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那是她在睡觉时的相片,侧看脸,长发披散在白色床单上,重点是、重点是……她裸露出肩背,酥胸还若隐若现,拍得好美、好性感……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她摆明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代表。

  “什么时候会用到这张相片吗?”

  罗泽香差点倒地不起。谁问他这个了!

  颜德君一本正经的说。“这是出差没老婆在旁的夜晚专用照!前几天到中部出差,忘了换回来了。”拿回手机一会儿,他再度递出时,桌布换成一个阳光普照的好天气,罗泽香在一棵开满桃色花朵的树下玩落花,仰看脸笑得开怀的相片。“这一张才是平时用的相片。”

  她又好笑又好气的瞪他一眼,真是败给他了!

  “我方才看到了,你在亲吻我的相片,还说“谢谢你,我爱你I。”虽说那句

  “我爱你”不是当看他的面说的,他就当她害羞吧。

  也不知道他对罗泽香的缺乏安全感是打哪来的,明明她的身心都属于他了,他却贪心得像是有个无底洞的胃似的!庆幸的是,近来这样的感觉淡了许多。

  “哪有,你听错了。”她又羞又窘,不肯承认。

  “真的?”

  “真的!”

  他微微扯开了领带。“以前觉得严刑拷打不人道,可对于一些打死不招的人来说,它确实有存在的必要。”他打横抱起她。

  罗泽香低笑挣扎,“我要出门了,而且你还要回公司。”

  颜德君动作迅速的动手脱她的衣物。“你只是要出门购物吧?我下午开会前进公司就行了。”他吻着她欲言又止的唇,最爱看她有些为难又拿他没辙的模样。

  “可是我……”

  忽然,他西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但他似乎没打算接。

  “德君,电话……”

  “别理它。”

  他俯身吻住她胸前的一枚红艳,罗泽香娇喘的阻止他,因为手机又响了第二次。

  “德君……”

  颜德君不耐烦的坐了起来。“最好是有什么大事”一看手机,是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起,“请问哪位?”

  “颜大哥,我是芳蕊,我发生交通事故了……”

  结束通话后他打了电话给律师,要他过去了解。

  罗泽香看他神色不对,开口询问。“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一个朋友,发生了一点交通事故,我要律师去看看了。”

  她忙坐了起来,开始把衣服穿回去。“你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迟疑了一下,最后他点点头,“嗯,我还是走一趟好了。”罗芳蕊没说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国内,还是移民的家人也搬回来了,他比较担心她出了事又举目无亲,好歹是认识的人,不管她好像不太好。

  她在他唇上轻轻一印。“开车小心点。”

  离开前,颜德君突然问。“泽香,你在画插画,可有听过一个叫平安结的绘者?”

  平安结?有,林志麟提过。“好像是我们家出版社的新人。”

  “我那个出了事故的朋友就是平安结。”

  罗泽香心一跳,怎么那么巧?!倏地,不可名状的不安感袭来,她脱口而出。“那个……不要特意介绍给我……真的认识得够深再说,毕竟两个同家出版社的绘者还是透过出版社介绍会比较好……”

  颜德君知道她低调也有她的考量,便点了点头。“知道了,晚上约老地方吃饭,手机别又忘了带了。”

  点点头,她习惯性的走到门口,挥了挥手目送他出门。

  平安结吗?记得林志麟提过,好像也姓罗,现在对于这个后辈她更加印象深刻了。

  颜德君出了门不久,罗泽香也出门购物,先去美术用品社买了一些材料,又到生鲜超市买了一些水果和日用品。

  东西买齐后她绕到租赁的公寓放下美术用品,然后把玫瑰花移到日照不会直射的阳台一方。干燥花的制作不难,可要做得漂亮,颜色不会褪得太难看,还是有些小技巧。

  阳台上微风徐徐,罗泽香愉快的哼着歌,然后一阵急惊风似的电铃声打坏了她轻松的好心情。

  她由门板上的猫眼往外看来人—林志麟?!

  打开门,看看他哭丧看脸,她关心的问。“你又怎么了?”

  “泽香!你评评理嘛!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

  又和男友吵架了吧!罗泽香差点没翻白眼,这两人从以前就很会吵,说真的,这位先生的性子其实比女人更女人,小小的事都能闹别扭,还蛮不讲理的,真是难为了他那个很有耐性的男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