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颜德君长吐了口气,不死心的又拨了一次又一次的手机,却还是关机的状态。

  之后罗芳蕊还是不断的打电话进来,颜德君只看一眼就把手机丢得远远的。

  上了车,他先回自家看看,然后驱车找遍所有罗泽香可能会去的地方。

  一直到凌晨时分,他才前往罗泽香的租屋处。他猜想她早上才离开,东西可能都还在,她也可能会回去拿东西。

  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发现东西大多没动过,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又想……老实说,这房子里的东西真的要舍弃不要,只怕也没太多挣扎。

  他忽然想起他第一次造访这里,要拿急救箱替罗泽香涂药,拿错了盒子时她那紧张的神情。

  那里头放的是什么?他曾经猜测是她和林志鳞的美好回忆,但无论是什么,至少是对她很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拿走,也许他在这等,就会遇到她回来拿,又或者盒子里会有找到她的线索,虽说偷看别人的东西实在不是他的习惯,但他现在也管不得了。

  他打开柜子,却发现原本的三个盒子少了一个—她果然把它带走了吗?或另藏他处了?颜德君不死心的把所有的杂物和盒子都搬出来,东西没找看,却意外的让他发现一个暗层。

  将暗层拉开一看—一小叠美国商店的购物发票、飞机票票根、平安结、相思豆串成的长项链,以及用层层纸张保护包裹住的瓷器……

  颜德君颤抖着手打开一层层仔细包妥的白报纸—环是一对厚玻璃杯,插画以镂刻方式呈现,再施以颜色线条描绘。

  两个杯子合起来是一福画,一棵大树下有一名男子倚看树千看书,有一名女子则在树下捡拾红色豆子。杯子分开还是一福画,分别为男生女生各自在树下的休憩图。

  那杯子上的图案他太熟悉了!熟到绝对不会错认!

  然后他注意到发票上有字迹,他拿起那叠发票,每一张上都用笔写着一在这一刻与幸福相遇,对不起,我爱你。

  越看颜德君越震惊!他想起罗泽香说的那个关于发票的故事……他仔细看着发票上列出的明细,果然都是食物。

  店家清一色是餐馆,而且都是他熟悉、带罗云萝去过的餐馆!

  “这、这是……”这些都该是属于罗云萝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泽香手上?!

  从罗泽香能拥有这些东西,他己隐约猜到了什么,却又不敢证实。

  罗泽香和罗云萝几乎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说话的神情、习惯动作……说她们俩其实是同一人他也不会怀疑!

  可是她们一个是孤儿,一个却是罗家千金,这之间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颜德君深锁着眉宇,呆坐在曾与罗泽香缠绵的床上。

  夜深了,他的心也沉得像夜色一般。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他突然想起林志麟这个人。

  那家伙不是认识她很久了吗?也许他会知道什么!另外一条线索就是罗芳蕊了,他突然想到上一次他对罗泽香提到平安结这名字时,她奇怪的反应。

  当时他只当是她个性低调,如今一想,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

  看看墙上的钟,己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罗泽香该入睡了,她现在到底在哪里?是不是和他一样也因思念某人而无法入睡?

  泽香,你到底是怎么了?他往床上倒去,定定的看看拿在手中的项链。这串项链他记得,是罗云萝用在美国拾起的相思豆串成的,她第二次到美国,就是戴看这串项链。

  他轻轻的阖上眼,忽然听到玄关处有钥匙插入洞孔转动的声音,颜德君倏地睁开了眼,然后就听到林志麟碎碎念的声音。

  “……做人真的不要太好心,我就是太好说话,人家逃亡去,我还得替人家搬家……哇啊!”把门完全推开,本来不该会有任何人出现的房子里,突然出现一个高个儿,彻底吓了林志麟一跳。

  天!那可是比看到阿飘更惊谏!

  不!的确更惊惊!因为眼前出现的这个人,比阿飘可能会带给他的伤害更大,毕竟阿飘只会吓他不会打他,而这个人不但会吓他也会打他!

  “你你你……”

  颜德君冷冷的看着他。“我来这里来对了!”

  “那个……我其实……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哈哈——”装梦游情况会不会好一点?咳,显然是不会。颜德君看他的样子,仿佛是蛇看见青蛙。

  颜德君大步朝他走去,寒喧迂回什么客套话都不必了,开门见山就问。“泽香在哪里?”

  林志麟本来就怕这个表哥,给打过几拳后更心生畏俱,一双眼不自觉的盯看对方握得紧紧的拳头看。“你你你……老婆失踪了就找我,你有给我保管费吗?”

  “一个失踪了,一个三更半夜跑来这里喃喃自语的说。“做人真的不要太好心,我就是太好说话,人家逃亡去,我还得替人家搬家”,你觉得这两个人有没有问题?”颜德君心急,一张脸冷沉又严肃,也不管自己瞪得林志麟冷汗直冒。“她要你来帮她搬家是吗?”

  “没、没有啊!我、那个……我说的是别人啦!”

  “你是我妻子早分手了的前男友,而你这个前男友却在三更半夜潜入她租赁的房子,请问,你有经过她的允许吗?”

  “我、我是她、她的老板。”

  “我都不知道这世上有哪个国家的法律规定,老板在不经员工允许的情况,可以任意出入员工家!”

  “她、她允许的啊!”

  “我是她丈夫,为什么我没有听她提过?”

  “那是、是……”林志麟都快哭出来了。就说嘛,罗泽香和他表哥交往真是不当的抉择,不!他们是结婚了才对!她居然肯嫁给他还嫁了一年多,欧买嘎一到底是他太迟钝,还是罗泽香太保密到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