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在美国的那段时日,颜德君在公司上班时,她就常常陪看老人家下棋、聊天,甚至陪看他散步、喝下午茶,有时颜德君找不到她,还会小吃醋的说她陪爷爷的时间比他多。

  她打小就没亲人,颜老爷真的给了她不曾感受过的家人温情,还记得第一次到美国时,也是他亲自接机,连回程都是他亲自送他们到机场,嘱咐她要好好念书、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有空要常到美国玩……

  这样一个可亲的老人家,她多希望有机会可以让她回报他给过的温暖,不过很少有什么是他需要,她也给得起的吧?

  走过了护理站,再过去就是设计成椭圆形的交谊厅,挑高的设计,采光好到可以种植半日照植物,罗泽香每次陪俪梦姮来医院,总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这里很安静、清爽、有生气……像是很多负面情绪都能在这里沉淀。

  她来到以往常驻足的位置,发现被人捷足先登了,原本想离开,可对方是个老人家,年纪似乎不小了,竟然在这近凌晨一点的时候不睡觉?

  罗泽香鸡婆的性子发作,她走了过去。“老伯伯……”被她一唤,老人家回过头来,她反倒征住了。“你、你……颜老先生!”

  “罗小姐。”

  日式包厢、五星级饭店的独立包厢都是约会见面的好地方,上自政要见面、重量级富商饭局,下至情人相约、相亲饭局,这种算得上公共场合又不失隐私的地方,绝对是首选。

  颜德君到过无数次类似场合,见面的人以政商两界为多,当然,和祖父用餐多是在自家,若是在外面见面,也会约在这种包厢,较不受打扰。

  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因为这种事而进包厢。这种事?啥事?

  ——相亲。

  没错,他今天进包厢的主旨不是谈生意,也不是话家常、享天伦,见面的人既不是生意上的朋友,也不是自家祖父,而是一个女人。

  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心情转变还真有趣。明知道会有这样的一日,心里也多少有准备,可从公司到饭店包厢这一路走来,心情却是从淡然从容、不甘心到略略的烦躁。

  ……不行,人都来了,就得抛开心情,他抬起手叩门。“叩叩叩—”

  推开厚重的门,一股玫瑰花的香气扑鼻而来,但里头空无一人,桌上摆了六副餐垫纸、花稍造型的餐巾和餐具。

  也就是说,今天有六个人会出席这场相亲宴?不过是八字没一撇的相亲宴,需要这么多人共襄盛举吗?思及此,飞扬的浓眉拢近,偏冷漠的长相加上表情,不折不扣会让人想保持距离。

  桌上有杯水,显示有人来过,有事暂且离开了吧?

  看了下同位置微拉开的椅子,椅背上有件女用外套。

  颜德君在其中一个位子坐了下来,服务生进来服务送水,顺道送来了Menu,他问道。“客人共有几位?”

  相亲除了当事人外,还有哪些人会参与?为什么还有其他四个位子?他知道自家爷爷不会出席,也没听说有哪位长辈会来,难不成另外四人全是女方的亲友吗?是怎样,组成亲友评审团吗?颜德君感觉有些不愉快。

  服务生征愣了一秒,以为是摆放的餐具不够。“订了六位。若是还有其他客人会来,我们再补上餐具。”

  颜德君没再说什么,嚷了口冰开水。

  实际上对于这回的相亲宴,他也满状况外的。爷爷三天前跟他说有个女孩子不错,想介绍给他认识,他随口答应下来,就等看定好时间,昨天他临时被通知吃饭的时间地点,还特地将今天原本的应酬排开。

  女方的相片和基本资料到目前为止他一无所知,不过他自己也提不起精神多了解就是了。

  其实,在没有喜欢对象的情况下,相亲也没什么不好,起码省时又有效率。也许因为心里没什么特别期待,也就谈不上失不失望,而那一点烦躁也被他压下了,反正爷爷觉得好,他也不讨厌对方就行了。

  颜德君随意的翻看了一下Menu。

  这里是法国餐厅,理所当然的都是精致的法国菜色,他却突然想起罗泽香曾说过的话—

  “法国菜只能在不太饿的时候吃,每样菜都那么一点点,上菜速度又超慢的,一面吃还得表演优雅,说真的,命短的还不堪饿!这种时候我就宁可去吃汉堡,上菜速度快、分量够,任你吃得再流畅也没人说太粗鲁!”

  那女人今晚吃什么?又是饿到去吃速食,还是去吃了火锅?他记得她还说过,这种凉凉的天气最适合吃火锅加点小酒。

  表弟惹出风波至今快一个星期了,不知她还好吗?他曾打过电话给她,她没接。

  论及婚嫁的男友爱的是男人,这样的情伤没那么快走出吧?况且他和她,其实称不上有什么交情,之后也就不方便再多打电话了。

  倒是听说这件事后,表弟豁出去向自家父母告解了,阿姨姨丈的激烈反应可想而知,毕竟不说儿子的问题,还耽误了人家女孩子好些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