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每当这时候呢,她也不必晓以大义,只要当个好听众就好了,反正林志麟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等一下他很快就会被其他事转移注意力,更何况晚点某一位明明没有错也会承认都是他的错的“大度男”一定会前来道歉—同样的戏码每隔一段时日总要循环一次,她己经很习惯了。

  罗泽香再度来到阳台前仔细替千燥花调整花型。

  不一会随后跟来的林志麟便把注意力全放在这些典雅的千燥花上了。“哇!你哪来那么多的玫瑰做干燥花?这有一百朵了吧?”

  “八十八朵。”

  “你买的?不对,一定是人家送的!”一旁的枯枝上还绑了缎带蝴蝶结,自己买的不会特意花钱包装。“厚!有人在追你,还是己经在交往了?啧!你这女人真不够意思,连这种事都不分享!”

  “时候到了一定让你知道。”其实瞒看他她己经结婚的事,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歇,真的有对象了?”

  罗泽香但笑不语。

  看她这样,林志麟疑心更重了,脑海突然有个想法闪过,“喂喂,别告诉我对象是我那表哥颜德君!”

  罗泽香有些讶异他猜得到。“怎么这么说?”

  厚!逮到了!对方果然就是他表哥!罗泽香的性子他可摸透了,如果对象不是颜德君,她的回答一定是“怎么可能”、“当然不是”、“别闹了”,而不是—怎么这么说?

  这提问的若是别人,也许只是!你怎么这么想”的换句话说,可若是罗泽香,那表示她其实己经承认七分,端看对方知道的多寡,她再决定要不要全盘承认。

  “除了之前那次,后来我男朋友也曾看过你们一起上馆子用餐,我还告诉他,一定是他看错了!看来……也许是我错了。这些与其说是巧合,还不如说是你们太常走在一块了。”

  罗泽香没说话,等于是默认了。

  “你啊,都警告过你他很危险了,你还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姓武名松吗?”林志麟有些生气了,“奇怪了,你们俩是怎么看也不会凑在一起的,什么时候走得那么近?”他想起罗泽香应该是脚伤时才和颜德君走近的,可那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吧?

  “人家追我就给追。”她避重就轻的说。

  “追?那个冷冰冰、有暴力倾向,还专挑人家脸打的男人?!”他生平最恨别人打他的脸,都不知道对一个把脸蛋当命的人而言,打他脸就跟要他命一样!

  她也真是的,他可是血淋淋的受害者!她还敢跟那男人在一起,他实在无法想像那种男人追女人的样子。话又说回来,虽然他很、不、喜、欢颜德君,可也不得不说,那种帅哥是会有一堆女人争着倒贴的。

  罗泽香笑了出来,颜德君的那几拳,林志麟会记恨一辈子。

  林志麟看看她,那张脸上的幸福笑容是他没看过的,这才顿时觉得她变得好漂亮,难以形容的韵味中带了些性感,她以前有这么吸引人注目吗?

  难以相信呐,冷漠难相处又很恐怖的男人还是有本事讨女人欢心,打击好大。

  “他、他,咳,我表哥对你好吗?”

  “还不错。”

  “玫瑰是他送的?”想像一个大男人买了束花走在路上的样子,要是一个粗犷的彪形大汉一定像极了合成图,哈哈哈,好笑!可若是颜德君……花朵般的高挑美男子,一手插看口袋,一手拿看花,徐风一吹拂,帅啊一萌啊一老天啊~

  “是啊。”

  “千么送八十八朵?他当做生意啊,数字要吉利一点的。”像是抓到小辫子一样,他嘿嘿的怪笑。“摆脱不了奸商的铜臭味!”

  “事实上,他每次送十一朵,这是第八次,目标是一百一十朵。”她大略的说了一下情况。

  “为什么要一百一十朵?干么,急救爱情吗?”忍不住哈哈大笑。

  罗泽香也不生气,她轻轻的说。“十一朵、二十二朵、三十三朵……一直到一百一十朵,感觉上就像一路走向圆满。十一就像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他,数字零则是圆满。两个人可以一路携手相伴,即使中间有很多变化,最后仍旧是我和他的圆满,你不觉得人生的最大幸福莫过于此?”

  闻言,林志麟的心揪了一下,他从来没想过数字可以有这样的联想—

  两个人可以一路携手相伴,即使中间有很多变化,最后仍旧是我和他的圆满。

  说的真好!他喜欢!“我也要叫我男友送我十一朵玫瑰,要他送满一百一十朵。”想了一下,他也好奇了。“泽香,你和我表哥应该才在一起不久吧,你确定他是其中一个一?你有这么认定、这样喜欢他喔。”

  罗泽香脸红不语。她是喜欢他!从她十六岁第一眼看到他,其实就喜欢上他了,只是那时的她太过年轻,即使心动也惜懂无知。其实在她感动于颜德君那三年的努力时,却忘了她何尝不是也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努力的苦学英文,即便她根本没预期会再见到他。

  他和她究竟是谁爱得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