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活动地雷?就是你、你”千金小姐曾听过企业界某个贵公子的坏脾气,听说曾在半年内辞退七个女秘书,每个离职时都是哭着出去。

  池曜曦装模作样的微讶。“你真的听过?哎,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惊吓过度的千金小姐把该留在心中腹诽的话全都说了出来。“你曾在半年内辞退七个女秘书,而且每个离职时都是哭着出去……”又想起他方才才说的——就在我身边当秘书,跟得上我的脚步就行了。

  也就是说,池曜曦半年内“试婚”了七个女人,全被“活动地雷”炸得粉身碎骨,无一生还?那她、她不会是第八个吧?

  “你你你……”这摆明了是炸没死的才准嫁嘛!突然间池曜曦的桃花相在她眼中变得面目可憎,如同噬人野兽般。“我、我突然、突然……”她过于慌张连个借口都说不出。

  “突然不太舒服?突然想去化妆室?还是突然有事?突然想到什么请自便,不必顾忌我。”

  千金小姐如获大赦的顾不得礼貌,提起包包就往外走,在门口还差点绊倒。

  池曜曦扬了扬眉,拿起桌上已经凉了的咖啡啜了口。“终于把该拒绝的都拒绝了,以后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打扰到我工作!”啧,大饭店的咖啡怎么还这么难入口?还是俪秘书煮的咖啡好喝。

  要不是他的万能秘书今天难得请假,他就能打电话要她把咖啡煮好,等他回公司就可以享受到美味的咖啡。俪梦姮今天为什么请假?她一请假他就有点困扰,好像缺了什么似的,总要看到她才能安心。

  啧!自己似乎太依赖她了,这不是好现象,还是别再想她了,免得等一下又一通电话把她召回公司,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先例。

  还是先想一想摆在眼前的问题吧!池曜曦在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拒绝了一票相亲对象除了因为不想如了某人的愿之外,也真的是因为那些千金不是他想要的。那么,什么样的女人才是他想要的?

  相处起来自在舒服,能谈心,他在想什么她都知道……他突然想起了前女友的好。当年的他们为什么会分手?因为女方想结婚,而正为事业投入心力的他不想这么快定下来,几次争论没共识,两人就分手了,她也很快的有了新的对象。不过尴尬的是,那个人是他的好朋友,两人因为她反目,而且之后还发生了十分不愉快的事。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他怎么又想起罗咏恩?都是被什么三十而立的规定逼的,啧!

  总之,能相处愉快、能谈心、和他有默契的女人,这些都得要两人长时间相处才可能,可惜的是,以结婚为前题的相亲抹去了这个可能性。

  和这些千金相亲就像是选购了没有鉴赏期限的商品,选购后觉得不适合也只能自认倒楣,不可能退货。

  这波相亲活动算是告一段落了,可他相信那些老人家不会因为他“被拒绝”就这么算了,也许很快还会有下一波,所以杜绝这种无聊事件再发生的方式就是——赶快找到结婚对象。

  池曜曦端起一旁的水杯正要啜一口,一个走进餐厅的美丽女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俪秘书?

  她今天不是请假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她知道他在这儿,有什么要紧事要找他?他正想起身去向她打招呼,可发现她似乎不是来找他,而是约了人,此刻正朝着那人的方向走去。

  顺着她前往的方向看去,在等着她的是个长相不俗的年轻人,而且那人他有点印象……对了,那男的是佳威企业旅美在外的大公子,对他有印象是因为他参加的近几次宴会,正巧他也都几乎有参加,名字……好像叫曾德勋。

  俪秘书和他认识吗?还是……他忽然想起这餐厅可是著名的相亲餐厅,脑海一闪入这念头,他方才的轻松心情莫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烦闷。

  而曾德勋一见到俪梦姮出现,便热络的起身,帅气的脸上堆满笑意。

  池曜曦看了更不愉快了,一个大男人动不动粲笑,巧言令色,啧!之前就觉得他唇红齿白的有点娘,现在更看不顺眼了。

  俪梦姮的位置背对着池曜曦,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可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男方献殷勤的模样。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闷气生得没来由,俪梦姮就算是请假来相亲好了,那又如何?他这上司未免也管得太宽了,更何况,俪梦姮也二十七、八岁了,是该找对象啊。

  正打算离开时,发现俪梦姮也起身打算离开。

  怎么这么快?莫非她和他一样,也是为了打对方枪才来相亲的?他下意识觑了一眼曾德勋的表情,不像啊,他看起来还挺愉快的。

  也不一定啦,或许有人处境和他相同,相亲成功会笑不出来,被打枪才能愉快呢。

  这行为真像变态!

  跟着俪梦姮出了饭店,池曜曦实在不想再“鬼鬼祟祟”的跟在她后头,于是拉开嗓门唤了她一声,也许声音正好被车子喇叭声给盖过,她仍持续往前走,接着在一个十字路口前,他被一辆大货车挡住了,等车子驶过后,她已经在路的另一端,而且红灯亮起,将两人的距离拉大。

  池曜曦本想放弃跟在她后头乱兜,因为感觉上满奇怪的,他有什么理由在员工请假期间,跟在人家屁股后头转?

  才这样想,俪梦姮却在一个玻璃橱窗前驻足,好一会儿才推门而入。

  那是一家婚纱店呐!池曜曦想起几天前在办公室里,俪梦姮好像接到一通电话,有说到什么含化妆、衣服、摄影?是指拍婚纱吗?

  要拍婚纱……对象呢?不会是曾德勋吧?为什么他什么都没听说?

  池曜曦不知道哪来的火气,也不知道哪来的念头使得他明明已经要往回走,打算开车回公司了,却再度折返,更即使明知道不合宜,仍推开婚纱店的门走了进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