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说实话,他的话虽让她有些失望,却也松了口气。这样其实比较好,毕竟连正式牵手都没有过的男女,一下子要把他们关进同一间房、扔上同一张床,还是太过急躁。

  虽然这样的事传承了几百年不止,古代夫妻不就这样?问题他们不是古人,不如就像颜德君说的……慢慢来吧。

  不过她没想到这个慢字会这么久,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过去了。时间是感情很好的催化剂,但久了也会变成松弛剂!

  就像面包的发酵过程,要它发酵得给时间,可时间给得太多,发酵过度就没救了。

  她和颜德君是相处融洽,每天一起吃早餐,时间合得上也会一起吃晚餐,然后假日一起到医院看老人家。老人家后来出院改用民俗疗法,跟看一个在家修行的老师打太极、练气功,说也奇怪,清况居然渐渐好转。

  原本医生断定他老人家大概只能再活半年左右,没想到半年后老人家的气色极佳,住院时靠现代医学无法改善的状况竟奇迹似的痊愈了。那位老师后来说要回山上去,老人家也跟着去,还说不想受打扰,不准他们两个去看他,只承诺每个月会固定下山走走。

  原本固定陪老人家的时间多出来了,他们拿来约会,可真的越来越像老夫老妻。

  然后日子一天天过,她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同房的好时机,如今结结一年了,她还在找适当的时机,有没有那么不可思议的事啊?

  为什么这段婚姻这么与众不同?相亲一个小时内成功,求婚和相亲同一天,从求婚到结婚半个月内完成!可现在呢?结婚至今一年,他们还没洞房?!那也没什么,更夸张的是,还分睡两间房。

  最后她只好谎称朋友的问题,咨询俪梦姮那超级偶像剧迷,问来与电视剧雷同的剧情。

  俪梦姮不傀为超级女秘书,连归纳剧清都如同归纳档案一样神速有效率!她说按偶像剧情法则,会拖那么久不滚床的原区有—

  一是男主角结婚当晚就被陷害,下落不明。之后还分为男主角失忆或没失忆……巴啦巴啦之类的……

  二是男主角爱的是女主角,可被迫娶女配角,这时女主角失踪了,男主角只好为女主角守身如玉,之后剧清就绕在女配角想办法压倒男主角,男主角抵死不从,最后女配角的诡计还是会得逞,可豁下药什么的,可紧要关头女配角一定会被事绊住而献不了身,然后失踪许久的女主角就登场扑倒男主……巴啦巴啦……

  三是男主角知道自已快死了,不想耽误女主角,没想到一年后还健在。这时女主角身边一定会出现一个条件和男主角相当的酷帅多金男配角,出现双龙抢珠的剧情……巴啦巴啦……

  再来是,男主角不能人道……

  最后一条是俪秘书自已加的,因为她说,无论是日剧、韩剧、偶像剧……只要是爱清片,都不可能出现堂堂男主角却不能人道这么不人道的剧情,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女性观众可以忍受醛帅高大的男主角有这种毁天灭地的缺陷。

  罗泽香听了平时不怎么多话的好友说了快三小时的剧清,可还是归纳不出她和颜德君上不了床是属于哪一种。

  这天她到出版社交稿,经过林志麟办公室时,隔看玻璃窗看到他正在讲电话,便朝看他挥了挥手表示要走了,不料林志麟向她招手。

  罗泽香推门而入,他的电话正好也结束。

  “真无情呐,以前是我女朋友的时候,每一次来交稿都会和我难分难舍,现在不同了,交了稿不打声招呼就走人。”

  “戏要连贯好吗?哪有人男友都出柜了,情伤还能恢复得那么快,那之前的恩爱是晒假的?”其实和林志麟她是刻意保持距离的。她和颜德君结婚的事林家并不知情,且以林家人的角度来看,儿子的前女友后来嫁给儿子的表哥,感觉有些怪。

  而且她不但要顾及这边的反应,连颜德君的感觉同样也要顾及,即使知道林志麟是同性恋,但感觉上他就是很不喜欢她和林志麟走得太近。

  有一次她告诉颜德君要到出版社交稿,他话气透凉的说。“用电脑交稿就好,为什么得常常到出版社去?”随后可能感觉自己的态度不好,又淡然的说了句,“算了,也许从以前就是这样的交稿习惯,偶尔去看看朋友也好。”

  颜德君一向不太管她的事,会说出口的通常是看不惯很久了,可见林志麟这个出柜的男人,在颜德君心中还是被定位为妻子的前男友。

  她当然可以跟颜德君解释自己只是林志麟拿来当烟幕弹的女友,他们一开始就是姊妹淘,可是若他问起他们怎么认识的呢?难不成她要说在美国因为罗家人没有依约汇款,她没钱交房租被房东赶出门,而林志麟伸出援手的那段往事?

  很多事她不想说谎,谎不会越说越少,一旦为了圆谎而扯更多的谎,谎言就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哪天被揭发就像毛衣线头一样,一抽就打回原状,只剩满满的难堪。更何况,她一向知道颜德君有多么痛恨谎言。

  不想说谎,也不能说实话,她只能选择沉默。

  “还情伤哩!你戏演得太好,我表哥那几拳可打得我差点破相!”虽然事过境迁了,可当时被打的事如今回想,他还是心有余悸,

  “要不是知道你和我表哥不可能,我还会以为他喜欢你,替你出气呢!”

  为什么颜德君不可能喜欢她?这话很刺耳呢!罗泽香有些无语。

  “不过还好你戏做足了,我也挂了彩。我回家摊牌时我老妈气昏了,一醒来就扬言找你算帐,说你是帮凶!我忙拉住她,指着自己肿得像猪头的脸说,真的帮凶就不会把我打成这样,我还夸张的说,幸好有路人架开你,要不然以你那玉石俱焚的抓狂样,她就见不到儿子了!她怔了一下才作罢。日子一天天过,她渐渐停止哭闹,后来终于接受了我爱男人的事实后,反而开始责怪你出手不知轻重。”

  “你真幸福,有个很爱你的妈妈。”

  “是啊,只是有时也很伤脑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