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既然罗小姐这么有自信,这礼拜把图交过来,一并比稿吧。”

  罗泽香还是一脸莫名,看向林志麟他则是翻了个白眼,一脸“祝她一路好走”的模样。她怎么了吗?为什么突然间感觉气氛很奇怪?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终于可以安静吃饭了,直到服务生送上甜点和饮料,林父才开口问颜德君,“你爷爷他老人家最近好吗?”

  “托您的福。”颜德君一贯的淡然,即使是面对亲戚他也保留三分。事实上,前年老人家动了个大手术后,感觉上体力不如从前,他回来整合并购的企业,不放心爷爷自己住美国,便一并接了回来。

  爷爷当初离开这片土地纯纤是因为儿子和媳妇的死给他的打击太大,认为这里是伤心地,再者也因为他当年必须在美国治疗,要不然爷爷的好友其实都在这里。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伤己愈合,他要回来便游说爷爷一起回来。

  老人家回来后心情开朗多了,若身体状况允许便会约朋友下棋、钓鱼,当然还是有特别护士跟在一旁。

  毕竟是癌症第三期,就算术后状况不错,还是得小心。

  其实现在应该是他陪着爷爷在这家饭店一块用餐的,可巧合的是老人家一进饭店就和这家饭店的退休老董过个正着,两个老人开心的聊到忘我,还约着一定要杀盘棋庆祝不期而过,他想跟上,他家爷爷还不高兴哩,直说他在一旁会吵他。

  他嘱咐爷爷要记得吃东西时,一旁的吴董则笑说饭店是他家的,还怕会饿到他爷爷不成?说看便唤人先打一杯养生精力汤给他爷爷垫胃。

  所以他现在才有办法在这跟表弟一家吃饭。

  这顿饭进行了约莫一个半小时,林志麟接到一通电话就先离席,光是看他渝快的表情也知道去赴谁的约了。

  “那小子跑哪儿去了?”林母从化妆室出来就不见儿子,不解的问。

  “公司还有些事,他回去处理。”

  “你没一起去?”

  “我等一下还要逛附近的书局,买几本书。”这时她的手机正好响起,她歉意的一额首就接起手机。

  二老又嘀咕了几句,接看和颜德君礼貌的道别后先行离去。

  罗泽香则是接了室友的电话,结束通话后才发觉,包厢外的走廊只剩自己和颜德君,气氛尴尬,感觉像是最不搭嘎的两个人却被硬凑在一块。

  老实说,身旁有颜德君她无法淡定,这么多年不见,她渐渐的己经很少想起他,除了特别的日子、特别的景物、特别的食物……她不免忆起和她分享的人,可那样的机会毕竟没那么多。

  但当他再度出现后,她很容易不由自主的就想起很多事,对她而言是有点困扰的。

  她想扮演好现在的角色—在之前不曾和颜德君有过交集、大雨夜的计程车上是彼此交集的最初、她的职业是名儿童绘本插画家、她是林志麟交往多年论及婚嫁的女友……

  罗泽香之于颜德君而言,应该是新认识的人才对,偏偏过往回忆却不断的跑出来搅局,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装到什么时候?

  通往一楼大厅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搭电梯,另一则是走楼梯。目前他们所在的餐厅是八楼,一般而言是搭电梯较合适,不过两部电梯有一部故障了,除了住宿专用电梯外,来这家饭店消费的客群上下楼全仰赖一部电梯,要搭得上得凭运气。

  等了两次门开了却挤不进去的下楼电梯后,罗泽香没了耐心,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和颜德君大眼瞪小眼,很尴尬,于是她转身往楼梯方向走。

  “去哪?”

  “走楼梯,要一起走吗?”想了一下,她脱口说出,“算了,你体力不好。”八楼唉,万一他途中没力了,她可没把握扯得动他!她不是蚂蚁,扯不动比自己重的东西。

  颜德君似笑非笑的看她。“我体力不好?你怎么会这样想?”

  她发觉又祸从口出了。“嗯……那个……”才担心着回忆会出包,马上就惹麻烦。“是这样的,我听说颜先生之前的身体状况没那么好,不、不过看样子,你人高马大的,别说才八楼,就算十八楼你一定也没问题。”

  不知道是哪个名人名嘴曾说过,男人对某些字眼很敏感,例如。不行、无能、体力不好……因为这些其实都和能不能人道画上等号。所以说,一个男人可以容忍被说成暴虐无道,可绝对无法允许别人说他不能人道。

  “我没问题,可是你……”他的视线往下移。她今夭穿得很淑女,脚下是高跟鱼口鞋,那高度少说有十公分左右吧?

  “我没问题。”开玩笑,她身材娇小号称一百六,可都是靠这些鞋才能和人“平起平坐”,甚至高人一等,穿上它们若连走路都不会,真是白混了。

  楼梯一阶阶往下,两人都顾及彼此而放缓速度,还能边走边聊天。

  “罗小姐似乎对自己的插画作品很有自信?”

  罗泽香征了一下。“当自己的一技之长可换钱、可成为商品时,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东西很差,就像卖面老板一定不会觉得自己的面煮得不好吃才去卖面,不过说实话—方才吃饭时我有泰半的时间在神游。”

  “该不会是从别人对我歌功颂德开始吧?”

  她尴尬一笑。“好像是歇,不过我漏听的不只是别人对你的歌功颂德,也许连别人对我的歌功颂德都漏听,否则怎会让你觉得我对自己的插画作品很有自信,还要去参加贵企业的比稿。”

  “你不想?”

  “我只是个儿童绘本的插画画者。”印在大企业纪念杯组上的图通常出自于某某大家,或哪个艺术大手之笔。

  事实上她精通工笔、甚至拨墨画,她画的绘本含括的元素很多,自成一家,可这个Case,她不怎么有兴趣,应该说,她不想和颜德君再有任何牵扯。

  “真遗憾,你的自信仅止于此。”

  “自信要用在游刃有余的事上,拿超级小刀去杀牛难度很高的。”

  “你说刚才一直在神游是吧?”他突然伸手扣住她的手。

  “呢……怎么了?”两人靠得太近,她得仰高颈子看他,很酸唉。

  “那你一定没听见阿姨可是细数了不少你的辉煌事迹,当然还包括去年你替日本化妆品大厂画的纪念款插画,听说那两张插画后来还印制成卡片、马克杯等周边,意外的成为热卖商品。”

  “那、那又怎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