有哪几种回应不是也挺好猜的吗?回应一:女人,你怎么可以抢我的台词?回应二:这件事我当没听见,回去做事;回应三:去跟会计部门结算你这个月的薪水,明天不用来了。”

  罗泽香笑着做结论,“无论最好的情况或是最坏的情况,起码就暗恋这件事上,你心上的大石落了地,这样不是很好吗?”

  俪梦姮在心中轻轻叹息。是啊,问题这样搁着并不会平空消失,喜欢一个人为什么得偷偷摸摸的?她又不是恋上人夫,或是别人的男友。

  暗恋是攒在心里的甜蜜,公开了也只是让某人知道他在不自觉中带给她的小小幸福——

  一个愉快的眼神,嘴角的一抹笑,沉思时的神情,有时只是小寐醒来时几分钟的憨态……那些点点滴滴都谱成温馨旋律,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美丽音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