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欢迎光临,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吗?”婚纱店的店员热情的询问。

  “我找人,方才走进来的那位小姐。”他视力所及并没有看到俪梦姮。

  “啊,你是俪小姐的未婚夫吗?”

  池曜曦有点尴尬,正要开口否认,店员却没发现到他神情不对,殷勤的接着说:“她在另一头的更衣室试婚纱呢,我带你过去。”

  婚纱店的更衣室通常比一般更衣室大了许多,而且为了不弄脏婚纱的长摆,讲究一点的婚纱店会改为规划更衣台,以垂地围帘包住台子取代为更衣室。

  婚纱店员轻拍厚重的帘子。“俪小姐,你的未婚夫来了。”

  俪梦姮脱下自身的衣服正要换上婚纱,听店员这样说,她心一跳,小心翼翼的问:“德勋学长吗?”方才他不是说他还有事,要她拍照时再连络他?莫非,他考虑后反悔了吗?

  池曜曦皱起眉,她的未婚夫是曾德勋?又注意到她唤曾德勋“学长”,所以他们早认识了?

  不对,这位曾大少不是一直旅美在外……对了,俪秘书求学阶段大部分时间也是在美国,后来是为了陪外婆才回国的。

  俪秘书真的要结婚了?这是喜事,为什么他的心情好像很复杂?在美国分公司,他的秘书Winni也是在第二年结婚,那时他的心情很好,开开心心的奉上大礼,欢欢喜喜的参加婚宴。

  俪梦姮也是他的秘书,适婚年龄的秘书在职期间结婚明明很正常,为什么他对俪秘书要结婚的事那么在意?

  感觉像是……东西明明是他的,却有人要和他抢?

  池曜曦心猛地一跳,感觉像被人重重一击,情绪更闷。啧,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不伦不类!

  婚纱店的店员见两人忽然都沉默,以为有她这外人在场,小俩口不好说什么话,于是借故离去。“我去忙了,你们慢聊。”

  店员离开一会儿后,俪梦姮才开口,“我知道这样的事好像对学长很失礼,可除了你,我不知道该麻烦谁。”

  池曜曦的眉间皱折更深。什么事明知失礼又非得麻烦曾德勋?而且什么叫做除了他,她不知道该麻烦谁?他这顶头上司就这么让她无法依靠,这么信不过吗?

  见外头的人没说话,俪梦姮以为曾德勋想拒绝,她急着说:“学长,婚纱只是给我外婆看,她、她不幸走后我会立即销毁,相片绝对不会外流,我保证,拍这些相片只是为了完成她老人家最后的心愿,让她走得安心。”

  停顿了一下,见曾德勋还是没反应,俪梦姮以为自己太过为难了人家了,她一向不是个会强人所难的人。想想,曾德勋家世极好,其实他的顾虑比一般人多,他们两人的婚纱照若不幸外流,对他而言真的会造成极大的困扰,她实在不该因为学长待她不错就强人所难。

  叹了口气,她说:“但是如果学长仍有疑虑……”换好了婚纱,她觉得老是隔着帘幔和人家应对真的很奇怪,便拉开围帘走了出来,但当她看到外头站的不是曾德勋,而是池曜曦时,一双美眸瞠到极大!

  “总、总裁”心狂跳着,她的思绪乱成一团。他、他……池曜曦为什么会在这里

  池曜曦扬眉看着俪梦姮一身象征纯洁的纯白婚纱。“这么赏心悦目的一幕,你可以不要摆出看到鬼的表情吗?”俪梦姮皮肤白,骨架纤细,无袖窄腰的设计将她的匀称身材展露无遗。

  俪梦姮回过神,讶异的表情收敛起几分。“你怎么会在这里?”并有些懊恼的想,方才的话他听去了多少,又知道了多少?

  池曜曦顾左右而言他。“我都不知道你和佳威的大公子熟到可以拍婚纱呢。”

  俪梦姮皱眉寻思,为什么他只凭她说的话就知道“德勋学长”指的是曾德勋?他对她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算了,有时诚实反而可以使事情简单化,她开口解释,“我在美国念书时他对我很照顾,所以有麻烦事就想到他。”事实上曾德勋曾追求过她,只不过她只当他是好友,并没有朋友之外的情感。

  池曜曦的脸色仍有些沉。

  俪梦姮下意识的继续说:“医生日前宣布我外婆来日无多了,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我结婚,她老人家目前的状况其实很不好,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办婚礼来不及,她也一定没办法参加,所以我就想……有相片让她看,她应该就会很开心。”

  外婆高龄八十六了,五年前就发现有恶性肿瘤,家人心里都有准备,家中二老只怕是外婆会先离开,却没想到反而是身体较硬朗的外公先走一步,外婆能多活这五年连医生都啧啧称奇。

  面对亲人要离开她当然伤心,可也许一直都有心理准备,反而有较充裕的时间可以处理事情,将遗憾减到最小。

  “这种善行你倒是舍弃我这最易取得的资源而便宜了曾德勋。”

  这话是什么意思?俪梦姮不敢妄加揣测,“……什么意思?”

  “完成一个老人家生前的愿望不是善行是什么?我就在你身边,可你却选择曾德勋拍婚纱,不是舍近求远吗?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我拍。”

  “……曾德勋是学长,和他拍可能比较自然。”拍婚纱照自然有许多亲密的肢体动作,和曾德勋拍她知道那是假的,只是在演一场戏,就像一些模特儿接拍婚纱广告一样,可和池曜曦的话,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有太多的想像、投入太多情感!

  和暗恋的男人拍假婚纱照,不论是温暖的拥抱还是深情的凝视……那最美的一刻却什么都是假的,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她想都不敢想。

  “我们在同一间办公室相处了两年,这样会不自然?”

  “拍婚纱不同。”

  池曜曦认为自己原本也只是提供她另一个选择,但她拒绝的方式让他不舒坦了起来。难不成她觉得和曾德勋拍婚纱比较有感觉吗?光是想像一些常见的婚纱照亲密姿势是由俪梦姮和曾德勋领衔演出,他就一整个冒火。

  池曜曦莫名的有了危机意识,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感觉更加强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