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要她说呢,性子越是淡漠无波,看似随和温文的人,内心越是坚不可摧。人的七情六欲无时无刻不在波动看情绪,一个人能喜怒不形于色,心必坚如铁石。

  反之若这种人真的喜欢上什么女子,必定会把她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除了那人之外,其他人就不重要了。

  看最近上司送玫瑰、送礼物送得勤,势必是真有对象了。

  颜德君走回座位,又看了一眼玫瑰,忽然问道。“周秘书,为什么有人一定得要收到十一朵玫瑰2”

  又是有人?“十一朵玫瑰的花语是最爱。”

  “那一百一十朵呢?”

  “呢,我只知道九十九朵代表天长地久。”一百一十朵,有这个花语吗?

  正巧特助走了进来。“颜先生,这是德国密西斯公司的传真。方才您在开会时,董事长来了电话,说下个礼拜环宇的老夫人八十大寿,要您去挑一款礼物。!

  “知道了。”爷爷应该是固定日下山,在山上他不会打电话。环字和鸿祥其实是姻亲,他得叫环宇的老夫人一句表姑婆。

  接看,他把同一个问题抛给特助,“你说,一百一十朵玫瑰代表什么?”

  三十出头精明千练的刘特助一脸莫名,觑了一眼周秘书,她耸耸肩。他诚实的回答,“不知道。不过九十九朵的意思不错,如果是送喜欢的女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刘特助,你送过字”

  “……是。”年少轻狂,哪个人没做过一些蠢事?

  “结果呢,你送九十九朵玫瑰的那女子后来可有成为尊夫人?”

  “……没有。”

  他煞有其事的点了下头。“也难怪,你不觉得阿拉伯数字的99摆在一起,很像哭泣的眼晴吗?没听过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他拾人牙慧,依样画葫芦。

  两名得力部属互看了一眼,第一次觉得上司很有耍冷的本事。阿拉伯数字的99摆在一起,很像哭泣的眼睛吗?想了一下,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颜德君拿看玫瑰花到地下停车场开车,他打了电话给罗泽香,电话拨通却始终没人接,八成又在相。赁的公寓画图画到忘我了。

  算了,晚一点再约她去吃烧饼豆浆当宵夜好了,接看他想起爷爷交代的事,打算先跑一趟珠宝店。

  半个小时后他在专门贩售高级瑞宝的公司选了一款首饰组当贺礼,然后他看到一组很有设计感的红宝石长项链。

  这条项链设计得可爱又不失典雅,重点是让他想起罗云萝的那条相思豆长项链……想到这,他的心失控一跳。怎么会又想起她呢?

  他十分清楚罗泽香和那些医为长得有些像罗云萝而交往的女子不同!那些女生是经过自已刻意改造后,匡为移清作用而交往,交往的原医轻率而愚蠢,如今想来他都觉得那段时间的自已一定是疯了。

  可罗泽香不同,他是先把她放进心里,后来有了机会才交往。

  罗泽香和罗云萝是长得一模一样,可奇怪的是,他从来也没把她当成是前女友的替身,她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自己的审美观、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他放任且欣赏这样的她。

  他一开始就把两人分得清楚,只不过越和罗泽香接近、彼此间越是亲密,他越来越觉得她不但外貌和罗云萝极像,连一些习惯性动作和喜欢吃的东西也都很像。

  例如。罗泽香在讲手机或电话时会习惯用另一只手在大腿上画圈圈,讲多久画多久;罗泽香紧张或害怕时,双手会不自觉的做祷告状;两人的英文名字都叫Maya,且在签上第一个“M”字时都习惯画成一个爱心。

  因为有太多地方相像,有时候他还会很荒谬的想,会不会当年罗云萝车祸后根本没死,或者是藉由另一个躯体复活了?只是这想法也被自己否定了,当年他是亲眼目睹她苍白着脸躺在棺木里的。

  啧!不过是条项链,他也未免想太多了。

  颜德君觉得那条长项链很适合罗泽香,便唤来店员。“小姐,我想看一下这条项链。”

  “好。”

  此时珠宝店又有人推门而入,来者年纪很轻,娇美的脸上有抹骄纵之气。她先走向右边的柜子,没看到喜欢的,这才慢慢往颜德君这边的柜子走近。

  “先生的眼光很好呢!这款项链设计独特,我们公司……”

  店员尚未说完,女子即站到颜德君身边,口气有些颐指气使的说。“小姐,我想找长项链。”

  店员一怔,陪笑道。“好,我请人帮你介绍。”

  她看了一眼颜德君手上的项链。“我也要看同一款。”

  “不好意思,这是限量款,目前国内只剩这一条了。”

  颜德君看也不看身边的女人,心想,又是哪家被惯坏了的千金吧!他语气淡漠的说。“帮我包起来。”

  女孩见状不高兴了,她看向颜德君,无礼的说。“这条项链我很喜欢,你可以让给我吧?你……”看清楚颜德君后,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久久说不出话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