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那她接受你男朋友了?”

  林志麟苦笑。“知道我爱男人是一回事,接受那个男人嘛……还需要一点时间吧。我也不逼他们,顺其自然吧。”他看着她,“喂,光说我,你呢?没有我这伪情人后,怎么你桃花还是不开?”

  罗泽香长相清秀甜美,很多男人就爱这一型的,又加上她性子善良可爱,如果不是爱男人,她会成为他想追的女孩。

  “我?”

  “要我介绍吗?”他故意挤眉弄眼。

  “才不要!伪男友爱的是男人就够了,交往的男友爱的还是男人我会抓狂。”她笑着抬杠。其实看到好友这么关心她,她便觉得瞒着他很多事也很愧疚,可是……

  “我也有性向正常的朋友好吗?”

  “你终于承认你是异常了噢!”

  “啧!这样说都不怕人家会伤心,是说……我手上真的有不少人可以介绍给你说,我的亲友中就有不少待字闺中的。”

  “请说青年才俊,说待字闰中我会怕。”她很确定自己没有女女倾向。

  “那些人可都是帅哥哥!呐,你见过的我表哥颜德君,虽然性情残暴、冷酷无情、出手不知轻重,师出无名,可你不否认他长得够衣冠禽兽吧?”

  听到他的形容,罗泽香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人真记恨!“是啊,难得一见的帅哥。”

  “不过我不会介绍他给你的,再说你们也真的不可能。”

  “为什么?”都结婚了,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林志麟老说他们不可能?她当然不会太在意别人怎么说,但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可能不知道,我表哥有怪癖。我也是很多年前听说的啦,他交往的女孩一定要长得和他那无缘早逝的未婚妻有几分像。这些事也是传闻,像我这些远亲都是听别人说的,谁也没见过他那个未婚妻,不过你一定不像啦,要不哪能两人关在厕所内却什么都没发生?!”

  这是什么怪逻辑?

  “而且,办喜宴的时候也很麻烦。”他俊俏的脸上露出促狭的表情。

  “为什么?”

  “万一宴客场所是地下室,那就得写‘颜罗喜事往地下一楼’——”

  “……闭嘴!”他不提她根本没想到,不同字好吗!可又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林志麟厚,受不了他。

  “以下你就当作八卦听,我老妈的贵妇朋友在某天晚上,看到你和颜德君一起吃饭。在合作案之后,你们还有联络?”

  罗泽香犹豫了一下还是承认了。“嗯,就只是吃饭。”

  林志麟发觉她眼神有点闪烁,只希望是他多心了。“你的交友我当然没资格管,不过如果是我表哥……我担心你会受伤。”

  “我知道了。”

  “那就好。”看了一眼她手中拿着的纸袋,他随口问。“买了什么?”那是很有名的女用内衣品牌的袋子。

  罗泽香故意眨看眼睛说。“超透、重点式挖空,冻未条性感内衣,满意了吧!”她还能买什么?她的贴身衣物讲究健康舒适,没什么爆点啦。

  他大笑,“冻未条的原因是太冷了吗?都超一透了,还重点式挖空,那不有穿等于没穿?”

  “你生日我买一件送你,到时候记得跟我说试穿感想!”

  “好啊,记得送3XL号,要不我担心装不下。”

  “你有那么多副乳?”罗泽香拍了一下额,做出昏倒的表情。

  “……”停顿了一秒,两人同时爆出大笑。

  两人因荒腔走板的对话笑到乐不可支,罗泽香的手不小心扫到林志麟桌上的几张纸,她敛了敛笑,弯身捡起,看了一眼。“这绘者是新人吗?”没看过的笔触,用色大胆,线条细致,画得不错呢。

  林志麟笑到眼泪都飘出来了,用面纸揩了揩眼角。“是啊,一个叫平安结的新人。

  “名字很特别。”勾起她遥远而温馨的记忆。

  “你的也很特别啊。一颗红豆感觉还满有味道的。”

  “是厚?想当初是谁说把一改成二会更有Fu,气得我扬言告你性骚扰!”

  他笑了笑,“对了,我前几天还跟编缉在笑,怎么我们公司有才气的插画家,刚好有好几个都姓罗。”

  “平安结也姓罗?”

  “对啊,一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女生,有才气,可太过娇气自负了。”这样的性子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进了社会多的是教育机会。咦,仔细看罗泽香,这两个前辈后进居然连长相都有点像。“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再说吧。”她看了下表,时候不早,该离开了。“我走了。”

  她走出办公室时正好手机响起,一看来电显示—颜德君。

  她开心的忙接起,“喂。”

  “现在忙吗?要不要一起吃饭?”

  “好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