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那句“可惜”说得俪梦短只想叹气,没有搭腔,毕竟很多事无法一厢情愿。

  两人沉默的喝着湮,悦耳的西洋老歌和女人心事交融出一福美丽而有着淡淡哀愁的风情画。

  酒过数巡,酒精在体内发酵,俪梦姮忽然问。“泽香,当你爱上了一个可能不会爱你的男人时,你会怎么做?”

  罗泽香正向酒保再要了一杯调酒,有些讶异她这样问,不由得笑了出来。“真不知道是不是只要是女人都遇过同样的难题,同一个问题,多年前我也问过一个朋友。我啊,要是遇到这样的事,虽然遗憾,但是又能怎样?人生中多的是美币的风景,我想我会选择往前看,不过会想拿走一样重要的东西纪念我的暗恋!那你呢?!

  俪梦姮扬眉。“我吗?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爱、去付出、去感受,即使对方无法回应也没关系,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已,我用这些去累积离开的勇气。”

  听她这么说,罗泽香讶异,忍不住拍手喝采,端起酒杯,“这才是新时代女性面对感清时该有的潇洒姿态!敬你一杯,聊表我的敬意。”她打了个酒嗝,唔……这杯喝完差不多了,有六分醉了。

  她一向知道自已的酒量到哪里,也颇有自制力。

  “那么上一次你从那个人身上拿走了什么重要东西?”把玩看酒杯上的装饰花朵,俪梦姮好奇的问。

  “许许多多温馨回忆所累积出的幸福感。”

  “……我怎么觉得你说的那个人就是颜德君!”罗泽香在多年前曾经被聘用去假冒罗云萝的事,她是除了罗家人之外,唯一知情的。

  “这么好猜啊?”罗泽香没有否认。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吧?“当年被你问这问题的朋友,也是指颜德君吧?”

  罗泽香眼带迷蒙的看看她。“俪梦姮小姐,你要是生长在中古世纪,一定会被当成异端女巫抓去烧掉,铁口直断啊你!”

  “我也有猜不到的,例如颜德君回答了什么?”

  “他?”她拿起酒杯轻晃,“他的回答很符合他的个性,他说。“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要喜欢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小香,你还是很喜欢颜德君吧?”

  “……怎么又提这个?”

  俪梦姮叹了口气。她这好友虽有颗古灵精怪的脑袋,可有时又粗心大意到令人叹气。

  她一定没发觉,每一次她提到颜德君时的神情,总会扬起不自觉的幸福笑意,那眉眼带笑的模样是在颜德君出现前不曾在她脸上看过的。

  “小香,你和颜德君真的不可能了吗?”颜德君是好友的初恋,也是亏欠,这样的男人在心中永远是最重要、最特别的,不管罗泽香愿不愿承认,她敏锐的感觉得到,小妮子还是深爱看他的。

  “当然不可能,这问题好蠢。”

  “我只是觉得可惜。”相爱的两个人,近在咫尺,却无法再相爱。

  “……可惜吗?”即使这样又能怎样?罗泽香在心中无奈一叹。

  酒吧和住家相距约莫两站公车的距离,不算远,加上离开酒吧时也还不到十点,时间算早,两个微醇的人便决定相伴沿看公园步行回家。

  途中买了两罐醒酒的黑咖啡,找了张公园的艺术椅坐了下来。

  俪梦姮喝了几口,吐了口长气。“真的喝太多了。”

  罗泽香嚷了几口后,也长叹了口气,忽然说。“这世上有些事可以被原谅,有些事是没有转圆余地的。”

  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俪梦姮侧过头等下文。

  “颜德君……若是知道我才是当年和他订婚的那个人,又知道前因后果,他会很恨我吧!没有人可以忍受这样被耍弄!”

  “因为害伯就放弃去争取幸福吗?”

  罗泽香把咖啡当酒般一饮而尽。“幸福?你怎么会觉得一个骗子有资格争取幸福?那种东西良善的人都不见得可以得到,更何况是我这样的人?你知道像我这样没有背景的孤儿,为什么一开始会有钱可以出国念书吗?我的赞助人正是罗氏夫妇。

  “梦姐,当年我为了钱而假冒罗云萝,我从罗家那里拿到了一笔钱,我利用这些钱圆梦,念我最向往的美术、学插画……那笔钱真好用……真的、真的,好好用……那些钱是我出卖了自己、廉价贩售颜德君对我的情感和信任而来的,如今,你觉得我怎能若无其事的告诉颜德君“我才是当年跟你订婚的女孩,我没死,你开心吗!?”

  虽然后来她也遭到了报应,罗家人只给了她二十万,并没有如同谈好的条件支付她到美国念书的所有费用。

  她嘲讽的笑,笑到眼泛泪光,“你觉得颜德君听了这些话会怎么想?我了解他,他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不会原谅我。梦姮,我其实是个胆小鬼!我不可能拿那零点一的可能去赌。也许你会想说,输赢的机率该是二分之一,无关有多少筹码,可是……可是我手上那零点一却是我的全部,一直以来支持我往下走的力量,输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你现在又有什么?”

  “至少我拥有颜德君曾经喜欢过我的回忆,我很伯,很怕有一天他知道了真相,会恨自己喜欢过这样一个骗子,那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小香……”

  “那我宁可颜德君永远不要知道这一切。”

  忽然,俪梦姮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看护打来的,她连忙拢眉接起,“喂,小娜……好、好,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结束通话后,她焦急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

  “医院有一点状况,我要过去看看。”

  “我跟你一道去。”

  不到半个小时,罗泽香和俪梦姮两人坐计程车结伴来到医院,去探望了俪梦姮的外婆,不多久,罗泽香走出了病房,独自走在深夜的病房走廊。

  这家医院是有名的贵族医院,一群名医打响医院名声,当然收费也非常贵族,不是一般人付得起的。

  走在长长的病房走廊,这里的走廊没有一般医院的阴森感,灯火通明外,墙上还有一幅幅色彩丰富的画作,且窗户开得较一般低,能看到绿化植物欣欣向荣。

  除了这里的价位不平民外,这里的空间设计和用心真的较一般医院让人激赏,也较让病人家属放心。

  俪梦姮和外婆的好情谊让她在一旁看了既羡慕也心酸,老人家病情恶化让俪梦短下定决心,这几日就要拍好婚纱照,生怕外婆连她穿婚纱的样子都看不到,她连为外婆做最后一件让她开心事的机会都没有。

  今晚俪梦姮打算留在医院陪外婆,请自己明天一早帮她带套替换的套装和简单的保养品、彩妆品来,她要直接从这去上班。

  俪梦姮和外婆的深厚情谊让她想到颜德君和他爷爷,像她就没机会享受到这样的天伦乐,唯一享受过的短暂天伦之情便是颜老爷对她的好。

  颜老爷子是爱屋及乌吧?他发现自家孙子的改变,自然归功在“罗云萝”身上,越发的对她百般宠爱。现在想想,不管他疼的是谁,她有感受到才重要,而她也真的感受到老人家对晚辈的疼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