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这些日子写最多信给她的是林志麟,他说他己经在颜德君不人道的逼供下全招了,又说颜德君只是担心她,倒是没想像中生气,他还告诉她,罗芳蕊回日本了,出现时像阵风,吹皱了一池春水后就消失无踪了。

  她知道自己的任性一定很让身边的朋友担心,可目前她真的不想造成别人的困扰,所以不打算叨扰任何朋友。

  现在她唯一对外的联络窗口就是网路信箱,但她只收信,不发信。

  这些日子写最多信给她的是林志麟,他说他己经在颜德君不人道的逼供下全招了,又说颜德君只是担心她,倒是没想像中生气,他还告诉她,罗芳蕊回日本了,出现时像阵风,吹皱了一池春水后就消失无踪了。

  她比较讶异的是颜德君的反应,他怎么可能不对她生气?!然后想看想看,她由一开始的讶异越来越觉得惭愧。

  她不知道,总觉得很丢脸,她没有办法在颜德君知道她所有的秘密后,因为他没特别生气,没说出无法原谅她的话就若无其事的回到他身边。

  反正她现在就是心情很乱,还没办法让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说到信,林志麟己经好些夭没提及颜德君了,倒是找了一堆美食介绍给她。他应该不知道她在美东,可奇怪的是他介绍的馆子都在这里,两人有这样心有灵犀吗?

  反正流浪嘛,就好好吃、好好放松。

  昨天上网收信,他又介绍了一家馆子,而一直到计程车将她放下,她才知道那家餐馆距离颜德君家有多近。

  才十一点半,她不急看进餐馆用中餐,倒是绕到街尽头左转的私人别墅。

  这里还是颜家的吗?其实她不太清楚。可不管是谁的,偷偷看一眼可以吧!再看一眼就好,她想知道那棵相思树还在吗?是否还是满地爆荚的相思豆?

  罗泽香沿看雕花铁栏围篱走,远远的就看到那棵长在颜德君书房外的大树,她像是看到久违的朋友一样快步奔去

  地上还真有不少瀑荚的相思豆。

  她看了看屋子,感觉上像有段日子没人住了,幸好她还记得有个类似狗洞的地方,才能进到屋子里来。

  不一会儿她就手脚俐落的在相思树下捡豆子了,捡着捡着,头顶上方竟然传来一句话—

  “你知道这是什么豆子吗?”

  罗泽香吓了一大跳。不!比起惊吓,熟悉的声音更令她讶异—是颜德君!

  她回过头,发现真的是他,讶异到久久说不出话来。

  天!怎么会是他!他、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颜德君泰然自若的走到她跟前。“我在问你话呢!”

  “呃,相思豆。”

  他笑了,“十年前你不是这么回答的,你回说“不知道”。”

  “不知道还捡这么多,不怕它有剧毒吗?”罗泽香跟着笑了,眼中有泪,模仿起当年他冷冷的语调。“你还说。“这是非洲土著常涂抹在箭上的箭毒树种子,它的树汁1CC就可以毒死三百个人,种子应该没这么毒,不过,毒死一个人应该没问题”。”

  颜德君看看她,没再接话。

  “德君,我……”

  “泽香,我来只是想说一句话。”

  “……嗯,你说。”

  “谢谢,还能爱你,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闻言,罗泽香眼泪直掉。

  他忽地从背后拿出一束红玫瑰。“第一百一十朵。十一就像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数字零则是圆满。两个人可以一路携手相伴,即使中间有很多变化,最后仍旧是我和你的履满,这个幸福真的得来不易!泽香,我爱你!”

  罗泽香笑着投入他的怀抱。“我也爱你。”

  相思树下的深情拥抱,此时无声胜有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