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是吗?”

  半个月前罗泽香说过想吃火锅加温清酒,等到脚一痊愈她还真的如愿,而此刻和她坐在日式包厢中大唉火锅的就是颜德君。

  别怀疑,以上的对话正是两人半个月前的对话。

  问她啥时候两人走得那么近了?其实……应该说想对她好的人是颜老先生,颜德君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摔下楼是她自己不小心踩空摔的,可颜德君除了义务性的将她送医,之后还被迫每夭得去探望她,那也就算了,之后还来了个帮佣大婶专门照顾她!

  有没有照顾得这么周到啊?这社会一点也不冷漠!她只听过为独居老人送三餐,还没听过为暂时性失明的独居年轻人请庸人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老人家的善心还真来的是时候。

  她不良于行的这段时间,室友俪梦姮正好回美国探亲,“男朋友”又忙着和正牌男友出游。好吧,林志麟其实没有那么见色忘友,知道她摔伤还是有来关心,可后来发现她有人照顾,他就很阿沙力的放给它烂……呢,是托付给别人。

  老人家的心思她想不通,只能猜想这是移情作用,和初恋没结果,转而希望后代能弥补当年的遗憾。罗泽香记得当年,老先生真的相当疼爱罗云萝,如今连罗云萝也不在了,他兴许是因为长相的关系而关照她的吧。

  老人家八十五了,对她这后生晚辈即使疼惜也不可能亲自探视,这苦差自然落在颜德君身上。

  也就是因为这样,过去那十多夭,严格说来是十六天,她每天起码得见上颜德君一面。

  他通常会在傍晚出现一会儿,有时翻看报纸、有时一起吃晚餐,还有一次他居然无聊到在看她历年来付梓的童书绘本和一些手札作品。

  “你的图很温暖,色彩缤纷,尤其笔下的人物明明线条简单,却能把每个表情勾勒到味了。”

  “我擅长画童画。”

  “再隔阵子就是我爷爷八十五岁大寿了,其实纪念杯我比较倾向贺寿味道的图。”

  干么跟她说这个?

  “我爷爷偏好古典神话人物,像八仙贺寿、麻姑献桃……”

  他说他的,可是为什么她还是认真记下来了?

  好吧!有句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所以她唯一想到能回报的办法,大概只有参加比稿了。比得过比不过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参加了,表达了她对老人家的心意,况且她脚伤在家并不影响创作。

  不过几天,她脚伤未愈,作品己完稿送出。反正她志在参加,不在得奖,后续的发展也就没在在意了。

  火锅蒸气在灯光下形成氰氯白烟,在这有点凉的夜晚能看到此景是件享受又幸福的事。她先喝了一碗以钱糖鱼为汤底的清爽热汤,服务生递来温好的酒,她为彼此斟酒,想了想又把颜德君的那杯拿过来,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怎么倒给我又拿回去喝?”

  “你不适合喝。”

  “为什么?”

  “你身体……那个,有些人不适合喝酒。”罗泽香及时打住差点说太多的话。

  颜德君眼里有抹疑窦,他将她手中的半杯酒拿了过来,轻嚷了一口,沾口的酒尚不足以润唇。

  “也对,看来即使想掩饰,可体质极差的事终究足纸包不住火,亲友间似乎都知道这事,想必你也是曾听说吧?”

  罗泽香掩不住心惊,看看他的气色和挺拔的身形,她以为都过这么年,他应该疫愈了,怎么会这样?情况很糟吗?“……嗯?”

  “宿疾一直反覆纠缠……”

  “你免疫系统的问题还是没好全吗?那个叫布莱特的医生不是该领域的权威吗?”她着急的问,话说完才发觉她是不是知道太多,反应也太过了?便偷吵他一眼,幸好他似乎没起疑。

  颜德君不动声色的一笑。“你知道的真多。”

  “就……志鳞说的。”不知道此刻正和男友约会的姊妹淘会不会喷嚏连连。

  “即使是权威也有治不好的病人。”他夹了块沾了些桔酱的豆皮入口,味道清爽开胃。

  “不会的!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好心情突然荡了下来,她拿起酒杯多喝了几杯。

  看着她将酒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颜德君问道。“泽香好此道?”

  “我吗?算是,也算不是。我每一次完成工作,就会约朋友去小酌,心情很糟也会喝,除此之外我平日没有喝酒的习惯。”

  “所谓的朋友是志麟吗?”

  罗泽香笑笑,两人份的酒一个人喝,即使她的酒量尚可,白哲的脸颊还是浮上一层薄红。“不是,是我的室友。我们偶尔会约去一家酒吧小酌。”

  林志麟是好人,唯一的缺点是嘴巴太快、不牢靠,因此喝酒她很少找他喝,严格说来她的酒友只有俪梦姮。

  她是不会像俪梦姮说的那样,醉到一定程度就口没遮拦,什么该说不该说的完全没能力过滤。话又说回来,目前为止,她尚未有机会见到梦姮的那一面。

  可是她也知道人酒过三巡后,心情一放松,牙关也跟看松了,所以像她这种有秘密的人,真的要慎选酒友。

  “两个女生一起去喝酒太危险,该找男性友人陪同。”

  “还好,我们都是很有节制的人,目前还没发生过酒后失态,醉倒路边被什么人捡走的事件。”

  “志麟会担心吧?”

  罗泽香怔了一下,低下头。“嗯,他会担心。”

  “我听阿姨说你们交往多年,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她有些恍神。“喜酒?那个……”

  “阿姨姨丈他们似乎都很急呢!老人家都是这样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