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我很期待,对你的作品很期待,更何况,比稿的事是你自己答应的,你要反悔吗?”

  “我说过,那时我……”

  “你在神游。那是你自己的问题,神游时你走进银行借钱,不会因为你神游中就不必还钱,所以建议你,下一次你在神游前请先立个“本人神游中,承诺之事请勿当真”的牌子,自然没人会理会你作的承诺。”

  这是什么比喻?罗泽香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消化不良。

  她一向知道这个人强势,有时会耍赖,可没想到多年不见,他这方面的能力竟进阶了。“你、你……堂堂大集团的CEO,怎么行为像那些讨债公司的人?人家明明没办法的事硬要人家履行。”

  他好整以暇的晚她一眼。“你知道堂堂大集团的CEO和讨债公司人员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吗?那就是一眼看穿对方有没有能力偿还。所以后者常常使尽残暴的手段,甚至虐人致死还是没能要到债,大集团的CEO却能在人活看的时候就要对方把东西吐出来。”

  “我没钱!”还吐出来咧?

  “图画出来,我给你钱。”

  “你真是强人所难!”

  “都说我像讨债公司的了,你不知道强人所难是讨债者天生的使命?”

  罗泽香瞪他,却发现他神情轻松,似乎乐在这样的抬杠中,有没有搞错!她很认真。

  这件事算是败给他了。罗泽香转身就走,怎么觉得这个颜德君一点也不像她记忆中的那个人,那个人任性、倔强、大少爷脾气,以逗弄她为乐。

  不过,那个病美男同时也敏感、善良又温柔,而眼前这个人……好吧,他保留了喜欢逗弄她为乐的劣根性!

  还不知道颜德君是林志麟的表哥时,总听林志麟说他那个表哥粉恐怖,若是在商场上有点历练的人,就能感觉得出颜德君给人的那种无形压力,连一般人都会觉得和这人说话有压迫感,当然,神经够粗的人只会觉得这人是和颜悦色的贵公子。

  林志麟也说颜德君是商业奇才,天生级数就和他们这些表兄弟不同。他转述一些企业名人曾说过的话—颜德君啊总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标准的翩翩公子哥,偏偏血液里流看强悍的掠夺征服血液,几回交手后就会让人觉得不防范就要倒大霉。

  罗泽香现在非常能体会并且理解林志麟说过的话。这男人,真的是要离越远越好。

  急欲离去,她一个不小心脚踩空,尖叫声回荡在楼梯问。

  颜德君想拉住她但还是慢了一步,他脱口呼唤,“云萝上小心上”

  她止不住滑势的往下滑了四、五阶。原本滑了四、五阶顶多擦伤破皮,要命的是罗泽香脚下踩的是高跟鞋,只要施力不均就得付出扭断脚的高代价。

  罗泽香倒在地上,全身一阵麻痛,久久说不出话来,脑海中、耳边浮现的却是颜德君在情急之下的那句“云萝”。

  颜德君快步奔了下来,神情焦急。“你、你还好吧?”

  看看他,她像是透过此刻的他寻找二十岁的颜德君,心里揪疼得比肉体的伤更甚。他没有忘,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忘了罗云萝,她怎么会以为他真的是那种说切割就可以把感情切割千净的人?

  她忘了颜德君是可以默默的为罗云萝努力了三年,在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未来许诺给喜欢的女孩前什么都不说,只保持看淡漠友谊的人。

  像颜德君这样的人,他的痛、他的伤永远比外表看起来重得太多。

  罗泽香低下头眼泪直掉,到后来则是掩面痛哭,除了心疼颜德君之外,也为自己而哭。多年来一想到他,她总是告诉自己,以他决绝的性子,短暂的一段情感束缚不了他的,他一定早就跳脱出来,在哪里开心过日子了。

  她只能不断的催眠自己,就怕一旦想太多、太深,她会没办法前进。

  颜德君掏出手帕拉下她掩面的手,“你这张脸唯一称得上有特色的就是笑容,没有笑容就是个路人甲乙丙了。”

  这个人、这个人是恶魔!他要毒舌一定要挑这个时候吗?罗泽香不知道打哪来的勇气用力挞了他一下。

  “很好,还有力气生气。”他略侧过身子道。“上来吧,我送你去医院。”

  他要背她?“不用。”后来又想,现在不是展现骨气的时候。“你扶我,扶我下去就好。”

  “如果你高一点还好,但即使你穿上那双矮子乐,了不起也只有一百七,我有一八五,扶看你到一楼,我看你那条手臂也顺便要看复健科了。”

  罗泽香的脸胀成猪肝色。“这不叫矮子乐啦!”

  “也对,拜这双鞋之赐摔成这样,该叫矮子悲才对。快点,上来!”见她仍倔强看,连动都不动,他凉凉的扫了她一眼,“不要是吧?你还有另外一个不错的选择,担架加救护车。”

  想像一下,被一个男人背下楼比较好看,还是被两名工作人员用担架抬下楼好看?罗泽香在心中长叹,认命的选择前者。她撑起身子,抿了抿嘴,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趴上他的背,双手还撑看,不让彼此身体太贴近。

  颜德君有宽厚的肩,发尾修得服贴整齐,即便罗泽香不断想看要如何疏远他,可当他的体温隔看衣服透出,熨烫在她身上时,她不由得又想起最后一次见面的美国行,他拥抱她时的温暖。

  纯纯的爱没有什么亮眼的火花,却有着最宜人的温暖,成为生命中最清丽的景致,用最真的心写下令人怀念的一页。

  不知不觉中,她的手改攀在他肩上,脸贴看他的背,颜德君察觉了也没说什么。

  沉默中两人的距离似乎近了些。

  终于到了一楼大厅,罗泽香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还是让她想土遁离开。她这人一向不好出锋头,更何况是以这种方式!

  “那个,颜先生……”

  她想提议把她扔上计程车就好了,可话还没说完,有个苍老威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德君,你跑去哪儿了?”颜凤明走向孙子。“你……咦?发生了什么事?这位小姐是?”

  罗泽香犹豫了半夭只得把脸探出来。“老先生,您好。”

  老人家本是皱着眉,接着是一脸瞳目结舌,“你、你、你……”

  “爷爷,她不是云萝,只是长得像。她叫罗泽香,是志麟的女朋友。”

  老人家仔细的打量她,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真像。”

  距离上一次她听到老人家这么说是在什么时候?是她第一次到美国,他初初见到她的时候吧,那时的那句“真像”,指的是像罗云萝的祖母、老先生无缘的初恋情人,而今这句“真像”,指的是她像罗云萝吧。

  简单的两个字,老人家说尽了不及完成的梦,他此生的遗憾。

  “你脚伤痊愈的那天,最想做什么事?”

  “到日本料理店吃火锅搭几杯温清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