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老婆,离婚失效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鸿力集团尾牙宴后,一群高级主管再续摊,一续再续,地方越续越高档、隐密性也越高。

  没办法,这些企业悍将、业界菁英难得放下战战兢兢的紧绷心情玩乐,当然要玩得无后顾之忧。更何况现在八卦狗仔无孔不入,万一被拍到醉言醉语或倒卧路边的画面多难看?

  凌晨三点,某高门槛会员制俱乐部的豪华包厢里,一开始还隐约可闻几句含糊的醉话。

  “……邱、邱总,来啊、再来啊~”

  “来就来,谁、谁……怕……”话没说全,鼾声便取代了没说完的字句。

  “我没醉,再喝个一打都、都没问题……”

  半个小时过去,渐渐地,包厢里最后几声醉话也被鼾声取代。

  墨色大理石桌上一片杯盘狼籍,而平时俐落犀利的企业悍将们也七横八竖的挂在沙发上。

  俱乐部包厢的另一端,一个高瘦的男人端着酒杯侧靠在落地窗前,随性的看着外头的虹彩流辉,这属于都会的夜风情。

  男人一身一丝不苟的合宜西装,姿态和眼神却极为慵懒,他像是惯于夜行的豹,总是以最从容轻松的姿态享受着夜色。

  外头传来三声叩门声,接著有只白晰纤细的手推开包厢门,首先踩进门的是蹬着三吋细跟高跟鞋的修长美足,然后才是被贴身窄裙套装衬得更为窈窕的身影。

  进来的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妩媚冷艳的美人。美人身后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大汉,随着她的指示,将那些醉倒的主管们或抬、或扶、或架、或扛的送出包厢,准备安全的将他们送回各自家中。

  等到最后一位醉倒的主管也被送走,美人在原地待了几秒,才轻轻的开口,“你在沉思?不打扰了。”略微欠身打算离开。

  “俪秘书。”

  她转了半圈的身子又旋了回来。“是。”

  落地窗前的男人这时才侧过身来,他有张好看到称得上招摇的脸,“俊美”两字尚不足以概括他吸引人之处,说他是天生桃花相,相信不会有人反对,可偏偏他眉宇间过于霸气,一双眸子太冷,好看却不易亲近。

  池曜曦一步步的走向俪梦姮,身上的酒气随着他步伐的接近益发明显,他来到她面前,略低着头看她。“俪秘书,任何时候看你处理事情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呢,指挥若定、节奏流畅,好像什么事交给你我都可以很放心。”

  酒精在体内发酵,池曜曦脚下踉跄了一下,约莫同一时间俪梦姮立即伸手扶住他。

  “小心。”

  她这顶头上司意志力远比身体强悍了许多,因此当他看起来有三分醉时,其实醉意早就超过外在给人的感觉,加上平常没事不会多话的人话一多起来,她就知道他醉了。

  “这个星期没了俪秘书,很多事处理起来都不顺手。”他飞扬的浓眉一扬,“无法想像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帮忙,那会是什么样子。”他说着,感觉头有些昏,是真的有点醉了,醉到平常顶天立地的他都想小小的放纵自己一下,倚靠一下他的得力助手。

  感受到他将身子的部分重量交给自己,俪梦姮有种小小的幸福和心酸,这样近距离的贴近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吧?

  一会儿,她才轻轻的开口,“能力好的秘书有很多,即使有天我不在,接手的秘书也会很快的跟上您的脚步。”

  她的家人都在美国,当初是因为外公外婆疼她,说服移民的父母让她留下来念书,直到国中后她才前往美国,而四年前外公往生,外婆生了病,她才又回来陪老人家,也因此她常累积特休,好回美国看看家人。

