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颜德君想事情想到入迷,直到有人推门而入,他才惊觉自己是来相亲的,却满脑子想看另外一个女人,这是多么失礼的事!

  进包厢的女孩身材高挑纤细,穿看得宜,是个漂亮甜美的女子。这样的美人是很多男人会喜欢的吧?

  美人有双偏狭长的眼,妩媚多娇,却不是他所熟悉的灵动美眸,那瞬间他失望了,心情也跟着郁闷了起来。

  对于相亲的对象,他给的标准不就是爷爷喜欢、他也不讨厌就好吗?

  这女孩是那种第一眼就能给人好印象的女孩,他当然也不讨厌。照这情况演进,如果对方愿意,接看就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也许半个月、一个月,就有可能要结婚了。

  明明是很清楚想过也同意的事,现在他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抗拒!他的这份焦虑感为什么这么强烈?

  在女孩笑吟吟的坐下,准备要开口时,他忽然站了起来。“对不起。我有事要先离开。”

  “那个……”

  颜德君快步的往外走,像是多留在那里就会有什么危险发生似的。

  行色匆匆之际,他脑子里浮现的全是罗泽香那张生动、表情丰富的脸,她的慎怒、无奈、得意、坏心眼、伤心……怎么会有人有这么多的表情!有她在身边他便不会觉得无聊,她总能引起他全部的注意力。

  不!也许不是她的表情多,而是他太注意她了,努力的想记住她的一壑一笑,这才会觉得她的模样多变。原来即使在十分克制的情况下,他仍是不由自主的追逐起她了吗?

  他一开始会对罗泽香特别注意,是因为她和罗云萝神似的长相,但也因为这样,再加上她是表弟论及婚嫁的女友,使他束缚住了彼此间发展的可能,前者让他以为自己会关注罗泽香是因为罗云萝,那只是移情作用,不是真的喜欢;后者更是实在的告诉他,她名花有主,他不用多想,虽说知道罗泽香是表弟的女友,他有过觉得可惜的想法,却因此而得到救赎。

  他以为自己将能安全的面对罗泽香这个女人,而心里不受波动。

  一直到表弟出轨、罗泽香落泪,他才惊觉自己无法看到她受伤、受委屈,那种如同烈火焚烧的愤怒,至今他记忆犹新。

  罗泽香一直吸引着他,在挥拳打了表弟的当下,他失去为自己辩解的理由。

  心里有人,他却要去和别的女人相亲,也难怪他无法说服自己。

  不过目前这只是他单方面的喜欢,罗泽香呢?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他可以等她放下情伤接受他,可就现在的状况而言,他能等,可是爷爷呢?更何况,爱情哪里是等就能等来的?

  如果等不来,那就不择手段的抢过来!他眯着眼,血液里蛮横霸道的一面被勾了出来。所谓的斯文文明只用在十拿九稳的事情上,完全没把握的呢,那就不问过程,只问结果吧。

  思索之际,他在走廊上差点撞上某个从包厢走出来的人。

  “咦!喂!”幸好闪得快,要不以颜德君的速度,她只怕要飞出去了。“你!颜德君!”

  颜德君止住步伐回过头。他是太想念她而产生幻觉了吗?“泽香?”一看到她,好像所有的不快和焦虑都不见了,这让他更不想放手了!

  “你方才为什么从那包厢走出来?”罗泽香有些紧张的问。

  颜德君不答反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如果不想放手,也不想有人觊觎,那就得先下手为强。

  她证了证。“有人说有不错的对象要介绍,我就过来看看。”奇怪,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他又为什么来?

  “相亲?!”说觊觎,马上成真!不行,他得断了她对那无名夭的念头。

  “我觉得用多认识朋友这个定义比较好,所谓的相亲就是对相之后如果满意就可进一步结亲,但我OK,别人不见得满意我,这种事成不成还是得看缘分。”

  方才她是由包厢里走出来的,想必见到相亲对象了吧?他不禁问。“那么,你对相亲的对象满意吗?”

  罗泽香皱起眉,为什么现在她感觉有点鸡同鸭讲?她相亲的对象不就是……

  “你不是从包厢里走出来的?看到对方了吧?满意吗?”

  她向前走了一步,边绕着他转边打量,仔仔细细的审视一遍。作足了买家挑选货物时吹毛求疵的表情,最后来到他面前一站,“还不赖,就是高了点。”

  不过他的身高她也不是今夭才嫌的,她号称二八零的身高对女生而言其实还好,可站在一百八十五公分的颜德君身边就显得矮……不!是娇小,娇小啦!

  颜德君皱眉。“你相亲的对象是?”

  “就是你。”

  “我?!”

  是啊,就是他颜德君!鸿祥集团的执行长。

  一想到这件事,她就哀叹不己!为什么她天生就是过于好管闲事呢?有些事你不管人家也不见得会出什么事,你一管出事的就换成自已了—

  没错,她就是那个去关心老人却揽祸上身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