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某五星级饭店顶楼的景观餐厅是求婚和相亲的胜地。

  尤其是某角落的位置更是终年预约不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那个位置从来没有空下来过。理由很简单,传闻那位置是“邱比特指定席”,凡是在此位置求婚、相亲的全都会成功。

  今天是阴雨天,黄历上日子一般,但景观餐厅仍高朋满座,而仔细一瞧,餐厅里的客人几乎清一色是适婚男女。

  “邱比特指定席”上对坐着一对出色男女,男的高帅,女的娇美,看来十分登对,想必成功率百分百。可那位美人娇滴滴又羞怯的半垂着头,坐在对面的俊美男人却一脸冷漠,让气氛有点诡异。

  池曜曦静静的打量美人,想着怎样才能从这场无聊的相亲宴中全身而退。

  为什么他堂堂个总裁会出现在这种八股相亲宴上?这得追溯自他们池家连着几代以来的陋习。

  话说池家男人有个“三十而立”的不成文规定,也就是任何男丁得在三十岁以前“成家立业”。

  但他今年三十二,立了业却尚未成家,所以今年的家族聚会就被一些“有心人士”叮得满头包,说他三十而立只立了一半,要他爸池志仁不得交出另一半的经营权!

  开什么玩笑,工作可是他赖以为生的精神食粮,抽去工作他就不叫池曜曦了,怎可能让人拿这样的事情摆弄他!

  只是他和老爸的不和由来已久,父子俩各持一半的经营权就某个程度上真的是缚手缚脚,也就是名义上他是总裁,可他的决定却要受另一半经营权拥有者相当程度的牵制。

  原以为这两年他让公司的各类投资股票上扬,股东荷包满满,老爸该会乖乖的交出另一半经营权,改以多席董事行监督权,不干涉他经营方针了。

  谁知那些家族长辈的一席话竟造成了经营权转交的大变数,听得他差点当场发飙!

  但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些老人可都是鸿力集团股东,惹得他们不快,以后老人家闲闲没事干,团结起来专扯他后腿可就麻烦了。

  可是被一群老人逼婚的感觉令他痛恨至极,逼得他当场就回呛:我也不是不想成家,而是没对象!

  就这么一句随口而出的话却造成后患无穷——

  闲闲没事的老人家效率极好,隔没几天就送来了一堆人选,高度怀疑这事是有预谋的,否则哪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凑足这些人选?

  听说里头的千金可都是他那不对盘的老爸御笔亲点,之后,他就开始过著相亲也排入行事历的日子。

  如果只是针对他家老爸他还可以反抗得名正言顺,父子俩互看不顺眼又不是这一两天的事,可上头还压了个“三十而立”的不成文规定就麻烦些。

  要知道,所谓的家规如果三不五时被挑战着,情况还不会这样棘手,可问题是池家男人除了他之外,在这件事上还真没出现过异议分子。

  眼看他一个人孤掌难鸣,也只得先向陋习“假臣服”。

  要相亲是吧?他绝对配合、绝对听话,可是成不成可不干他的事!

  介绍人才离开不久,池曜曦突然说:“刘小姐每个月的花用大约多少?”速战速决的方法由钱切入,通常效果良好。

  某企业的千金一怔,虽觉得问这问题好像有点失礼,可对上池曜曦那双桃花眼她又羞涩的低下头。“我爸爸给了我几张卡,虽然没怎么限制我,可我每个月还是会节制在三十万左右。”怎么问这个?难道他已经想到婚后给零用钱的事了吗?思及此她的脸更红了。

  “三十万?那是该节制!”

  “……”

  “我不希望将来娶回家的女人只是把我当人肉提款机,我希望她是跟得上时代女性的脚步,自食其力、独立自主,而不是在家是米虫,出嫁还是米虫一条,只是由这个米缸换另一个米缸住!”

  千金小姐的脸红了。

  “我认为用相亲来寻找要论及婚嫁的对象太过草率,最好相亲后还要经过一段‘试婚’期。”对于他老爸找来和他相亲的对象,他本来就不抱期望。

  标准的富家千金,在家是千金,出嫁就准备当少奶奶,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在所谓的上流圈里例子多到不遑枚举,甚至被视为理所当然,只不过要娶老婆的是他,他怎么可能不挑剔!

  只是不想顺了老爸的意,可又得安抚一下想拿三十而立来找碴的人,他每场相亲都参加,每次都不幸的“被拒绝”,这种游戏玩久了,真的还满腻的。

  “试、试婚?”千金小姐更加娇羞了。

  “我所谓的试婚和一般人口中的试婚不一样,我平日工作繁忙,如果妻子能分担我一些工作,那再好不过。”

  “要工作?”美丽的千金小姐脸都绿了。她可是被呵护长大的大小姐,嫁了丈夫却得出外工作?这个和她想像的少奶奶生活出入很大!

  “这当然。”

  “我不缺那点小钱。”千金小姐力求镇定,不想轻言放弃。多金的公子哥到处都是,而且不少是纨子弟,爸爸那么看中池曜曦正是因为他除了是血统纯正的贵公子外,难得的还是一位能力超群的实业家,而且真正见面后她更多了份私心,毕竟多金贵公子中,长得这样俊美的真的很少。

  “其实,我也不在乎未来的另一半会不会赚钱,而是对生活的态度。所以说,需要试婚。”池曜曦一扬眉后说道:“我大学毕业后拒绝到父亲身边当特助,而是到我佩服的企业老板的公司由基层做起,理由很简单,我想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哪里。”

  其实这只是理由之一,最关键的一点是,他和老爸都是同样烈性子的人,大三、四每逢寒暑假他就到公司研习,才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都能和老爸势同水火了,何况是长期一起工作,一个公司一个王就够了。

  他在那家公司花了三年的时间爬上总监的位置,后来自家公司需要一个海外主管,在众人劝说下他才回公司。回来的条件很简单,他管理的海外公司不受国内总公司干预,只不过他老爸也不是省油的灯,明明白白的说,以两年为限,海外公司的营业成长若是超越国内,他这个总裁自然不干预,而且是完全放手的不干预,反之,也要他乖乖的接受集团规范!

  这等于是他们父子俩经营方式的较量,父亲强势的要儿子听他的就没错;儿子却急着想告诉父亲,他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不想受干扰。

  外人都觉得池志仁有点在欺侮自己儿子,毕竟鸿力集团在近年来,国外市场呈逐渐萎缩之势,如何跟国内的平稳相较?

  但父子俩较量的结果,却是池曜曦压倒性的胜利,自此池志仁真的放手海外业务,可父子间的心结却更大。

  “我一路是这样走过来的,期许另一半也要知道工作的辛苦。当然,要完全比照的确是强人所难,所以就在我身边当秘书,跟得上我的脚步就行了。刘小姐也许也略有耳闻,我是个坏脾气的‘活动地雷’,我的脾气究竟有多坏,将来要嫁给我的人不能不知道,试婚也是为免你嫁过来后才觉得受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