  方才的尾牙宴她小酌了一下,可她十分节制,没喝超过三杯啤酒,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放纵,后头还有事要处理,起码有个人今天一定会醉,她得将他平安送回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视线会绕在上司身上打转?一开始她以为因为是秘书,她得眼明手快的处理好工作上的任何事,因为需要,她当然得注意上司的一举一动,得试着揣测上意做最正确的判断,一直到后来当她发现自己不单单只是为了公事而去注意池曜曦时,她已经会在意他的心情,他得意时她替他开心,他心情不好时她也跟着低落……

  她在意他对她说的每句话,有时只是一句不经意的赞美,那天她的心情就风和日丽,一句小责备她的情绪就随着刮风下雨。

  池曜曦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如数家珍,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生活细节上极度任性自我,从来不委屈自己,半点不肯将就,可说是累坏了身边的人!

  他不喝带酸味的咖啡,喝拿铁要多加半杯的Espresso,这还不打紧,他大少爷只喝她煮的咖啡,不喝咖啡连锁店卖的;吃西瓜他只吃黄肉品种,不吃红肉;荷包蛋只吃六分熟,蛋白边缘还不准焦,牛奶只喝全脂而且还挑品牌……她对他的需要了若指掌,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就能猜到他八、九分心思。

  当她注意到自己的过分投入时,已错过最好的防堵时机,一种名叫“动心”的感觉悄然形成,于是开始了她暗恋的日子。

  别人总说她是最万能的秘书,最了解池曜曦的人非她莫属,这样的话却令她只想叹息。

  轻贴着她的身子,属于俪梦姮的独特馨香源源不绝的钻入池曜曦的口鼻间,那是一种安心和可以相信的感觉。“你是别人无法取代的,任何人不管处在任何位置,让别人无法取代不就是一致的努力目标?一旦成为这样的角色,只有别人听你的分……啧!这样到底好不好?”

  连腹诽都可以这样轻易说出来,就知道他真的很醉,只不过她根本无须回答,他一向是个有主见的人,以任何形势威胁到他的人,再不舍他都会拔除。俪梦姮闪神的想着心事,漏听了他的话,直到他推了推她,她才回过神问:“……什么?”

  “我的生活中好像少不了俪梦姮这个人了,你说怎么办?”

  “怎么会少不了”

  “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最清楚,这样还少得了吗?我啊,要签下你,当我、我一辈子的秘书!不、不行,秘书也有退、退休的一天,啧……怎样才能巴住你一辈子?”他醉眼惺忪的脸上顿现困扰的表情。

  俪梦姮笑了。这个人真是的!大概也只有喝醉了他才会这么闹。她扶着他到沙发坐了下来。

  男人的体重重,加上喝醉的过度放松,池曜曦直往沙发里陷,俪梦姮也重心不稳的跌扑在他身上,零距离的贴着他温热的身子,让她的脸羞得通红。俪梦姮尴尬的忙着要起身,池曜曦却忽然环住她的腰,她只得用双手撑在他胸口保持安全距离。

  “……对了,娶回家!把、把你娶回家,这样你就永远、永远都在我、我身边了。”偏冷的脸难得笑得孩子气。

  俪梦姮一怔。“……你醉了。”但嘴巴这么说,她的情绪却莫名激动起来。

  永远待在他身边吗?那是多么美好的事?只可惜,那是不可能的!真是的,明知道他醉得胡言乱语,为什么还是在意,为什么还是开心?一思及此,她的眼眶红了,是单恋路上太寂寞,她寂寞怕了吧?

  “我是认真的,一、一年后如果我们彼此还是没结婚对象,那就结婚吧。”

  “……”

  “答应我,说好!”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他任性的执意要答案,甚至催促起她来,“快说!”

  俪梦姮看着他,美丽的眼里泛着水光,导致他的脸模糊了起来,她低喃,“我说出口的承诺就会做到,但到时候你无心反悔怎么办?”

  池曜曦看着她,“快答应,我还在等、等你的答覆……”

  “好,一年后如果我们彼此都没有结婚对象,就结婚。”

  “打勾、勾勾。”

  “打勾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