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桂纶镁?”

  “不是。”一双眼仍是紧盯着她。

  “那就不像我了。”

  是她不像她们吧?话又说回来,这两位女星彼此也完全不像。“你和她真的非常像。”

  “好吧!你朋友是罗泽香吗?很多人说我很像她!”她当然知道他说的朋友是谁,但这次她就是她,不想像谁。

  “罗泽香?”哪位当红的艺人吗?不对!这名字他在哪里听过……

  这是他第一次唤她的名字,她真正的名字。深吸了口气,她说。“宇宙无敌大美人一个,别忘了。”

  撇开长相不说,这声音加上那双灵动的大眼,也让颜德君觉得有些熟悉……“我们是不是曾在一个下大雨的夜晚共乘一部计程车?”

  罗泽香装作没听到,自顾自的说。“趁现在没人,得赶快出去了。”

  她的手才构看门把,颜德君立即阻止。“我叫颜德君,你呢?”

  她犹豫了一下。“罗泽香。”

  他想起自己为什么对“罗泽香”这名字有印象了,她果然是雨夜和他同搭计程车的那位小姐,加上她方才说的,很多人说她像罗泽香、字宙无敌大美人一个。

  这个人,很有趣!

  门甫打开,男厕正好也有人走进来,罗泽香瞳目结舌的看看来者,下意识把门关上一些,企图遮去身后的颜德君身影。

  “泽香?!你、你、你!”林志麟瞪大眼不可置信。

  歇一还是看到了吗?“怎样?”

  “虽然我知道你体内住了个男人,可我从来不知道你连生理都变成男人了!这是男厕唉}”

  “我知道。”后来才知道。

  “厚厚厚,也就是说你明知道是男厕还故意跑进来,你其心可议啊,都不知道你是这么狂野的人!我看到了,你和某个男人关在同间厕所,我要看看那人是自愿的,还是被下药了!”一对男女关在厕所内还会千什么事?

  “我看起来像那种禽兽吗?”下药?够了喔!

  “是不像。可后来根据许多数据和资料显示,长得像禽兽的常被误杀,其实他们是面恶心善,而长得一点也不像禽兽的常被误纵,一再得手。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通常禽兽不会长得像禽兽,你没听过衣冠禽兽。”

  “你闭嘴!”

  “我闭嘴?我怎么可以闭嘴!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把我的女人……”他上前将门拉开,就见一名高大俊美的男人倚在墙上。

  对方一点也不羞惭,当然也不狼狈,一双眼看看林志麟,活似此刻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任何一处合宜的场所,而不是这种场面尴尬的厕所。“嗨,志麟表弟。”

  “……表、表、表哥?!”

  继下雨夜共乘一部计程车后,罗泽香和颜德君就牵扯不清了!连到饭店上个厕所都可以跑进男厕,进男厕也就算了,还发生一连串乌龙,乌龙之后又发现颜德君原来是林志麟那个来头很大的表哥。

  很理所当然的,那顿饭改成一起吃!

  这算是天有不测风云,还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明明是陪林志麟父母吃饭,怎么后来会多出不速之客?

  原以为那顿饭是林母打算用来逼婚用的,她只要负责沉默的喂饱自己的肚子,提供自己本身这个道具布景供林家母子俩谈判就好了。

  儿子是同性恋,而且有个要好的男友,即便是母亲再强势也不可能逼婚成功,所以,她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逼看嫁给姊妹淘。

  每次这种聚会她都是负责吃,而且早习得在林家母子俩的唇枪舌战、枪林弹雨中不会噎到、不会胃溃疡、更不会血压徒增的优雅吃完一顿饭。

  可今夭因为颜德君的出现情况似乎有变,林母的重点不再是逼儿子结婚,而是改为歌功颂德。当然,对象不是林志麟,而是颜德君。

  “……德君真是了不起,不到三十岁就己经是执行长了!这回回来也是因为要重整和丰航运吧!不得了呢,我听说原来赵老本是不打算出售和丰的,是你特地飞回来和他谈,记者会中他可是对你赞誉有加,真难得啊,赵老可是很吝于赞美别人的……”

  叭哩呱啦、叽哩呱啦……滔滔不绝、滔滔不绝……

  罗泽香低看头猛吃,三不五时点点头表示赞同,偶尔抬个头微笑表示附和,或者一句“对”、“好”、“伯母说的是”就很容易过关了。

  喜欢发表高论的人最怕没听众、没掌声,这点她完全可以配合,至于对方说什么不必太仔细听,认真你就输了。

  “……对了,听说这回合并后要推的纪念杯组,德君不想用传统的国画图像,活泼一点的插画比较合你意。”

  “目前有几家广告公司在比稿。”颜德君淡淡的说。

  林母涎脸笑道。“志麟的公司有很多不错的插画家,像泽香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呢。”

  罗泽香叉了一块明虾往嘴里放。嗯一又香又Q又甜!这家饭店的食材真是一流的。她顾看吃东西、微笑点头,根本没发现林志麟向她眨眼眨得快抽搐了。

  “呵呵,看来泽香对自己很有信心呢!对吧?”

  闻言,罗泽香猛地一回神,才发现林母正朝看她笑。方才、方才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全部的人都在看她?“……伯母说的是。”

  林母露出满意的笑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