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深夜的医院遇到颜老爷之后,职明的话罗泽香该打声招呼就走,但她就是不够职明。她听他讲故事,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颜老爷告诉她,他只仁来日无多,而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很少会再往前看,倒是常常回首来时路。他讲他年轻时、创业时……一路讲来,无可避免的讲到儿媳早逝,留下一个病弱的孙子,孙子长大后他替他安排婚姻的事。

  那些故事颜老爷以旁观者的角度讲述,可说到替颜德君安排婚事那段,罗泽香可没办法若无其事的听。她表面上镇定,手心却冒着冷汗。

  原来当年李代桃僵的事,罗家以为天衣无缝,其实还是引起了老人家的怀疑。

  不过所有的怀疑都是在罗云萝死后开始,当时颜德君无意间透露,不解怎么他才和她通完电话,那时她还在美国,她飞回国的隔天就发生车祸死了?人生真的好无常。

  老人家致电给国内的亲友,请他们帮忙处理丧仪,对方却说。“真可怜,那么年轻就过世了。听说发生事故后,一开始是重度昏迷,可躺了五、六天还是走了。”

  五、六夭?这让颜老爷起疑了,这与孙子和罗家人说的出入也太大了!也就是说台湾那个罗云萝撞车时,美国还有一个罗云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让人着手调查,厘清所有的疑点,才发现李代桃僵的事。

  颜老爷对于这样的事当然气愤不己,可他是个念旧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当初允诺联姻除了圆一个年少时不可及的梦,不也是希望将来对罗家的照顾可以名正言顺些?这么一想他也就没追究这事了,只是对于美意遭有心人利用,不免觉得遗憾,从此和罗家疏远,而罗家也不知是作贼心虚抑或怎地,之后偶有往来,却也没敢再要钱投资,接看便听说全家移民了。

  这事颜老爷谁也没说,成为他心里的秘密,对罗家没说,是念看旧情;对自家孙子没说,是不知道如何启齿。难不成要告诉他,他喜欢上的自始至终都不是罗云萝,而是长得像罗云萝的女孩,她只是罗家为了贪念而花钱找来的演员?

  他真的不知道到底是罗云萝的死带给孙子的伤害大,还是这个漫天大谎更伤人?

  “至于那个代替罗云萝来美国的女孩,说实话,我对她的感觉是复杂的。”老人家还是一派淡淡的口吻。“严格说来她是个骗子,她助封为虐,让我对罗家产业的投资毫不手软,可是一想到她带给德君的正向影响,我却很感谢她。没有她,德君也许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甚至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就算那孩子像个闷葫芦似的什么都不说,但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为什么而改变?

  “想想,那孩子和丫头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个月呢,哪来这么深的感情?相处不到一天就订婚,几天后人家就回国了,他却为了女孩一句喜欢看男子穿西装而努力,花了三年的时间养病养身体,只希望自己能承担起人家女儿的未来。”颜老爷提起孙子的痴傻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长长的一声唱叹,他说。“二十岁以前他几乎都是一个人,大多跟病床为伍,婚事订下来之后,他其实是自卑又好奇,原以为要订婚的女孩可能是个骄纵的娇娇女,或者是凯觑颜家财产的心机女,前者目中无人,后者巧言讨好,没想到来了个可爱善良的女孩,让那孩子第一次体会到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当时,我常看到他手中拿看一条色彩缤纷的带子,后来经管家提点才知道那是在美国早就不流行的小饰品,叫平安结。

  “二十年来第一次喜欢人,全心全意的投注心神,我想那种感觉就像雏鸟破壳而出见到母鸟一样,一辈子就这样认定了。那种情感是一期一会,往后再也不会有的感觉,我也年轻过,自然可以理解。

  “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以为她不在人世后,德君受的伤可想而知。他装作不在意,回美国第二夭就进公司,一切如常,可是一开始的一、两年他甚至得靠安眠药才能入睡。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定义那个女孩出现在德君的生命中到底是好抑或不好?”

  罗泽香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老人家在深夜的医院交谊厅说故事给她听,她可是听得冷汗直冒,不会天真到以为这是单纯的说故事。

  “事情过去许多年了,还是没有其他女孩走得进那孩子的心。一开始我也托人介绍了一些漂亮女孩给他认识,但看过他陆续交往的女孩后,我便不再介绍他认识其他女孩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罗泽香摇了摇头。

  “因为他选择交往的女孩,清一色都有云萝的影子,且穿着打扮越来越像。他和那些女生交往的时间都不长,大概也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吧?蠢事做多了,自己也会觉得蠢,只是如此一来,我这个当人家爷爷的反而看急,一看急就忍不住对那女孩多了几分怨!其实解铃还需系铃人,当年那娃儿要是有一点点良心,就该负责。”

  “负责?”

  “是啊……我最近在替德君物色新娘……”颜老爷一双眼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罗小姐,你是天字第一号人选。”

  罗泽香瞪大眼。“……我?”

  “就是你。”

  方才才说那骗子要是有一点点良心就要负责,又把她排在和颜德君相亲的第一顺位,这分明、分明……颜老爷他、他……

  罗泽香心狂跳看。喔,老天,他都知道了!“你、你……”

  老人家说了太多话,真的有些乏了,他略略闭目养神,认真道。“丫头,我来日无多,算我自私,德君就拜托你了。”

  这算是强迫中奖吧!

  对于老人家的提议,罗泽香是有些挣扎的,不是她不想赴相亲宴,只是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如果哪天颜德君知道了真相,她真无法想像他会有多惊愕与愤怒。

  但又想,自己若什么事都怕,那还能做什么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