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为什么会有这样近乎荒腔走板的奇怪情绪?他想起了早先时候误以为俪梦姮要结婚时的沉闷感受。一样是秘书,为什么他以为俪梦姮要结婚,和当年Winni要结婚时他诚心的祝福差那么多?

  他眯起眼思索着其中的不同……

  Winni是个专业的秘书,在工作上能力跟得上他,可没了她,除了工作外,他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大。但俪梦姮除了在公事上一样有出色的表现外,她还多了份贴心和用心,他的食衣住行上的习惯她无一不清楚,又懂得拿捏公私分野。

  缺了秘书他可以再找,可缺了俪梦姮,他去哪里再找一个可取代的人?俪梦姮对他而言不仅仅只是秘书,还称得上是全能的管家,他需要她、非常的需要!

  对于这样优秀的人材,他怎么能让别人抢走?即使只是拍“假婚纱照”,俪梦姮选择曾德勋仍挑起了他的占有欲,就像小时候要分组做实验,如果他在意的朋友选择别人而不是和自己一组,他一样不开心,他一不开心就会变得很任性,甚至有点不可理喻。

  他对俪梦姮的占有欲来自于此吗?没错!一定是这样。

  池曜曦一扫之前弄不懂自己心情的郁闷,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是个行动力强的男人,一旦他发觉自己的在意时,他就会不顾一切的争取。再者,俪梦姮需要一个拍婚纱照的男伴,而他,需要有个挡“三十而立”这不成文家规的妻子……

  他再度列出未来妻子的条件:相处起来自在舒服,能谈心,他在想什么她都知道……俪秘书条件吻合得像是条件是针对她而设立似的,当初他怎么没有想到俪梦姮?

  只不过,她拍婚纱是假,等她外婆往生,婚纱照也算阶段性任务完成,相片一毁就可以当做船过水无痕。

  可他的情况就不同了,那群老人个个身强力壮的等着参加婚宴,也许连去登记结婚他们都要跟,一组婚纱照哪能唬骗那票人?所以,他的结婚是真结婚!

  比起相亲的那些名媛,俪梦姮起码是他愿意娶回家的女人,虽然理由有些差劲。只是他愿意娶,俪梦姮不见得愿意嫁,没关系,问题就一个个解决,先由拍婚纱开始。

  “哪里不同?”想清楚目的是什么后,他一向不是个太顾及过程的人,手段光不光明、磊不磊落不是重点,能达成目的的就是好方法。

  “就、就不同啊!”俪梦姮有些慌乱的别开眼。“总之……就是不行!”

  池曜曦耸肩,俊脸上的笑意隐含心计。“曾德勋和你拍婚纱,如果婚纱照不小心流传出去,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俪梦姮怔了一下才会意过来,她不可置信的问:“你、你在威胁我?”不可思议!她有这么不了解自家上司吗?为了和别的男人争拍婚纱照,他居然威胁她?他以为拍婚纱照像什么集点活动,拍越多次越好?

  “威胁?怎么会,只是提供你做个选择。”

  俪梦姮为之气结,“你是鸿力集团的头儿,你和我拍婚纱问题才大吧!万一被什么八卦记者发现,或是相片外流……”

  池曜曦露出玩味的笑。“你怕吗?”

  “怕什么?”

  “怕弄假成真,到时只得假戏真做了。”

  “……”

  星期六不必上班,俪梦姮依旧在七点左右就起床了,走出房间,有些讶异室友正坐在客厅喝着咖啡。

  她的室友罗泽香有着和她类似的背景,在美国念过书、个性独立,最重要的是泽香脾气好,虽然有时迷糊、有时又鬼灵精怪的令人头疼,可有人说看人先观眼,眼睛澄澈的人,通常良善而性情磊落,这就是她们能当室友的主因。

  “泽香,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是还没睡吗?”罗泽香是个小有名气的插画家,算得上是宅女一名,她的工作常日夜颠倒,有时正常些,可在赶稿时又常常忙到天昏地暗,和她这朝九晚五,生活规律的上班族不同。

  “不是啦,我前天凌晨赶完稿子倒头就睡,睡到今天六点多再也撑不下去,就起来觅食喽。”她哈哈笑。

  “我说你啊,要注意身体健康。”

  “也对,我也找一份比较正常的工作,不过这事要从长计议!”罗泽香捧着咖啡笑嘻嘻的问她,“喂,婚纱照不是早该拍好了?让我开开眼界吧?”她伸出手。

  梦姮和池曜曦的事她知道个八、九分,她是难得可以分亨心事的朋友。

  “完成好些时候了,你忙,这事也就搁下。”俪梦姮从抽屉取出一只牛皮纸袋递给室友。

  她惦惦重量,“不是只要拍个几张交差?怎么好像是整套的?”她抽出相片一看,立刻惊呼,“哇,俪梦姮小姐,你漂亮到由美女升级当仙女了!”相片华丽典雅到很“烧钱”。

  “我本来只挑了一件礼服想说拍个几张,怎么知道……”她从来不知道池曜曦是这么爱拍照的人,而且他自己只换两次衣服,却让她换了六套。

  “这位就是‘临演’,你家头儿?”真帅!天生桃花相,且相片中的新娘害羞的低下头,而新郎官则是深情款款的在她额上印下深吻。“说真的……”

  “怎样?”

  “他若不是天生演员,就是……多少也对你有好感。”她虽然在感情这方面有些迟钝,可好歹是个插画家,人家说画家的眼可是很利的,没有敏锐的心思和眼力,如何观察事物?

  “他只是我的上司。”俪梦姮困窘。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她不禁想起前些日子外婆在情况最不佳时发生的小插曲,看着自己的手在心中轻轻一叹,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池曜曦大概觉得她很失态吧。

  只是上司?罗泽香补充一句,“你暗恋很久的上司。”

  “泽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