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注意到他讶异狐疑的神情,她讪讪然的说。“我的药品不是放这里,是那个……那个黄色的盒子。”

  颜德君没说什么,拿出黄色盒子打开,找出化癖的药膏,拉着她坐到床缘,替她涂药,这之间两人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林志麟送过她的礼物或书信吗?颜德君寻思。

  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就算见看了他也不会怎样,都过去了不是吗?依他的期望,他当然不会希望自家妻子留看前男友送她的东西,但那毕竟是他不曾参与的过去,过分干预也未免小气。

  把药涂好后,颜德君通自走入浴室洗手,然后换好衣服。回到卧室的时候,罗泽香也换上了衣服,正在整理他带来的玫瑰—除去多余的枝叶,找了处通风的地方用夹子将玫瑰倒吊,晾干。

  他好奇道。“你在做什么?”

  “做千燥花。”她看着随着微风轻摇的花儿叹道。“插在瓶子里,花朵很快就谢了,每次处理那些凋零的花,不由得会感慨美好来去匆忙。千燥花像是替花朵留住了最美的时候,也许艳色不再,花型依旧美丽。你不觉得很像相片吗?多年以后不管相片褪色得多么严重,那些回忆都不会消失。”

  看看她,他一时理不出心里的惆怅从何而来。“你该去当诗人。”

  太感伤了吗?她扮了个鬼脸,“别了,还是当绘者就好,起码图个温饱没问题,当诗人会饿死。喂,你什么时候再送我花?”

  颜德君征了一下,笑了出来。“哪有人这么问的,还好你己经是人妻,要是刚交往的情侣这样说话,会很快被甩掉的。”

  “就因为己经是人妻才会出现这种欧巴桑性格。你今天送我十一朵玫瑰,下次也送我十一朵好了,才良快我就能凑到一百一十朵,这样一大把千燥花你不觉得很壮观吗?”

  “为什么要凑到一百一十朵?”

  “你赶快送齐就知道答案了!”

  “那好,明天我就补足另外九十九朵。”

  “才不要!那数字我不喜欢。”

  “九十九有什么不好?不是有人取它的谐音“久久”,比喻天长地久的意思?”

  “我说的是形状,你不觉得阿拉伯数字的99摆在一起,很像哭泣的眼睛吗?没听过,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颜德君差点没翻白眼。“你是童书画太多,心智年龄儿童化了吗?”哭泣的眼睛?忍俊不住的,他还是笑了出来。

  “请说富有童心,或想像力丰富!还有你也笑了,你心智年龄也儿童化了吗?”而后她还是坚持的说。“一次只能送十一朵握。”

  “麻烦歇你。”嘴巴这样说,神情却是愉悦的。

  “所以,你是自找麻烦的家伙。”

  他又笑了出来。他啊,的确是拿她越来越没辙。“走吧,肚子饿了。”

  “我要吃火锅!”

  “又是火锅?!改吃别的吧。”

  “好吧,那就……石头火锅。”

  “……”

  主持完今天最后一个会议走出会议室时,己经晚上近七点。颜德君回到办公室时发现桌上己经准备好一束十一朵的红玫瑰。

  某个女人规定,一次只能送十一朵,后来又有新规定,要等每一批千燥花完成后才能再送。

  那女人一堆莫名其妙的规定,为什么他还真的乖乖配合?难道他正被潜移默化的改造中吗?更恐怖的是,他还被改造得满开心的。

  没办法,每次只要看到她的笑容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十一朵玫瑰的花束他送第六回了,有时是他自己去花店挑,有时候真的没时间,他会交代给秘书处理,她把花买回来,他再送。

  秘书虽然不知道执行长的花要送谁,但是看他近来心情愉悦、春风得意的样子,也知道他应该是恋爱了。送红玫瑰,还是象征最爱的十一朵,不是女友,她想不出来还能送谁?

  除了送花之外,也还有其他证例一上一次她问喜吃甜食的刘特助,要不要一起团购某家知名甜品,一旁正吃看外卖午餐的上司突然说。“我可以也加入吗?”

  平时饭后甜品总丢给她消化的头儿要团购甜品?!她太讶异了,忍不住问。“那个……我们订的是甜点。”

  “我知道啊,那家的苹果千层和马卡龙很有名,有人很喜欢。”

  厚厚厚!有人?!看来那个“有人”才是想吃的人吧。

  总之,从那天之后,每每要团购什么吃的、喝的、用的、玩的……举凡女生会喜欢的,她总会询问不太有表情的上司一声,连时下正夯的愤怒鸟他也买了一只,

  这样子说他没有喜欢的对象?不可能啦!

  看来公司里要碎一地的女人心了,毕竟自家上司可是许多公司女职员仰慕的王子哩。长相好、气质好,身家更是不用说,最重要的是绣闻绝缘体,非常洁身自好,不过是性子冷了点,其余都是满分。

  公司里未婚的女性,哪个不偷偷爱慕着执行长?要不是她自己己婚多年,又加上跟在他身边,亲眼目睹他对仰慕者的拒绝是多么直接不留余地,只伯也会成为其中一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